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摇色游戏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这一支队伍四人,人到齐没一会儿,岛屿就被关闭了。

    “总三十二支队伍参加比试,请担任指挥的参赛者跟我走,其余人等在相应入口,大门开启方能进入。”

    大嘴黄鸟挥着翅膀沿岛屿边缘向南飞去,湛长风和等候在东门入口的八九位指挥跟了上去。

    它带他们到了岛边缘的一座殿宇前,另三个入口的指挥也来到了这里。

    湛长风果真看见了余笙.和光王的身影,她们显然也看见她了,不过大嘴黄鸟催得紧,哪可能寒暄。

    湛长风与和光王都是遥遥颔了下首,撇去风云界域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维持着表面的友好。

    进门时,余笙和湛长风碰了个着,传音道,“听说你玩崩了。”

    湛长风疑惑时,手里多了个东西,赫然是一留影石,里面可不就是一掷千金岛上的影像,看角度是偷录的。

    “是有人录下与熟人当谈资的,一传二,二传三,我便也顺手拷了一份。”

    湛长风轻勾嘴角,“一条大型灵脉哪有人重要,这种谈资还有吗?”

    余笙内心没有意外,她知道湛长风有多缜密,再怎样也不至于将那两位道友送上去了,自己却因缺了两个金条连第三也捞不到。

    “有,等比试完了再给你看,正好给你说点事。”

    湛长风哑然,又吊人胃口。

    殿宇中一片昏暗,中央放着一张雕花镶玉的圆桌,周边一圈皆是石门。

    湛长风随意推了扇门进去,里面是一个小单间,仅容一人转身,另还放了一张宽面木凳,她回身推了推石门,这门纹丝不动,已经打不开了。

    其他人都是一样的情况。

    大嘴黄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迷宫比试正式开始,诸位指挥者请将手按向朝南的墙壁。”

    湛长风依言将手按在墙壁上,掌心一阵灼痛,与此同时,墙壁上显现出了画面,里面正是灵囿.黎明之.公子琅三人。

    “听得到声音吗?”

    三人也刚入迷宫,他们的修为没被限制,但感知和视野被压制了,浑如凡人。

    湛长风的声音凭空在他们耳边响起时,他们还特意看了看周边一起进来的参赛者,最终确定这声音只有他们能听见。

    “可以听见。”黎明之道,“我们面前有三条路,该往哪里去?”

    迷宫是用植物墙构造起来的,郁郁葱葱,但湛长风虽是站在旁观者角度,也只能看到他们方圆一丈内的俯视图。

    “没扩大视野前,我无法给你们太多帮助,按照之前的打算,先分开走,探索更多区域吧。”

    三人各走一条路,随着他们的移动,湛长风看到的也越多了,只是这个迷宫非常大,且不止一层,想看全所有的路线很麻烦。

    湛长风现在也只能通过有限的视野,给他们指出临近的障碍,这些障碍有傀儡人.有阵法,还有考题。

    障碍的存在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解决了它,可能掉落宝物,恨的是会拖慢走出迷宫的速度。

    还有他们在进迷宫前达成了共识,尽可能多破除障碍,做不成最先出迷宫的人,也好赚一笔。

    然而三人有一丝丝后悔这个共识,因为之后湛长风开口,必给他们障碍的位置。

    “灵囿道友,前边右拐,有个傀儡。”

    灵囿已分不清自己在什么位置了,只能顺着她的话朝迷雾深处闯去,几步就遇到了一个岔口,甫右拐,便有一道凌厉的攻击袭来。

    “这个迷宫造价不菲啊,傀儡都是灵鉴能量级的。”灵囿一边感叹,一边与其相斗。

    湛长风已经关注到另一条线路上的公子琅了,“琅道友,五十步后左拐,有一条通向二层的路。”

    “你别骗我啊,我上次一拐弯就掉地下室里了。”眼前都是迷雾,公子琅放缓了步伐,小心地摸上了上二层的木梯。

    “上次是参赛者自己做的陷阱,怪不得我。”迷宫原本的障碍点会标示出来,很容易看见,但也有参赛者故意在路上埋下陷阱,等着后来人往里跳。

    湛长风看了看黎明之的情况,他走进死胡同了,正往另一条岔路赶去。

    到现在为止,他们走出的路,少说也有十来条了,湛长风眼中的路线,也如一幅树杈图般延伸开来,这还只是一层的情况,二层.三层如何尚不清楚,而出口在哪一层就更不知道了。

    ......其实也不是不知道,只要他们跑得地方越多,她的因果之眼能查到的线索就越多,可太快玩完,怎么沿路收割障碍。

    “小游戏开始,请11号.6号.8号.7号单间的指挥者出来。”

    湛长风恰好是七号,她推开石门走了出去,与另外三人按照大嘴黄鸟的指示坐在圆桌旁,其中的11号是和光王。

    “这个游戏叫摇点,我会事先摇出一个数字,你们再各自投色子,谁的点数最接近,谁胜,胜者所能看见的视野将扩大一倍。”

    大嘴黄鸟用两只短胖翅膀包住筛盅,使劲摇了起来,五六息后,啪地扣在了桌上,却不给他们看点数是多少,“各位请摇动你们面前的筛盅吧。”

    随缘?

    看运气?

    在座哪个是容易认命的,有人暗中掐指算,有人握住了好运符,有人运目试图看穿大嘴黄鸟翅膀下的筛盅,小手段能用的都用出来了。

    湛长风观察片刻,摇动手中的筛盅,拍在了桌上。

    另三人一看,心中不免讶异,那么快,乱摇的?

    和光王不紧不慢地摇动色子,面上浮着笑意,“凛爻王手法很熟练啊,玩过这种?”

    湛长风温和回道,“年轻时好奇心胜,什么都想试试。”

    “年轻?凛爻王太谦虚了。”这人的年龄,在她眼里是小崽子,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崽子,在短短的年月里,从一不起眼的小王侯,成为直逼自己地位的霸主王侯。

    和光王将筛盅扣住,“不过好奇心确实不宜太重,也许哪天就试崩了。”

    另两修士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不理会她们之间的语言往来,其实心里恼火,同一桌上,竟有两人是王侯,要在这种天命钟情的人手中拼运气,还不如自己努力实在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