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不是玩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从城门望进去,能看见菜农忙碌地摆起摊子。

    湛长风心思微动,将原放进须弥戒的那袋金子甩在了肩上,顺着挤进城里的人流,大摇大摆地往内走去。

    将过城门时,她对自己用了一张换形符。

    灵囿都懵了,伸出去的手,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前面这风神秀异的道友,怎么一下变成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威武大汉?

    湛长风自然也感觉到了身后的人,转头说,“道友巧啊。”

    声音相当低沉醇厚了。

    细看长相,还是个美中年。

    .....这算什么做法?

    灵囿纠结之下,问了声好,紧接着惊呼,“修为全都被压制了!”

    其他进来的修士都察觉到了这一点,惊乍中,引来了百姓的指点,官兵的询问。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过来,别跑!”

    湛长风看了眼她手里的麻袋,眼微眯,“道友还算聪明,我们来合作吧。”

    “啊?”

    穿着绫罗绸缎的湛长风不怯官兵抽查,带着灵囿走了。

    跟湛长风一样化作本土人样子进来的修士也有好些。

    但是,更多人没这个准备。

    他们有些是大意了,没将这座普通城池放在心上,根本没想伪装。

    有些想进城视情况再说。

    谁知道,一进城,修为全封,哪里使得出变化之术。

    甚者倒了血霉,原将金子放储物空间里是为了方便,结果到了城中,储物空间根本打不开!

    大嘴黄鸟幸灾乐祸地跟功德主们解说道,“既然要用凡人的钱,进凡人的城,买凡人的东西,怎能使用超出凡人常识的能力,啧啧,虽然这说明不了什么,但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严谨与否,准备充分与否。”

    数百参与者中,近半成人,因为拿不出储物空间里的金子,茫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他人已在疯狂买进了。

    “这块玉多少钱?”

    “客官好眼光,您瞧瞧它这花色,它这水种,这可是正宗的蓝田暖玉啊,只要八十两。”

    “八十两,这么便宜,你这店铺多少钱?”

    “您说什么?”

    ......

    “这处宅子怎么卖,旁边两座空宅也要。”

    ......

    “您问哪里花钱最快,买的东西最贵啊,这简单,去忆醉楼找花魁呗,一晚上就能让你花费万金。”

    “这位大爷莫要开玩笑,我不喜欢姑娘。”

    “那去楚馆啊。”

    “.......”

    谁能想到花钱也会变成一桩痛苦事。

    这钱必须花啊,宅院.店铺.古董,能尽快买到手的就买到手。

    古董最先遭到疯抢,这玩意儿数量不多,还死贵死贵,最合适买进了。

    其次是珍珠.玉佩等稀罕物。

    再就是店铺.宅院,将它排后是因为它交易起来很麻烦,要先跟原主人接洽,又要请官牙来见证,然后签订契约,缴纳契税.印花税,这一套流程下来,一天基本过去了。

    原主人.官牙之类的,也不一定有空在这一天陪你弄完。

    而且,这是一座小城,可想而知,物价低,真正的珍贵物也不会有多少。

    某些修士,破罐子破摔,连明知掌柜吹得天花乱坠的宝贝是假的,也买了下来。

    湛长风一点不着急,走街串巷,逛到了正午时分,寻思着差不多了,便往府衙走去,半路却看见有人在大街上打作一团,分了人群进去一看,这不是执着跳崖的家伙嘛。

    原来黎明之想剑走偏锋,去赌庄赌一把,来个钱生钱,但开赌庄的,哪里容他赚大钱,眼看他逢赌必胜,就给他按了个出千的名头,不仅叫人打他,还报了官!

    “前面的干嘛呢!”

    “官差大人,你们可来了,你看这狗东西把我打成了什么样!”被揍成猪脸的赌庄老板连滚带爬,朝赶来的那队官差跑去,如见亲父啊。

    黎明之也挺着胸膛想要上去跟他们理论理论,忽被一人按住了肩膀。

    “那官差头子,是老板的小舅子。”

    “小舅子?”黎明之从浅薄的俗世记忆里翻出这一关系的解释,脸臭得跟茅坑石头一样。

    “跳崖的,钱还在身上吧,跟我走,我跟你买一样东西。”

    黎明之顿时看向那中年,“你也是?”

    湛长风神秘一笑,将他拽走了。

    一天一夜过得尤其快,众多修士都跟打了一仗似的,不觉时间流逝,还浑身疲惫。

    “卯时到,开城门!”

    又是这个时间,城门大开,众修士如鱼贯出。

    大嘴黄鸟看着他们,说道,“谁觉得自己买来的东西能进前三,就站出来报个价!”

    一修士率先道,“我就来给各位划一条线,各位看看我买的值不值,我用一千两黄金,买了若干古董。”

    他将古董都拿了出来,摆众人面前。

    大嘴黄鸟开口,“按小城市价,实际价值总三百两黄金,其中两件还是假的。”

    那修士也不尴尬,哈哈大笑了几声,“某大意了,没打听市价。”

    有他在先,其他人全都拿出了自己的东西。

    “我办置下了一套府邸,外买了十来车绸缎。”

    “我买了古董.银饰.白玉。”

    “我盘下了两间铺子。”

    ......

    还有另辟蹊径的,只见一身姿优雅的坤道说,“我包圆了全城的酒楼,宴请百姓,买来一善名。”

    这话一出,另一个仙气飘飘的修士就不服气了,“我从秦楼楚馆里,赎走男女六十有二,这才是大善事!”

    “嘿,这样说来,我才是最善的,我将金子都预支给了城中医馆,让全城人三年内看病,不用出分毫!”

    买府邸买古董的就急了,“这些虚名也算最有价值的?!”

    “这可不行,严格算,他们将钱花出去了,可什么东西都没拿到。”

    “为何不算,我等修士,还在意钱财吗,名声.功德比钱财,不是更重要吗?”

    大嘴黄鸟一锤定音,“这也算是一种价值。”

    众人没再争了。

    “还有人吗!”

    黎明之站出来道,“我拿一千金子,在城中仅有的三家赌坊里,翻成了两千黄金,还解散了赌坊,是不是又挣钱,又叫那些赌徒无处可赌啊,也算挽救了许多人家了吧。”

    他带着笑意觑向身边两人,“对了,我还用其中五百两买了一个主意,你们也快说说吧。”

    灵囿道,“我将五百两黄金用来买了一个主意,另五百两捐给府衙,修缮城池,补贴百姓,还因替人做事,赚了一千黄金。”

    湛长风拿掉了那换形符,手中托起一方大印,“我用一千黄金请这位道友帮我去了趟府衙,向知县大人禀明城中情况,知县大人一会儿以为妖邪作祟,一会儿以为他国入侵,太过害怕,连夜出逃了。”

    “所以现在如各位所见,我临危挺身,主持大局,不光掌握了府库,还用一根金条让衙役.士兵为我所用,又用一根金条组织起了民兵,打算镇压来路不明的各位。”

    “另外,我从两位道友身上赚了一千两黄金。”

    众人瞪圆了眼,你是在开玩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