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事件公审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空出这半个月,是为了联系这些死者的背后势力,告知经过,顺带让他们有空过来参加公审,也是为了重新梳理千敏界的大小力量,为之后做安排。

    同时,寻找合德天君的踪迹。

    乌晓带着滞留在此地的谍报部属夜以继日,将资料都整理了出来,湛长风先是和福顺宫有直接关系的势力暗中接触了番,其中包括福顺宫的兵团.张凌丰乐两天君的家族。

    还被她找回了灭亡门派幸存的弟子,这些弟子或许不是嫡系,无法代表法脉,然总归曾是门派一份子,也许用得上。

    半个月很快就临至了,某些死者的背后势力派了专人来,而某些死者的地位可能不高,对方仅来讯要一个最后结果。

    “君上,合德还没找到,光一个共疾道人,够交代吗?”公审的日子就在明日,乌晓倍感急切,可一个天君强者要躲,谁能找得到他。

    “他先放着。”湛长风不是很急,“我只在意这次投毒事件是化大还是化小,谁干的并不重要,怕的是一些势力借着属下或弟子在此界出事的名头,想在我这里刮下一层皮。”

    “太一本就不该承担此次后果,君上为何要将那些人请来,直接给个结果,将罪责全部推共疾道人身上不就行了吗?”

    “因为我要光明正大拿下千敏,让界内界外都心服口服。”湛长风将十数份特别卷宗收了起来,这里面的千敏势力,是她几天接触下来,比较看好的。

    她忽而想起什么,问乌晓,“负责谍报是不是很辛苦?”

    乌晓深切地体会到了一句话:最怕上峰突如其来的关心。

    “不辛苦,不辛苦,我乐在其中。”他努力想笑得灿烂些,却因惴惴不安而有点难看。

    湛长风拍了拍他的肩,“谍报者都行走在暗处,辛苦你们了,然随着太一的壮大,现在的情报网会不够用,我将寻个时机把现有的情报组整合归类,你今后的任务可能更繁重,别落了修炼。”

    “是!”乌晓激动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君上看到了他们的付出,且开口赞扬安慰了,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件大喜事。

    翌日

    天山城在喧闹中迎来了三声鼓,候在半山腰的千敏大小势力代表.一千随机抽取的旁听修士.应邀来的遇害者师长亲友,纷纷踏上通向福寿宫的长梯。

    这条长梯走得闹哄哄,他们都激烈议论着云鼎阁投毒.千敏归顺两件事间的关系,企图找出其中猫腻。

    也有人的,抓着最后的机会,想要结交盟友。

    一个多宝阁出身的大管事瞥见身旁散着冷气的壮汉,仔细寻到了他衣服上的暗纹,立马凑近道,“阁下是弘武派的吧,在下多宝阁大管事徐舟,咱的一位少东家来参加拍卖,却惨死在了这里,心痛至极啊,福顺宫要是给不出一个满意回答,我多宝阁可不依,非要闹一闹,阁下......也要节哀顺变啊。”

    “屁,道爷恨不得劈了这里!”壮汉目露凶光,瞧得徐舟更加兴奋,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

    “对对对,此事断不可能轻易了结。”

    等爬到山顶,他们便见福顺宫前的延禄坪被十八根石柱围了起来,周围立着黑甲黄铜面具的战将,那慑人的威压让众人心底发毛,这些战将竟全是神通强者!

    “太一怎会有那么多神通,一个中界,最多就二三十个神通高手吧,又不是大界,神通遍地。”

    “难说难说,凛爻王手笔挺大的,许是用钱砸来的。”

    他们先是远远指点了一下守在延禄坪边上的战将,然后看向坪中央盘坐着的共疾道人。

    这会儿共疾道人恢复了人形,他的伪装极好,根本没人看穿他的鼠身。

    那样看过去,他竟还有几分大能风范。

    “来的道友,请先登记一下。”坪边有一案,登记官一边给他们登记,一边唱名,给气氛添了几分肃穆。

    唱名结束,传令官喝道,“请凛爻王与诸位天君!”

    数道光从福顺宫中飚出,落在石柱端头,正是湛长风.张凌.丰乐.凤浅以及江无痕.钱鸾等幸存修士的。

    “半月前,云鼎阁一场大型拍卖会中,发生了恶劣的投毒事件,致使大半竞拍者死亡,凶手之一已捉拿,便是眼前这位。”湛长风睨着共疾道人,“开始交代来龙去脉吧。”

    “你可是答应免我一死的!”共疾道人紧攥着衣袍,盯了湛长风片刻,不甘心地叙述道,“我本名万喜,乃共疾天君弟子,因自幼与共疾天君为伴,化形也化成了他的样子,后来更是习得了他的红尘道,一千年前,他坐化了,我便以他的名头行事,逍遥世间。”

    张凌三人都皱起了眉,共疾成为天君的时代,与他们差不了几年,但共疾喜好游戏人间,座下就几个弟子,常年不见人影,所以他们并不熟悉。

    原来,一千年前,共疾就被替代了?

    凤浅天君疑道,“你本身也有天君修为,为何要冒用他的名号?”

    “共疾是个小修士时,我就在他身边了,还是我给他捡回了这什劳子红尘传承,凭什么他当祖师,我当弟子,凭什么他是一代大能,我就是一只厉害点的鼠妖,无非是我的出身不好罢了,看看,我当人比他厉害多了,这福顺宫实际上不就是我在做主嘛。”

    万喜说着说着就得意了起来,湛长风打断他的吹嘘,“继续交代。”

    “我也没干大奸大恶的事,之前散修间,我的名声是有目共睹的。”万喜反复将这点强调了几遍,然后道,“我做的最大错事,就是出了风头,捡了漏。”

    “妖鬼退去,妖兽未反那会儿,胆子大的,不都打着查探飞天.烈火等大门派.大城池伤亡情况的名号,去捡漏了吗。”他不怀好意地瞥过张凌几位天君,“你们都懂的。”

    “大胆妖修,休要妄言!”张凌大喝,“老老实实将投毒的事交代清楚,别东扯西扯的。”

    “行行行,我说,我寻思着,这些大门大派都死绝了,我可以干一番大事啊,正好妖兽来袭,我就带人反抗了,我为千敏的心,日月可鉴啊。”

    万喜伸出三根手指,赌咒发誓了一番,再道,“我都快忘记自己是妖修了,麻烦的是,张凌.丰乐主张归顺吴曲,按我的性子和地位,当然也要坚定归顺吴曲,谋取更大的好处,可我偏偏还有一个妖修身份。”

    “吴曲那边都是人道的,我没那个胆子过去,就一直暗暗在归顺书上提他们不会答应的苛刻条件,也如我所愿,吴曲没有答应我们的归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