第1168章 偶见故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四人刚将还真石拿到手,外头又来一人,眉清目秀,文质彬彬。

    这人也是冯诸天的扈从之一,名叫唐瑞。

    唐瑞不声不响地将一张写满了名字的花名单递给冯诸天,薛易绣好奇地伸头去看,上头是这次王战的参与者,侧旁还用小字注着该人的功法实力。

    冯诸天凝着眉头看完,将花名单递给了薛易绣,让他们自己看去。

    俞清沏出五杯茶,感叹道:“今次的王战质量,不比前两次低。”

    宁鹤帝君的存在就够出乎意料了,还有人能引出十丈气运金龙,要知道少主是身负勾陈帝气者,最终加起来的总气运也仅八丈。

    这简直匪夷所思,难不成那凛爻王拥有比勾陈帝气更尊贵的运道?

    当着少主的面,他们敢想也不敢说啊。

    灵囿也在给黎明之偷偷传音,“冯诸天此人最傲,同期的龙气者都看不上眼,这次会来观看,定是因为凛爻道友。”

    黎明之摸不着头脑,“那就让他看呗,反正是事实,再看那气运金龙也不会缩小啊。”

    “哪有那么简单,凛爻如果败了他弟,他不得给她记上一笔,凛爻要是输了,如此弱的龙气者......”灵囿给了黎明之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黎明之惊呆了,“这么黑暗吗?”

    灵囿深沉道,“王侯帝君的斗争,一旦涉及到气运,可都是不死不休的,何况现在又是敏感时期,哪个王侯帝君愿意容忍帝运高深的对手出现,若放在下界,早有一大波人来杀凛爻了。”

    现在也有一群人在堵湛长风。

    湛长风休息够了,开始着手反击。

    一修士借着大阵的掩护朝她偷袭来,她没再给他出手的机会,一道毁灭剑流将他摧折得爬也爬不起来。

    阵外的五人感应到阵内情况,错愕了半响。那可是一个踏入灵鉴两百年的修士,竟被一招败了?

    听煊天君道,“不急,她还被困在阵中,我们一起攻她,一有危险就及时跳出阵,她伤不到我们。”

    “对,磨也得磨死她。”

    五人一齐入阵,二话不说,各展绝招攻向湛长风,甚者连分身都放出来了。

    湛长风身影飘忽,攻击迅猛,把他们的招式一一化解,将他们压制地死死的。

    听煊天君愤愤,“你之前压了战力,是在逗我们玩吗?”

    “可别妄自菲薄,几位的实力十分高超,不然我们也不会打到现在。”湛长风一剑振开听煊,“但时间宝贵。”

    听煊大呼糟糕,匆忙祭出自己的法身——薄剑,使出清光道意,风啊草啊力啊,全都凝滞了下来,似有时间凝滞的错觉。

    紧跟着,她掌势如刀,削向湛长风。

    湛长风被她的清光道意阻了阻,运力不太顺畅,然这并不能困住她。

    在听煊天君的掌势离身一寸时,湛长风召出了天机扭曲,听煊天君的攻击反把她自己给打了。

    湛长风:“叫你看看我的凝滞。”

    造化道场一出,沼泽陷身.群山围渊.天威降临.雷池留人.风暴断路,整一方空间都被她主宰,谁还能动寸步!

    “法则神通!”子月天君暗自心焦,竟是踢上硬茬了,这人道行不深,用出的招式却都蕴含着极强的道理法则,怎会!

    子月天君勾连阵法之力,想将自己送出去,却惊悚地发现感应不到阵法的力量了,可阵法明明还在!

    自然是湛长风趁着跟他们周旋打斗,将阵法给改了,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她朝子月天君一笑,“此阵,送给你们。”

    说着,她就不见了,子月天君等人忙要闯出去,结果一动,阵中就旋起了可怖的杀气,将他们的血肉都绞碎了。

    云台上的修士前倾身子,颇觉不可思议,子月天君的阵法怎么将自己人困住了?!

    “糟,困住变成绝杀阵了!”

    “别说是凛爻王改的?!”

    “天尊在上,这种随便改人阵法的能力,不是阵法师了吧,是阵道师层次的。”

    云台某处,公子琅矜持笑说,“凛爻王确实有改阵的能力,在迷宫中,她就曾指点我改了一阵。”

    若熟人识出公子琅,可能会惊讶,因为他此刻站在两人身旁,瞧站位,还稍稍落后了半步。

    被公子琅敬着的两人,一位着星月白袍,姿容冷艳,威仪略重,一位戴着半张银质面具,披了单薄的长袍,像是一缕青烟。

    “这小孩也已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了啊。”其中一人稍带欣慰地叹息了一声,惹得另一人冷哼,“你们又不熟。”

    公子琅眼观鼻鼻关心,遥遥扫视偌大的云台,几息后又将目光投到了王岛上。

    余笙心底莫名一悸,眺望人群,看见了他们的所在,一时之间,惊疑地说不出话。

    左逐之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瞪大了眼,“那不是......!”

    他求证似地看向余笙,余笙摇摇头,“没想到九天那么小。”

    “是啊。”左逐之挠挠脑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唉,我来了古天庭那么久,怎么才第一次看见她们。”

    余笙不语,在这里碰上曾经藏云涧的名人,心情有些复杂,许多往事都不受控制得翻了出来。

    不过,看公子琅的态度,那两位的来历怕是不简单,不知当时为何屈居藏云涧,又或是离开藏云涧后,有了奇遇。

    再将注意力投向王岛中,那五人已败在绝杀阵下,湛长风正收他们的令牌呢。

    .....回想起社学里的那个冷漠小少年,岁月果然是把刀啊。

    好在,他们都经住了风霜。

    湛长风可没空去忆往昔,她刚将六人的令牌收到手,后头就冲撞上来一道绝强的气息,她立即飞身侧掠,同时也看清了来人。

    冯绝地没有立马再去攻击她,而是轻蔑地睨了听煊天君一眼,“六打一还打不过,不过这样也好.....”

    他看向湛长风,“你令牌里的气运多,我也很高兴。”

    说话间,已是对她的令牌志在必得了。

    “我恐怕不太高兴。”湛长风觑向他腰间的令牌,“冯道友败几人了?”

    .....呵!

    冯绝地笑容狰狞,“败你一人足矣!”

    “那我拭目以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