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今后打算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沉吟道,“太一可以接受墨门的入驻,但逢青之那一脉,必须划清关系,将湟水大陆南面海域上的大源岛给他们吧,这一岛方圆万里,待祖脉复苏,它下面的一条大灵脉也会显现,另还有一个小秘境在上面。”

    “大源岛是能配得上墨门,如果选择收下他们,你得帮忙将他们从广陵带回来。”

    “我去一趟,正好看看广陵的情况。”

    湛长风安排好太一的事务,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枚古天庭秘钥和三枚知味圣果,考虑后,将知味圣果分别给了凌未初.工兵大师.赵玄,给前二者主要是出于功绩,给赵玄,算是提前给的,他领国门之重,趁现在太一还太平着,抓紧修炼是正经。

    知味圣果对返虚没什么大作用,司空尊者和龙龟就可以忽略过去了。

    秘钥的话,她打算举行一次神通级的斗法,让前二上去。

    已在古天庭的左逐之.淮明传来过一次消息,讲述了古天庭上的情况,那里确实是修炼宝地,还有众多难得一见的修炼资源,多到能把野鸡堆成凤凰那种。

    同时也透露了一个消息,六道圣地在古天庭有特别地位,便是说,六道圣地,是古天庭如今的实际掌控者。

    所以花间辞.硕狱.公伯南.钦擅四人不能上去,不光是因为现在太一需要他们,也因为,他们命中有天枢.玉衡.开阳.右弼星坐堂。兰秋生是不是左辅星坐堂还不能确认,他的命特殊,看不清,只是她感觉他可能是左辅坐堂。

    还有余笙,她应该是天权坐堂,凌未初是天璇坐堂,敛微是天玑坐堂。

    程又和万喜,该是应了四方星界中的室火猪.虚日鼠。

    从命局角度看,她自己拥有紫微皇气,是紫微帝星之主,她在寻找帮手时,是有意无意地寻找北斗九星来拱卫自己,或说总是会碰到这些人。

    可直到凌霄子的那番话一出,她才有当头棒喝之感,她竟忽略了归命星盘。

    妖族要修复归命星盘这件事,对他们很有威胁性。

    虽紫微.北斗.四方星宿居命宫者,不是唯一的,却有最合适的。

    花间辞等人还不知道是不是其中最合适的。

    只是拿紫微星来说,有比她这个拥有紫微皇气的人更契合此星的吗?

    且紫微皇气者,寰宇内,一代只有一人,除了她外,不可能出现其他紫微皇气者了。

    妖族若讲究点,她就是唯一的最佳选择。

    尽管她的命数都被遮掩起来了,她身边人的命数对准圣而言,还是很容易算到的,有那么多北斗星宿在她身边,外人很容易猜到她是紫微星。

    联想之前的事情,不就是妖族为了归命星盘而在找寻余笙踪迹?

    妖族若要重新祭炼归命星盘,找全碎片是一,集齐三十八尊大能是二。

    如妖族向前人学习,用的是返虚级大能,那他们不管怎么说,暂时是安全的。只要小心点,不往妖族那边凑,现在还不会出现大问题。

    反过来瞧,阻止妖族找全碎片,也能延缓这个冲突。

    想到这里,湛长风跟花间辞说了自己的推测,换来花间辞一言难尽的表情。

    “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生命中,全都是飞来横祸。”花间辞啪地打开扇子,扇了两下,补道,“你不像是大道私生子,像是大道仇人。”

    “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逼其绝境,攻其性命。”

    “信你的鬼。”

    湛长风安慰她,“别着急,事实已经在眼前了,没法改。”

    .....呵呵。

    花间辞滞了滞,“你立刻将墨门带回来,有他们在,太一的防御.装备方面至少能提升十倍,然后就尽快开始谋够十六个中界的天运,准备升天朝。”

    “天运是比信仰力的规格高,但凭十六个中界的天运,还不够升天朝。”

