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人参解毒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时间来不及了,湛长风道,“你先告诉我是什么毒,要怎么解。”

    “是那飞天老祖的参毒,无色无味无法辨识,唯有同源的参才可以解毒,但这混不吝的在根须上也涂了毒,想将我一块儿弄死,他手里定还有其他根须,对,他一定还有其他根须,不然我就死定了!”

    共疾道人最怕的就是死了,眼角还逼出了一滴眼泪,哪还有灵鉴强者的风范。

    这就是一个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贪生怕死之辈,湛长风叫他拿出红匣子,然后虚托着红匣子观察里面的人参根须,细细将它的表皮削掉,截了一段递给他。

    共疾道人惊恐。

    “吃啊。”

    “凛爻王您大人有大量,我都快死了,您何必如此折磨我。”说完,一串泪珠子掉了下来,怂得可伶,简直跟刚刚追着她打的鼠王爷,判若两者。

    不过他这性子还是有迹可循的,她与他几次追逐,他明明有诸多宝物傍身,修为又深厚,还三番五次逃遁,真应了那个词,胆小如鼠。

    这样性子的妖,显然不会是此次变故的主导者。

    然眼前解毒要紧,其他再说,“既然参毒与参相克,它不会渗入参的内部,你且尝尝能不能解毒。”

    “你你你,尝尝?能不能?!”

    湛长风凤眸微眯,“或者你现在就死。”

    “尝尝...就尝尝。”共疾道人艰辛地用最后一丝力气抬手,将那截削了表皮的根须吞了下去,他还没反应就被湛长风拎起后领,腾空而起,眼前景色缭乱,“你想干什么!”

    湛长风才没空在这里等着看效果,趁着这点时间先回云鼎阁。

    云鼎阁的屋顶因为她和共疾道人的打斗破了个大洞,她从破洞落下,里面的修士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也就包厢里的强者还喘着口气。

    护卫们举着武器对着她,畏缩又警惕。

    湛长风确认了一下共疾道人的状态,他的症状有所缓解,可见那人参根须是有用的。

    她一挥袖子,根须上分出数段,往尚存息的修士口中飞去。

    这根须解得了毒,却挽回不了溃散的修为,捡回一命的修士,道行俱都损失了大半。

    湛长风进入十号包厢,对三位渐恢复神智的福顺宫天君道,“共疾乃鼠妖万喜冒名顶替,投毒之事,为他与合德天君策划,现下福顺宫无人,那合德可能在拍卖会之时就逃之夭夭了,今日我等界外客人损失惨重,尔等该做出何交代?”

    三天君闻声,险又晕过去,共疾道人怎么就是鼠妖了?合德天君又为何要谋划此事?

    这毒一下,人一死,给福顺宫,给千敏界带来的都是致命祸端啊,那些界外势力定会来问责。

    而他们......损失的修为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补回来。

    张凌.丰乐.凤浅半响没有言语,目光碰撞间,却悄然形成了一些共识。

    张凌天君撑着身子道,“凛爻王宅心仁厚,如渊清澈,如玉高洁,我等愿归顺太一,请凛爻王为千敏界做主。”

    湛长风负手站在透明墙前,看着下面一具具被白布蒙起来的尸首,声音低缓带冷,“千敏界的底子已经被你们掏空了,又招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孤何为要费尽心力来保它。”

    “福顺宫也是受了蒙蔽,何况千敏修士何辜,凛爻王您救回了那几位天君的性命,他们看在您的面子上,不会太过分。”丰乐天君道,“现在只有您才能压制局面。”

    “你们是想保千敏界,还是保你们自己?”

    湛长风转过身,目光掠过三人,叫他们心中发寒,张凌天君虚虚问,“凛爻王何意?”

    “没别的意思,这么说吧,想保下千敏,你们得答应孤两件事,一,交出你们从灭亡门派中得到的全部宝物,二,宣告天下,千敏归顺太一。”

    三人又是一阵沉默,想到那共疾......定是这厮乱说了什么话,可凛爻王要在此时趁火打劫,他们有何办法?

    再找吴曲?

    这通讯一去一回,不知会浪费多少时间,且他们修为已削,没多时就做不上千敏的主了,它归顺谁不是归顺。

    凛爻王是摆在眼前的选择。

    湛长风道,“若重建千敏,需要新的血液,你们的家族和门派,或可成一方中流砥柱。”

    张凌咬牙道,“听凛爻王的,我愿归还所有意外之财。”

    丰乐.凤浅无奈应和,她们别无他选。

    湛长风随手撤掉了屏音结界,去了六号包厢,将已经苏醒的鱼药.室珃.沈堂三人带入天山城旁的一座灵峰,“你们安心恢复身体,我不会让你们白遭了此祸的。”

    她将一些固本培元的灵药并三段人参根须留了下来。

    鱼药天君惭愧,“没能帮上,反而让君上一人面对如此残局,于心不安。”

    “天尚有不测风云,人祸岂能全都预知,该经历的,总要经历。”湛长风宽慰了他们几句,便去接手了福顺宫。

    在天山城的修士眼里,一夜之间风云突变,江山易主,昨儿云鼎会掀起了热闹,今日天蒙蒙亮,福顺宫的天君忽称共疾.合德犯下大错,千敏难保,将归顺太一寻求庇护。

    紧接着,太一巨舰的影子遮蔽了天空。

    他们极尽目力朝上望去,看见一队队黑甲黄铜面具的战将涌入福顺宫,肃杀之气笼罩四方。

    千敏修士都慌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忽然就归顺太一了,之前不是说可能归顺吴曲吗?”

    “难道是太一和吴曲打了起来,太一打赢了?”

    “共疾和合德怎么可能犯事,说不定是碍了谁的道,被冠了罪名。”

    “夜里是不是发生不得了的大事,促成了今日之变?”

    “不会是太一强征了我们千敏吧?”

    各种阴谋论都出来了,各地议论纷纷,甚者有的城池后脚就宣布不再听命福顺宫,拒绝此次归顺。

    湛长风没有动作,仅在当天宣布出一条消息,半月后,开审云鼎阁投毒公案。

    不明真相的众修士再次哗然,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乱转了几圈,乖乖等事态发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