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一只福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柏*界功德主:黎明之,史上最坚强的人,总计跳了两百次崖依旧站了起来】

    【蜀*界功德主:幽魂崖开回眼吧,太可怜了】

    ......

    “诶,道友。”黎明之摔怕了,他两条腿现在都敷着药呢,再断一次,他就被那医馆吃得倾家荡产了,所以他腆着脸问,“道友是第一次来跳崖吗,有什么诀窍,你看我这全身上下都断过百遍了。”

    说着说着这汉子就掉眼泪了,看得湛长风都有点愣。

    “也不是大事,适才你在我面前跳崖时,我听了你尖叫的时间,再结合我跳时受到的拉扯力,基本就知道哪个时间点会落地了,调整姿势做好落地准备便可。”

    湛长风说罢,再次回到了崖顶。

    黎明之边爬着山路,边皱着脸思索,他想来想去,卧槽,坠落的速度那么快,感知也都没了,他每次跳,脑子都是停滞的,怎么算时间,怎么调身体啊!

    那边湛长风又跳了一次,如前两次一样,直接落在了崖底。

    她对自己能不能进入妙妙阁产生了怀疑,但一想到余笙说这里跳十七八次.几十次才遇见妙妙阁的人比比皆是,就又一次回到了崖顶。

    山路上的黎明之只感觉身边过了一阵风,抬眼就只看见背影,当下气愤地锤石阶了,“道爷再跳最后一次,跳不进就死也不来了!”

    【地*界功德主:我仿佛感觉到了他的悲愤,哈哈哈对不起我笑了】

    【千*界功德主:这事儿强求不得】

    【青*界功德主:我可能摸索出了一个规律,到现在为止,进入妙妙阁的道长们至少跳了四次】

    【锦*界功德主:我也发现了,可能前三次是带有考验性质的,真正的有缘者坚持到第四次就会进入,而其他人,也许看坚持程度和缘分深浅吧】

    【幺*界功德主:那这黎明之,岂不是用坚持都无法弥补缘分的无缘者,换我就放弃了】

    【灵*界功德主:我们一群小界弱崽子怎读得懂上界大能们的心思,只管看就是了】

    ......

    湛长风正要跳第四次,她放松心神一跃而下,蓦然落地,抬眼发现自己在一古色古香的大堂中,大堂匾额上书着“妙妙阁”三字。

    大堂空空无所饰,但地上.角落,遗落着好几只绣了福字的小荷包。

    她抬步经过三道石阶,到了里面,好歹出现了大圆桌.花面凳.高条案.博古架等家具了,然素寡依旧,小荷包满地。

    “妙妙阁规矩,有缘者可随意带走一只福袋,是空是福,随缘而定。”

    湛长风从这些福袋上感应不到什么,它们的样式做工又全是一模一样的,就顺手拿了靠南墙的高条案上的一只福袋。

    下一息,她就又出现在了那条山路上。

    湛长风没急着将福袋打开,向下走了走,发现通向崖底的路还是走得通的,便到了崖底,推进了茅草屋。

    小小的茅草屋里十分宽阔,堂中摆了三列卧榻,这会儿还有六张卧榻上的修士在哼唧哼唧地哀叫着,个个摔得惨不忍睹。

    一张镂花屏分开了大堂和里间,里间三面都立着靠墙的药柜,中央放着药炉,有童子在熬药,右角落的一张帘幕后传来闷哼,似乎是医师在给人治疗伤势。

    那童子见湛长风一健全人走进来,惊咦道,“前辈有何事?”

    “我想抓点药,可否?”

    “这个,稍等?”童子头一次碰见没伤的人来取药,忙跑帘子后头问了声。

    后头传来一道老妪的声音,“我这里的药金贵着呢,他们来接骨,我分文不取,要上药,得付出代价,财物或留下以工抵债。”

    湛长风本想着这医馆能将灵鉴的摔伤治好,手段和药材定然了得,便来试试能不能找到一些用得上的药材,没想到会遇到此问。

    财物或留下以工抵债,财物倒是不奇怪,这以工抵债难免让人多想。

    湛长风问,“以什么为价值标准?”

    “你且先去选取你要的药材。”

    湛长风往一排排药柜看去,其中大部分药材她是认识的,约莫能估算出价值,小部分是闻所未闻的,便向老妪借看了搁在角落椅面上的药材名录。

    名录中对每种药材的产地.功效.生长条件介绍得很详细,湛长风仔细一寻,就摸透了那些未知药材的来历,它们一些是其他天域特有的材料,一些是鲜有人知的珍稀物。

    湛长风翻完这本书,便已满足,哪怕最后什么也买不起都不会太遗憾了。

    她挑选了一味莫知。

    平常被人所伤,怕的不是流了多少血,伤得有多重,也是最怕对手用出的气劲.暗力留在了伤口上,使得伤口无法愈合或种下暗疾。

    而莫知这一味药,能将那气劲.暗疾彻底拔除,包括尊者的返虚之力。

    它长得像黑葫芦,每一粒有小指长,湛长风掂量着取了七粒。

    湛长风最青睐的却是星空之砂,它可以是药材,也可以是炼制虚空舰船的材料。

    她想把星空之砂全包了!

    “这个,一共有多少?”

    老妪在后头给人接骨,湛长风就直接看向了熬药的小童。

    小童很茫然,“那?”

    我听你话的语气,怎全想要呢。小童知晓药柜中的药材有多珍奇,放外面,一下见到三四样就是奇迹了,哪能聚如此齐全,他怀疑湛长风是被迷了眼,以为它们都大白菜呢。

    “此味药生于虚空星光中,极其难得。”小童比出一指甲盖,“能弄得那么一点点就烧高香了,何况那里有三两。”

    他哼了声,“多的没有,就剩那药匣子里的。”

    湛长风闻言,将药匣里的星空之砂都取了出来。

    小童被她惊呆了,“你没听懂我的话吗,它很珍贵!”

    湛长风当然知道了,能造虚空舰船怎会不珍贵,可惜她现在不知道造一艘需多少用量。

    万幸的是,她听五木提过一嘴墨门有建造虚空舰船的法门,只是材料难寻,那法门也只能落灰了。

    不管如何,今日她碰到了其中一样关键材料,便不会轻易放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