    “天运不仅是给你升天朝的,也是给我做法的,我想行一种秘术,让山海的世界本源现身,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世界本源成为界主,有一界做后盾,哪怕准圣也不能拿你怎么办。”

    花间辞的话并没有让湛长风感到欣喜,这种秘术听起来就逆天,代价定然极大。

    “你先别急,我现在的修为,应还得不到准圣特别关注。”湛长风制止了她欲出口的话,“接来墨门,提升国力是有必要,这事会尽快完成的。”

    湛长风安排好了太一的事务,去望君山涤荡灵台,清修了几日,中途也试着联系余笙,想让她注意点。

    麻烦的是,余笙很可能已经在古天庭了,她用诸天宝鉴无法联系她。

    照左逐之.淮明的情况看,到了古天庭,只能通过一处传讯台联络下界之人,无法用其他传讯手段。

    只能让今次选上的两人去找余笙了。

    湛长风扫去心头事,坐在一处山头入静。

    忽然她眉间一蹙,转头看向身后,一两刻后,茂密的树木后传来震感,枝叶扑簌簌的声音也愈发明显,一头牛犊子大小的双首黑狼钻了出来。

    双首黑狼低伏着身子,一个脑袋嗅着地面,一个脑袋凶恶地四望,目光几次从她所在的方位移过却似乎什么也没看见。

    湛长风再次入静,所有声音都退了下去,渐而海浪拍打山崖,空灵而磅礴的水声激荡在脑海中。

    在她入静的时候,双首黑狼正绕着山巅转悠,油绿的兽眼狡诈而狠厉,它转着转着,像是累了,趴下身来,两只狼爪枕着一个脑袋,眯了眼,另一个脑袋微昂,望着远方天地。

    说巧不巧,它望的方向正是湛长风在的地方,而且两者间隔了不过十米的距离,偏偏又互不干扰地存在着。

    过电般的,她一个激灵所有似是而非的感悟都消失了,身体本能地往旁边一滚,被碎石岩块硌得生疼。

    而那头双首黑狼正在她原来的位置上,两个硕大的脑袋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湛长风想甩出一道元力击退了这妖兽,却发现自己什么力量也用不出来。

    她眉心一跳,扯下外袍拧作绳,就在这时,她感觉脚下泥土往外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上打洞,只一瞬,另一头双首黑狼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回好了,一大一小两头双首黑狼低吼着左右围堵她,腥臭的涎水沿着尖牙滴落,油绿兽眼杀机毕露。

    湛长风思觉哪里有点不对,绞着衣袍,一边想着,一边等着它们进攻,好绞杀了它们。

    这两头狼看穿了她的心思,只在三米远处逡巡低吼,甚至暴躁地用爪子扒地,怎么也不靠近一步。

    又是僵持!

    双方好似比斗,一旦一方露出疲态就是另一方的机会。

    又到正午,日光明晃晃地刺人眼球,湛长风濡湿的发丝贴着脸颊,薄唇发白,身形也不似最初那样挺拔,却依旧强掩虚浮。

    一滴汗从她的发间滚落额头缀在长睫毛上,不适地眨了下眼,刹那黑影来袭!

    原来是双首黑狼瞧准她的分神偷袭,不过也就在这时,分明虚弱的人突然气势凛冽,拧作绳的外袍绞住一个狼头,一头壮牛大的狼生生被她抡起来砸断了脖子。

    坑了大狼,还有头紧随其后的小狼,这两头狼一前一后地冲过来,大狼几息被杀,小狼想调头也来不及,干脆拿着拼命的架势嘶咬过来。

    她举臂格挡,狼头咬住了她的左臂,一人一狼滚作一团,湛长风冰冷的脸上始终噙着一丝无甚意味的笑,这笑在人与兽的殊死搏斗间显得异常冷酷。

    她扭动它的头颅,硬是把它弄断了。

    再抬眼,一切幻象消失。

    湛长风叹了口气,这幻象应该是世界本源弄出来阻碍她的,合了她现在的艰难处境,她破了它,但也被打断了感悟本源的过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