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事情结果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三月前,我喝醉了酒,不小心让合德发现了我的身份,此后,他就开始处处威胁我。”

    “这场拍卖,从头到尾是他想出来的局,包括说服我们几天君拿出拍卖品,联系界外认识的熟人帮忙向能找到的势力递邀请函。”

    张凌非常不解,“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应邀来的修士都得罪过他?”

    万喜眼神闪了闪,又朝湛长风看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承诺我,等竞拍者一中毒,我可以拿着那些宝物离开,再也不用受制于他,我也想尽快摆脱现有的身份,唯有答应,但我没想到,他根本不放过我,在人参根须上也涂了毒。”

    “人参根须是谁的?”

    “是合德天君拿出来的,据说,他是在飞天派的密地里拿出来的。”

    湛长风转了圈月神,“带飞天派弟子。”

    两名荒天战将一行修士进入延禄坪,这群修士中有妖修,也有人修,站在前面的两人,有着一头宝青色的头发,容颜清俊,模样八分相似。

    “飞天派掌门座下嫡传弟子宝真(宝贵),见过凛爻王,见过几位天君。”

    “你们有什么要补充的?”

    他二妖本被同门弟子带出了天山城,然又让湛长风找了回来,并帮他们恢复了人形。

    他们对湛长风感激在心,也深知此次露面,关乎飞天派的未来,不敢懈怠。

    宝真回道,“请容我从头说起,当时妖鬼来袭,事发突然,尊长只来得及将我同部分弟子转送走,我们在路上又遇到一群带着怪物的修士,因此被缚,再醒来,我们便在了妖兽潮中,被共疾.....被这万喜捉到,安了背叛飞天派的罪名,将我们拴在云鼎阁前任人欺辱。”

    万喜急吼吼辩解,“我留下你们一命,已经是开恩了,换做别人,定将你们处死。”

    “为什么是云鼎阁门口。”湛长风问。

    “因......因为,”万喜仔细回忆了一下,“因为合德好似无意说了句云鼎阁缺个看门的,我当时已被他拿捏了把柄,自然得供着他,就将他们扔那边去了。”

    “这个时候,你们在计划拍卖会了吗?”

    “还没有,不过隔三天,他就提出了拍卖会的事。”

    湛长风又问宝真,“你们是怎么脱身的?”

    “是飞天弟子们救我俩出来的。”宝真瞧向那绿发修士。

    绿发修士站出来拱手道,“飞天内门弟子,凝秧,我是飞天派外驻青郭地域的一名弟子,侥幸躲过了一劫,事后一直寻找同门,期待着飞天派能再起来,得知宝真.宝贵两位道兄被拘在云鼎阁前,我们便一直计划着将他们救出来,然天山城有五位天君镇守,我们根本不敢动手。”

    “直到,我在城中南街上遇到一个因故抛售家底的摆摊人,从他手里买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趁着拍卖会即将召开,云鼎阁需要人手,我们中的人族弟子便混了进去,打算寻机会下毒,救走两位道兄。”

    “为什么偏偏选在拍卖会这一天?”

    “此毒是由口入的,护卫们吃的却是辟谷丹,混进去的人族弟子,平时没有机会下毒,但他提前得到消息,拍卖会夜晚,上面会奖下酒水大餐,可以找机会将毒下在酒水里。”

    “而这一天,天君和参与最后拍卖的贵宾,为了安全,会在封闭性极强的密室进行拍卖,也许是最佳的救人机会,所以我们便动手了。”

    湛长风道,“经过检测,云鼎阁护卫中的毒,就是竞拍者们中的毒,也就是与飞天老祖人参根须同源的参毒,万喜,你可知道此事?”

    万喜很是激动,“我不知道这桩事,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在这天下毒救人,这参毒不可能凭白落他们手上,肯定是合德干的!”

    “带人。”

    又一人被押了上来,凝秧指认道,“他是混进云鼎阁的那位同伴。”

    湛长风自然知道他是谁,她早就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都了解过一遍了,也知道他们今天都会说出什么话,另也可以说,他们这次说出的话,都得到过她的默许,而不让他们当众提及的话,自然不会出现。

    “将你下毒的过程交代出来。”

    这人便开始交代他如何入云鼎阁,如何接触到那些消息,如何下毒。

    可有心人都听出了问题,他们的计划太顺利了,要毒有毒,要混进云鼎阁的机会就有机会,要下毒的时机就有时机,就像后面有一双手在推着他们。

    这双手,无疑是参毒的提供者,合德道人。

    但合德道人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这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万喜,“其实,我感觉云鼎阁中有人在给我行方便。”

    云鼎阁的护卫是万喜在负责的,众人也看向了万喜,万喜叫道,“谁会给你行方便,放屁!”

    凝秧说,“那人给我毒药后,我不放心,隐身跟着他走一段路,看见他变成了共疾道人的样子,又化成鼠妖钻入地下不见了......我很疑惑,不知道共疾道人既然是鼠妖,为何会帮人修排挤我们妖修,他要是妖王那边的,又为什么要打杀妖兽,但我知道这毒不假,为了能救出两位道兄,我还是选择了用毒,且没将这事告诉其他人。”

    “不可能,我没这毒,这毒是合德的!”

    湛长风是有一丝猜测的,这可能与妖鬼背后那个局有关。

    这次她要是不在,竞拍者都会被毒死,而逃走的妖修会被找到,简单一个搜魂,就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轻易就可发现万喜的踪迹。

    于是,万喜会成为那个帮助妖修脱逃,并毒害竞拍者,拿走二十件珍宝的鼠妖,而万喜已死在人参根须下,死无对证。

    由此,矛盾就会变成人族和妖族,且受害方涉及界域势力。

    每次妖鬼进攻后,都有妖族掺和,背后人可能是在挑起人族和妖族的战火,也可能是在帮妖族跟人族宣战。

    如果山海三妖帝顺利掌控山海,如果妖族设计谋害几大界域级势力的事情爆发,人妖大战的导火线就有了。

    湛长风忧心的是,其他被妖鬼祸害过的星界,是不是都有这种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