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公子重归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赵姓老臣大喊道,“一定要把五德真轮拿回来!”

    功德之器被碎后,他看向气运之轮的眼神,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这老臣乃吴曲的太辅,平时替大明王监测国运,他无比清楚国运对一个王朝的重要性。

    现大明王身死,君主之位悬空,国运流散,然反之,此时正是无需法门就可以继承吴曲国运的时候。

    只要继位者是被上任君主告祭过天地并正式承认的公子,摆坛登基就能自然而然地承接国运,维系吴曲的传承。

    “对对,她强行分走吴曲的国运,哪有正统的吴曲公子来继承得快。”赵太辅眼神迸亮,热切地看向付小诗和明升尊者,“公孙芒的人呢,把他找来即可登基,现在唯有他能抢回吴曲的国运,救活吴曲!”

    付小诗迟疑了小下,便立刻联系上了公孙芒。

    公孙芒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像是甘霖,“怎么了师妹?”

    付小诗还没答话,赵太辅就抢着哭天喊地道,“吴曲快亡了,公子你还不会来吗!你现在待在哪里,我们让明升尊者将你带回来,只有你立刻登基才可挽回局面啊!”

    付小诗紧跟着说,“是凛爻王进攻国都了,我们没拦住。”

    “......那么快。”那头的公孙芒仰首眯眼迎着毒辣的阳光,眼前被刺得一片昏暗,他低沉地报出了自己的位置,然后断了传讯。

    赵太辅给明升尊者跪了,“求尊者以最快的速度将公子带回来,大恩大德,吴曲将永远铭记。”

    返虚强者确有破虚空而行的能力,但也会因道行的问题,速度有快有慢,距离有长有短。

    照明升尊者的实力,从她所在的元辰界到风云大界得数次施展破虚之术,花上个大半天时间,损耗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不过她有横渡空间的宝具加持,所以能很快来到风云大界。这时要想她再次施术,去公孙芒那一界,把人带过来,却是有点强人所难的。

    哪怕有宝具帮助,她的道行也还没深厚到一天内进行两三次虚空行。

    但明升尊者损坏了功德之器,心中有愧,加上弟子和吴曲的大臣都殷切看着她,她便没有犹豫地应承了下来。

    她燃烧了一滴精血,祭出宝具,倏然破虚而去。

    三刻不到一点,她就抓着一人出现了。

    赵太辅捧着匆忙准备起来的王服,拉起公孙芒就跑去了一处位于山顶的祭天坛,“公子,我们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只要穿上衣袍,念完祭告天地的文书,就是吴曲的王了,属于吴曲的国运会系在你身上!”

    公孙芒捧着被赵太辅强塞来的王服,目光却始终看着天上,“太一打到什么程度了,疆域全被攻下了?”

    赵太辅:“公子莫怕,疆域没了,我们还能再拿回来,首要的是别叫吴曲国运平白便宜了人。”

    “师兄......”付小诗看着他,“师父死了,被凛爻王杀了。”

    公孙芒猛然一颤,盯住付小诗,深呼吸了几口,“已经到这地步了吗?”

    他一一望向还活着的吴曲众臣,“我仍是吴曲的公子?”

    “您当然是!您是大明王承认的传承人,是告祭过天地的,您一登基,便能与凛爻王分庭抗礼,将国运夺回来。”赵太辅强调道。

    付小诗.少震.之谷天君等人都望着他,期盼之意浓厚。

    他又仔细凝视着泰谦真君,“真君认为我能担起吴曲大任,认为吴曲还有未来?”

    泰谦真君握着拂尘,沉吟片刻,点头,“公子有收拾旧江山重头再来的觉悟,没什么是做不成的。”

    公孙芒再次向众人确认了一遍,“你们都认为我该是吴曲的王?”

    “没有人比公子更合适的了!”

    “好。”公孙芒穿上王服,“好,我当。”

    “吴曲大幸!”赵太辅喜形于色,将一篇告祭天地的文书递给他,把他推上祭天坛,然后在香案上摆好暗淡的功德之器和临时仿制的气运之器.功德之器。

    “眼下无可用之人,老臣腆着脸率领百官祭拜。”赵太辅说罢,带领剩下的臣子列队站于祭天坛下,口诵祭文,陈情表述,大意是吴曲上下愿尊公孙芒为王,希望新王能传承国之道统,将其发扬光大。

    公孙芒静立在祭天坛上,他抬眼远眺,能看见五德真轮中的火德轮分离了出来,朝湛长风投去。

    “公子!”

    赵太辅压低的声音叫回了公孙芒的神,公孙芒郑重地颂出祭文,戴上搁在香案一旁的平天冠,告诉自己,今天是时候了结了。

    在他戴上平天冠那瞬,香案上的国之三器悄然震动了起来,隐隐透出光芒。

    再看白狐尾巴卷着的愿力之器,它的色泽逐渐暗淡!

    愿力开始向仿制的愿力之器中转移了!

    果然行得通,大臣们神色拨晴,连忙向气运之轮看去,仅剩的金德轮悬滞不动,与临时气运之器间似有拉扯感。

    赵太辅叫道,“请公子捧起愿力之器,与我等诚心祈愿,迎回国运!”

    湛长风微微朝他们睨去一眼,吴曲疆域连失,君主又被她手刃,国运早已溃散,即使公孙芒现在登基,能留住的国运也不会太多,而且想留住,也得看她同不同意。

    湛长风静心维持驭运术,金德轮中的气运在稍微的抵抗后,朝护国神将手中的巨剑汇去。

    吴曲大臣看香案上的气运之器一直没动静,焦得冷汗都下了。

    赵太辅提醒公孙芒,“您仔细回想一下,大明王有没有提过如何驱使国运的,或者您看您能不能感受到国运的存在,将它拉回来?”

    公孙芒遗憾摇头,“义父没有教过我这些。”

    “那,那怎么办啊!”赵太辅神神叨叨地呢喃了几句,喝道,“心诚则灵,心诚则灵,你们要相信吴曲,吴曲可是广平天朝麾下的王朝,绝不会轻易亡国,路斐真君不是还没回来吗!”

    许是他的鼓舞起来作用,公孙芒怀中的愿力之器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愿力阻止着国运的流失,金德轮有脱离湛长风掌控的迹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