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读万卷书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把北天庭转了遍,然后去擂台区域挑战了三人,一人在闭关,没有回应,她直接胜了,但无奖励。

    还有二人是新晋灵鉴,她赢得没有压力,得到了两份大精髓。

    终于,她比较期待的夜时坊开了,听闻夜时坊奇珍较多,相应的,取得它们的难度也较大,好处是不用花灵石,全凭能力获取。

    许是夜时坊开市的原因,平日里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北天庭,涌出了不少修士,去往的方向皆是西南边。

    湛长风出门时还看见了好几个眼熟的人,是风云界域出来的姚权修.姚八观。

    姚家.姜家站的是和光王,她慢下脚步,看着他们进入一处殿宇,没一会儿,数架云车腾空起,轻纱飞扬下,可见头一架中立着和光王.苏叄公子,后头几架,分别是顾回雪等直属大臣和姚权修.姚八观.姜崇义.姜无声等姚.姜两家的天君。

    逢王会上,灵鉴一层的和光王.姚权修.姚八观.姜崇义各得一把秘钥,神通一层的苏叄公子.姜无声.姚潜凡.顾回雪各得一把秘钥,这四个顶尖神通,现也都是灵鉴天君了。

    他们那一挂,至少来了十四人,应了此时云车上的人数。

    这夜时坊的魅力不小啊,勾得一挂人全都出动了。

    没过几息,某处殿宇处,也腾起了数家云车,瞧那针锋相对的架势,不用看就知道是南江了。

    南江的逢王会成果并不好,那时宁鹤王独占风云界域的心思太明显,不仅和光王,其他界域势力也在灵鉴论道时,有意无意地打压南江的天君们。

    所以最后,南江那一挂的灵鉴中,只宁鹤王赢得了一把秘钥,反倒是神通中,友方的妊家任颖.吴天门的君非卿各得一把。

    此时,南江的出行人马却不止六人,细分辨,还有弧昊山的严固.景律四人。

    弧昊山是怎么回事,它作为人道法脉,之前连对广平天朝麾下的吴曲都没有表明立场,怎又忽然跟南江走到了一起,是临时结伴,还是准备支持南江了?

    “难吗?”清浅的发问从后头传来。

    “挺难的,不算你,我也只有四个神通。”湛长风回头问她,“跟我一起去逛逛吗?”

    余笙翘起嘴角,“我才不跟你走,你自己玩去。”

    她说着便背起手,先走了。

    湛长风也不能将人绑着啊,只能孤零零去了夜时坊,路上还看见大片大片云车飞过,一瞧就是王侯帝君的排场。

    再看自己......啧。

    左逐之.淮明.古小桥.广成真君:我们呢???

    夜时坊的牌楼前都挤满了修士。

    等金鸡鸣叫三声,守着牌楼的天兵收起长矛,往两边撤去,众修士贯入牌楼内,看见的却不是长街,而是一座座浮岛。

    牌楼门前还立着规矩,每座浮岛,只能去一次,下面还标明了每座浮岛的名字,偏不写浮岛上有什么,且每次夜时坊提供的物品都是不同的,基本每座岛放一物,唯一人能得。

    要知道,夜时坊只开一月。

    如果把时间浪费在某座浮岛上,而错失了另一座浮岛上更适合自己的东西,都没处哭去。

    不过一般来说,浮岛的名字,会暗含一定提示。

    湛长风在那一溜子浮岛名,第一眼也看中了“读万卷书”。

    便踏着悬石朝那座岛走去。

    当是时,云蒸霞蔚,大殿飘渺,道人白衫,翩翩风流,等走上浮岛,有清正之气迎面来。

    湛长风稍惊讶,这是......好浓郁的文气。

    原来这是儒宗的“摊子”。

    有大嘴鸟反复传递着一句话,“儒有浩然正气,也有文气,今日比一比各位的文气,最终胜者,可有一次进入我宗的藏书阁的机会。”

    儒宗的藏书阁被称为九天的学识宝库!

    选此岛的,多半都比较喜欢读书,闻此言全都笑了,兴趣盎然。

    “此岛只开放一天,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半刻后,我宗会发布题目,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去准备,现在请你们静心等待。”

    湛长风也起了兴致,随着指引,先进了岛上的那座书楼。

    这座书楼是古朴悠闲的,像是端坐在山顶上,看着云卷云舒的隐士贤人,眼中蕴着滚滚历史磨砺的深邃和沧桑。

    楼中却没有书,奇的是每座书架都散发着暖光。

    已入内的十来修士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暗暗猜想着待会儿的考核内容。

    “道友,听闻道友是北天庭第八位十年期一折券的得主,想来知识渊博,某耐不住心喜,早想与道友切磋一二了,趁这次机会,不知可否与道友比一比。”

    湛长风看向叫住自己的人,神色没有变化,小一会儿,唇角上扬,眸色深深,“道友名讳。”

    “某,祁镇远。”

    因着这个意外,书楼中许多人缓了步调。

    “杀道儒生祁镇远,是他?”

    “他怎么会找上那人?”

    “没听错吧,这个人拿到了天时坊十年期一折的券?!”

    其中不乏人冷哼,也有人皱眉。

    祁镇远着天君的鹤纹道袍,神色敦厚,言语却是暗藏机锋。

    坊司并没有将十年期一折券的得主公布,湛长风买东西时,虽没特别遮掩,但也不高调,至少目前为止,外面没有流传她有一折券,祁镇远却点了出来,分明是故意为之。

    但是偶然看见了她用一折券,心有妒意,还是因为另外一些原来来找茬,就不得而知了。

    祁镇远在北天庭的名气不小,认识他的人极多,仅是他朝湛长风走去的时候,就吸引了一批人的目光,而等他说完这番话,不少人就干脆驻足了。

    “比谁是这次考核的最终胜者?”

    湛长风的话让祁镇远稍滞,随即又很有风度地笑说,“道友如此自信,某不能落后,就来比比谁会是这次的最终胜者。”

    “嗯。”湛长风点了下头,便移步去看书楼的其他地方了,这些附着在书架上的暖光好像有点名堂。

    祁镇远颇为郁闷,这个人是不是太自信了,这什么态度,难怪冯绝地提起这人就咬牙,忒不将人放眼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