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降或不降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既然出手了,就不会留余地,她怎能给吴曲东山再起的机会。

    吴曲的愿力护了国运,那她干脆削了这国运。

    护国神将举起国运巨剑朝金德轮斩去,金德轮猛地剧颤,吴曲官员身上的官印都裂开了缝,他们俱都感应到吴曲将亡了。

    巨剑又一次劈下,金德轮愈加灰暗,连愿力之器都开始轻颤起来。

    凛爻王这是什么做法,是典型的得不到就毁掉啊,怎有如此狠心的人!

    赵太辅的眼神失去了色彩,大叹,“要完了要完了,当时没毁在二王手中,却毁在了她手中,明明.明明吴曲正是得意时候。”

    投效来的人道弟子也心存悲戚和疑虑,吴曲能被广平招安,怎么着也是天命所归啊,它会完蛋?

    有人不忿地大喊道,“大明王你也杀了,那么多疆域你也夺了,还要赶尽杀绝吗!大明王时期的臣子战士,大部分都死在三王之战里了,我一直以为后来的吴曲,是一个新的吴曲,你这是牵连!”

    护国神将奋力将剑挥去,吴曲的国运在这一剑里彻底消散!

    湛长风握住坠落的金德轮,将它送进气运之柱,随后收起驭运术。

    护国神将的模样产生了一些变化。

    护国神将是她的帝道象征,也是镇运之神,其核心是她的一缕神识,她每次收服一界,就会将该界的一缕天运炼化为自己的气运,以此加强与该界天运的联系。

    祂的躯体,就是由炼化的天运所化而成。

    这回湛长风通过五德真轮勾连到了偏向吴曲的十数方世界的天运,取代吴曲与它们建立了联系,并炼化了它们的一缕天运,护国神将的躯体也高大了许多,神俊万分。

    而国运巨剑融合了吴曲的大部分国运,强盛十倍不止。

    湛长风的目标已达成,挥手散去护国神将,准确无误地看向质疑她的人,“你此言,颇为好笑,我问你,吴曲的君主可一直是大明王,你等承的是不是吴曲大臣的称谓?”

    “国仇与法脉之仇一样,不是一句我没干就能揭过的,还是说,你们无法跟吴曲共荣辱?”

    “若如此,就早散退去吧,孤不杀降兵,不追穷寇。”

    公孙芒抢先高声道,“凛爻王,今日战败,我无话可说,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只问你一句,我要是宣布吴曲投降,你会不会放他们全部离去!”

    他的话一出,不仅湛长风有些惊讶,吴曲众人都懵了。

    “使不得啊,您怎么可以投降,太一不过是占了个突袭的先机,我们只要先撤一步,总有一天会卷土再来的。”赵太辅第一个表达了反对。

    付小诗也很失望,“师兄,我以为你愿意再归吴曲,是想通了,要认真当这个君主,可你竟然什么都不做,直接要投降了。”

    “投降,就是我唯一能为现在的吴曲做的事,吴曲国运已散,空留王朝名头有何用。”

    公孙芒疲惫道,“吴曲在一百多年前就尽了气数,靠归顺广平而得以幸存,最后败在太一手中.....也算是轮回报应。”

    他对湛长风喊道,“如今,吴曲欠小黎界.山海界的,算是还你了,你若不解气,我这个吴曲的王任你处置,可他们中大部分人,没有参与过从前的事,放他们离开!”

    他此话,无疑于直接承认了战书中太一所诉之事,让一些大臣对吴曲倍感失望,然他的态度,又是值得敬佩的。

    “公子,不,王,我是吴曲的臣子,自该承担失败的后果,我们逃出去,重新开始!”

    “没错,不能让你一个人扛。”

    公孙芒摇头,“我当监国大王期间就一事无成,怎是当王材料,我无心当王,也不想当王,那封战书和告人道书出现时,我便知这场官司要结束了,吴曲对不住各位了,希望各位有机会,寻得真正的仁义之主。”

    神游归来的路斐听到他的话,呆愣在原地,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吴曲破了?!

    公孙芒看见他,说道,“请路斐真君.泰谦真君回去告知广平的帝君们,附属王朝吴曲已投降太一,今日起,吴曲将不复存在。”

    “你!”路斐看了看他的穿着,又注意到香案上仿制的国器,狠狠甩了袖子,这算什么事!

    偏偏赵太辅还不甘心地上前询问,“路斐真君,你请来了什么帮手,快叫他回心转意啊。”

    ......路斐感觉自己太难了,这个头点不起,摇不动啊。

    旁人一看,心中已了然,吴曲大概真是要栽了。

    “师父要是早点回来,凭吴曲累积的国力,怎会败得那么随便。”付小诗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闻者皆赞同。

    如果有君王主持国运,驾驭三器......

    可惜没有如果,他们只道湛长风凭着胆子来捡了便宜,哪知她为此筹谋了一百多年,这时间,比吴曲归顺广平还早。

    湛长风袖手观着他们的神情举止,在他们的沉默中开口,“大明王做多了混账事,难得收了个明白事理的义子,孤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要他们发下道誓不与太一为敌,且永不踏入太一的疆域,当然,孤也欢迎你们弃暗投明,加入太一。”

    她转着手指上的月神,俯视着公孙芒,“吴曲新王选择了主动投降,孤不会亏待你,听闻你致力于缓和人妖关系,消除种种偏见,此行可嘉,孤特封你为嘉懿王,可听调不听宣,你好好做你的事,要是有困难,随时都能寻求太一帮助。”

    册封文书和印鉴上从她的玉佩中飞出来,法随言出,二者上面立刻落了神文,送与公孙芒面前。

    公孙芒怔怔,这结果比他预想的好太多,他应该感激,可又有点不想接。

    他甩去脑中异样,苦笑,现在容不得他不接,仔细想想,凛爻王不拘束他的行为,还给了他向太一求助的便利,怎么都不亏。

    公孙芒捧起了册封文书和印鉴,“多谢君上。”

    湛长风淡然颔首,大袖一挥,“接管吴曲国都。”

    那玉佩飞起来,化成一个黑洞,一批批将士踏出来,气势凛然。

    又有阴影投下,高空中云层溢散,驶出一艘虚空战舰,花间辞同司空尊者.凌未初等天君站在窗口,心中似有大石落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