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来跳个崖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换上了那身鹤纹长袍式的道衣,出门积攒家当,补充空荡荡的空间之器。

    这也是古天庭对她的实际意义之一,她来之前便知晓天庭中不费灵石等外物就能换取到丰富的修炼资源。

    虽她在修炼上很少借用外物,可太一需要,而且灵鉴对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一境界中,修为积累变成了其次,更注重“道”之类的玄之又玄的东西。

    她毕竟没有师父,修炼方面要自己探索,哪怕多探究下灵鉴会用到的资源,也能帮她侧面了解这一道境。

    擂台是能得到修炼资源的地方之一,不过湛长风对斗法不热衷,再加上现大部分修士在闭关,等不来擂主多没意思,所以她先去了在修士间闻名遐迩的妙妙阁。

    妙妙阁的位置也很妙,在整片宫殿群的右下区域,非常不起眼,许多修士都迷失在了寻找它的路上。

    湛长风拿着余笙提供的路线七拐八拐,一会儿上阶梯下长廊,一会儿过云桥进花庭,终于走上了一处临崖的青草坪,看见前面有好几个修士在跳崖。

    “道友,来个平安符吗,关键时刻兴许还能用上呢!”

    崖边或站或蹲了七八修士,摆卖着小物件,一个离她近的修士见她来,热情地摇手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认识的。

    那修士长相白净,一笑便露虎牙,腰间挂的是象征闲散人员的令牌,手中持着十字形架子,上面挂在的都是平安符。

    古天庭中,有三类存在,由圣地门人和天道盟成员充当的公职者、逢王会选拔上来的强者、特许入内的闲散者,最后一种,可能是看客,也可能是来做买卖的,当然,这类外来资源肯定是要用灵石.精髓等物交换的。

    能到古天庭来做买卖的修士定非一般人,但也不代表他们手中的东西可以完全信任。

    “兴许还能用上”,连这卖主自己都不肯定。

    卖主见她要走,立马口若悬河地将这些符都夸耀了一遍,喘口气儿的空档,旁边的和尚笑眯眯插来一句,“你那符什么时候灵过,道友还是来看看我的佛件吧,都是开过光的,保你一路顺风。”

    “你这和尚会不会说话,你怎不说保你安心上路,买我的,你肯定能顺利跳崖!”

    仔细看去,这些卖主摆出的东西,都是祈福保安类的,只因为那妙妙阁不仅位置偏,还难进。

    所谓难进,便是要一次次去跳崖,幸运的.有缘的,说不定跳三四次就进入妙妙阁了,倒霉的.无缘的,跳千次也进不去。

    不仅如此,这崖下被设了禁制,一跳进去就没力了,倒不至于会摔死,但谁落地谁残。

    于是催生出了他们这些卖符箓.佛件等幸运物的卖主。

    湛长风看着有意思,朝两位招揽她的卖主拱了下手,便来到了崖边,一望下去深不见底,被禁制遮掩了感知和视线。

    她准备跳下去试试时,一个人一瘸一拐地站在了她边上,一股子刺鼻的药膏味连风也吹不散。

    湛长风恰好跟扭头看来的这人对上视线,只见他眼中闪过悲怆.沧桑.同情......复杂且伤感。

    “这位......”湛长风刚想问他点事,他便悲壮地纵身一跃,一连串的愤怒长啸持续了几十呼吸后,戛然而止。

    湛长风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运气,常常带凶,索性一般情况下会化险为夷,跳个崖应当不会出事。

    如此一想,她跃身跳了下去,恐怖的拉扯力瞬间袭来,感知全消,身体仿佛脱离了掌控,嘭!

    黎明之拖着两条断腿,撑着身子,被迎面来的灰尘石屑冲得翻了个跟斗,“啊呸呸呸!”

    他胡乱地抹了把嘴,擦了擦眼,怒气冲冲地瞪去,“你这王八犊.....呃,道友功力高深啊。”

    再看那坠下来的人,衣袍尚且猎猎飞扬,身姿挺拔,若不是脚下蜘蛛网般崩裂的地砖,还以为她不是跳下来的!

    【灵*界功德主:嗷嗷嗷又是一个安全着陆的,不用验证了,这是大佬】

    【地*界功德主:我要做那块砖,踩裂我!!!】

    【千*界功德主:同是功德主,上面那位为何如此优秀】

    【幺*界功德主:这位是不是跳过很多次了,幽魂崖无情路,再强大的修士也会摔个断手断脚】

    【横*界功德主:她绝对是第一次出现,古天庭中的修士我都认遍了,之前却没看见过她】

    .....

    湛长风此时也无法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别人眼中,她随手抚了下袖子,朝那惊愕的黎明之道,“抱歉,反应不及,连累到道友了。”

    黎明之抽了下嘴角,这叫反应不及!

    他跳了两百次,第一次见有人从上面跳下来完好无损的,哪个不是控制不住,脸着地.屁股着地的,还有人把脖子扭折,差点挂了。

    “没事,没事。”黎明之心碎地嘟囔了两句,朝百丈开外的茅草屋爬去,粗糙的地面上留下两行血......

    湛长风顺着他行进的方向,看了眼茅草屋,见它上面挂了块树皮,上面落了“医馆”两字。

    崖下面没有光,全靠挂在茅草屋旁的烛火照亮了方圆十里,她瞧了瞧脚下,是一处扇形空地,血迹斑斑的,再远处林木葱郁,只不过被拢在了黑暗里,平添几分诡谲。

    随后,湛长风注意到茅草屋后面有一条山路,灯火背后可以算是最黑暗的地方,加上此地对感知和视野的限制,她第一次竟没发现。

    湛长风沿路而行,好似顶着暴风雪般,渐有吃力之感,坠下来只需一小会儿,走这条路回崖顶却异常艰难漫长。

    她花了一个时辰才重见崖顶的光芒,四处一看,是之前的青草坪。

    那白净的虎牙卖主眼尖地看见了她,“怎么样,进不了妙妙阁吧,买我的符吧,好运加身!”

    湛长风老神在在,“不急,我再跳一次试试。”

    “嘭!”

    瘸着两条腿指天叫骂的黎明之二次被气浪冲飞,摔了个懵。

    湛长风见又是他,只能再说一声抱歉,然后道,“道友莫立于危险之地,我砸死了你,你也攀不上我的因果。”

    黎明之讪讪,“对不住了,对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