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三王之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不可能!

    区区踏入灵鉴的新人,怎会接住他这一棒,他岂不是白长了五百年道行?!

    布罗王气劲鼓荡,崩开了衣衫,狼牙尖刺中凝出的道意汇聚成一棒,带着杀将的血煞,朝湛长风当头打去,似将这一片天地打压了下去,地面都腾起了尘埃碎石。

    湛长风倍感压力,虚影大手再次抓去。

    这虚影大手乃虚神域的凝结,看似简单一抓,其实是在改变那道攻击的“现实”,把它化成天地元气。

    布罗王这一力使了浑身劲儿,虚影大手兜不大住,出现了裂纹,带着湛长风爆退数丈!

    湛长风一心二用,抽出毁灭之力化成的长剑连续三振,毁灭道意聚流而成,犹如银河倒挂。

    好恐怖的毁灭之道,攻击未近,他就已觉自己被拆骨灭魂了!

    更可怕的是,他挥出去的势还没收回来,怎么空出手去挡她的攻击!

    “啊!”布罗王喉间发出大吼,硬是抽回了自己的攻势,改道去砸袭来的毁灭之力,反被击飞百里,撞穿了两座山。

    布罗王呕出一口血,运力稳住内伤。

    古天庭中,受伤是件奢侈的事。

    凡斗法过程中,不是丹药师.医师,给自己用了丹药,判输。

    不是符箓师,使用符箓,判输。

    不是阵法师,使用阵法,判输。

    不是炼器师,使用多件宝具,判输。

    ......

    不在本身“能力”范围内的手段,都是不能用的,一旦用了,不论什么比试,都会被天庭之力轰出去。

    布罗王再次啐了口血水,这回是他轻敌了,但他不会就此认输的。

    他正要破山而出,再跟她战三百回合,身下猛地一轻,它竟是裂开来了,他就好像坠入了深渊的口子,失重感突袭,诡异地使不上力。

    而头顶的山石也纷纷碎裂,朝他埋来,这是要葬了他吧!

    布罗王调动全力,猛地转了个身,面朝深渊,举起狼牙棒,额间青筋毕露,“镜反!”

    他朝跃过他身,向深渊坠去的大石块落下一棒,力道却将他往上推去。

    砰砰砰,他用背撞开了落石,待见阳光,下坠感终于全消了,还没松口气,侧旁袭来凌冽之风,好似整个灵魂都被锁定了,身体凝滞!

    要命!

    布罗王果断咬破舌尖,吞下一口血,换来稍息掌控力,及时地偏开了身子。

    那一剑只在他腹侧带起一串血珠,他却浑身冰冷,灵魂漏了风一般。

    强压下松散的神志,布罗王匆忙遁开去,口中道,“百节王,你若答应与我一起对付她,我就放你出来!”

    百节王呦呦了两声,“你想得挺美,你打不过了吧。”

    “别忘了我是炼器师,事成我就将烈火乾坤袋送你!”

    “你早说不就好了吗,快放我出来!”这烈火乾坤袋可是半后天圣宝,不要白不要。

    百节王一出来,先挥手布出弥天毒雾。

    毒气是她身中的一部分,也是她的种族天赋,前一次让湛长风逃了出来,这次她特地祭出了一滴精血,用精血将毒雾锁在此方空间,促它在短时间内生生不息。

    湛长风以明心极火焚之,甫清干净一块空地,就又有毒气补上了,她烧了一刻钟才散去毒雾,重见天日。

    但几乎是同一瞬,黑影遮下,是那烈火乾坤袋!

    布罗王拎着烈火乾坤袋大笑出声,“叫你埋我,我让你尝尝火葬的滋味!”

    他抖动烈火乾坤袋,袋中便燃起了大火。

    湛长风被他兜在了袋里,受其烈火炙烤,先一剑划圆,逼退了撩上袍角的火焰。

    观身处环境,宛如烘炉,炎欲灵火肆意燃烧,外头,布罗王说道,“我这布袋里的火,不出半个时辰,就会炼化你的道行,融了你的筋骨,你将令牌交出来,我饶你一命!”

    “就凭你的火......也敢!”湛长风狂战加身,毁灭道意化作千百剑流,斩灭烈火,刺向布袋!

    裂帛声惊得百节王失了色,怎么会,她怎有这实力了,强行提升道行了?!

    布罗王看着烈火乾坤袋上裂开的一条缝,满是心疼,对湛长风也更加忌惮了,抹出一根带线的银针缝补起来,“想出来,缝隙也没有!”

    百节王吃惊地看着他的作为,嘲讽未出口,便见被他缝合的地方没有一丝线头,完好无损!

    果然是炼器师,能耐高啊!

    但紧接着,其他地方就又出现裂缝了,一道两道三道四道,隐隐还能感觉到即将杀出来的毁灭之力。

    布罗王额头出了汗,穿针引线,手快成了残影,这布袋子却快破成了筛子!

    来不及了,他愤然将烈火乾坤袋一抛,抬手拎出一块盾牌挡于身前,刹那袋子碎裂,道意狠劈在盾牌上,将他手臂都快震裂了。

    布罗王先前受的内伤发作,一口鲜血涌上喉咙,湛长风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抬手压下造化道场,八力化八卦,呈镇压之势。

    若是生死战,她就趁他伤,一招众生枯骨将他化灰了。

    布罗王死死撑着,眼瞥向一边,“百节王!”

    百节王欺身攻向湛长风,手中骨刺黑得发亮,显然有剧毒。

    湛长风迫不得已收手退避,与她战在一起。

    百节王讶然,她的近战竟也很出色,自己的攻击都落不到她身上。

    心知讨不了好,百节王商量道,“不如算个平手,接着耗下去,引来了别人,叫渔翁得利了。”

    “那怎对得起这场打斗。”湛长风侧步后退,将三枚钟乳回春剂吞入口,损耗的元气迅速恢复着,一身轻盈。

    二王仿佛被铁锤砸了一下,“你是丹药师还是医师!”

    跟一个丹药师.医师玩持久战,不是找死吗,何况她的战力还那么高!

    趁二王心态动摇,湛长风进攻愈烈,毁灭道意狂如暴风,无处不在。

    百节王招架不住,节节败退,布罗王伺机在旁,却找不到下手机会。

    终于湛长风一剑将她的骨刺震落,毁灭之力削去了她一条手臂。

    “给你!”气运哪有命重要,百节王当机立断,扔出了自己的令牌。

    湛长风拿到后没有立即融合到自己的令牌里,转身一踢,地上的骨刺倏然破空刺向逃离的布罗王。

    布罗王知道那物有毒,只得滚落一旁,攥着狼牙棒,攻向她,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