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墙脚鼠洞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此处动静如此大,你们为何不过来。”凤浅天君质问进入包厢的护卫。

    那几个护卫惶然道,“天君恕罪,我们不是晚班的护卫,我们也才刚刚赶过来,且外面的护卫都死了,目测是中毒而亡的。”

    天君们神思涣散,已不能仔细思考了,闭了眼进入假死之状,护卫不敢乱动他们,只将整个云鼎阁封锁了起来。

    野外,星辰暗淡,天雾转浓,湛长风走在深林中,细碎的岩石和无数挣破地面的树根叫路面坎坷不平,她一直追着共疾道人的行踪,然到这里时,忽然没了他的影子。

    他一定藏在此地某处。

    湛长风放开神识,朝这座深林中蔓延开去,惊得神识灵敏的某些妖兽张皇四顾,又悄然躲了起来。

    她那么一搜,竟发现南面有座破道观,道观被阵法庇护着,是这里最安全的地方。

    湛长风看透阵法本质,抬手做了点小改动,信步踏入其中,来到破道观前敲了敲门。

    道观里传来走动的声音,透过大门上的裂缝,可看见一盏豆大的灯火越飘越近。

    嘎吱,一个鸡皮鹤发的老道士在门后问道,“谁啊,是什么人?”这老道士修为低下,仅筑基,如没有外面的阵法守护,这座深林里的任意一妖兽都可能要他的命。

    “路过的。”

    “是道长吗?”老道士打开了门,他老得快睁不开眼了,微开的眼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这里好久没有道长路过了,您请进。”

    “这座道观建多久了,此处妖兽众多,你怎不到外面去。”湛长风打量着这间破道观,抬步走进主殿里,简陋的主殿中,唯正前方供奉着一座人像,神龛前的小香炉里还有点燃的香烛。

    “老儿亦不知它在这里多久了,有先辈留下的阵法,妖兽无法进来,我踏出去,反而可能死得更快。”老道士将手中的烛台放一边。

    “偶尔有其他修士过来吗?”

    “有时会来几人歇脚。”

    湛长风挑眉,外面的阵法是灵鉴手笔,不知道入阵之法的人是不可能进来的,偏他又没说假话,不知情吗?

    “那今日可有其他人来?”

    “这倒没有,道长是来寻人的?”

    湛长风看着面前这座法像,“这里供奉的是谁?”

    “哦,此乃我家祖师共疾天君,可惜我脉不争气,辉煌过一阵就没落了,听师父说,以前这一片都是我观的,可现在,传承都丢失了,我勉强混个筑基修为。”

    老道士站不住了,艰难地下腰在蒲团上坐了下来,“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老儿死前得去找一徒弟回来,好好传承道观,唉,又一想,要他一辈子守在这里,不知是好是坏。”

    湛长风摇摇头,法像无光,传承已绝,这共疾天君已经死了。

    她正要离去,心中忽得一动,问那老道士,“你能在死前遇见我,也算缘分,可有需要我帮忙的?”

    老道士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激动道,“老儿前几天做了一个梦,遭了祖祖辈辈的痛骂,说是东墙出了个老鼠洞,我到现在都没修好,让它蛀坏了根基,叫它作威作福,老儿醒来去看了好几圈,却没看见什么老鼠洞,老儿冤啊,不能顺心死去,道长可否为老儿解惑?”

    “......你等着。”湛长风出了主殿,走到东墙边,斑驳的黄墙周围都是草茬子,似是近日有人将附近的杂草都割光了,应了老道士的那些话,他来找过老鼠洞。

    老道士没有找到老鼠洞,湛长风却发现了一丝异常,这边墙根下的一处地方有被术法遮掩过的痕迹,对方功力在她之前,若没有近前来仔细感应,她可能就忽略过去了。

    湛长风引来九霄神雷,狰狞的紫金游龙跃空劈下,在墙根下劈出了一黑黝的大洞,她步入洞中,鼠蚁乱蹿,夺命奔走。

    雷霆的气息让它们惶恐非常。

    “谁、谁在鼠王爷门前放肆!”五六人形鼠妖壮着胆子持械从几个内洞里出来,见来者是一天君,立刻又往回逃了。

    湛长风探出虚影大掌抓住了一个鼠妖,“你家鼠王爷回来了没有?”

    那鼠妖吓得翻起了白眼,四肢抽蹬,“嘭”地变回了原形。

    ......湛长风干脆搜了他的记忆,他刚才感应到鼠王爷的气息了,但那鼠王爷没有露面,好似去了洞府。

    这地下有专门一条道,是去鼠王爷洞府的,湛长风丢开了鼠妖,朝那条路走去,肩负看守之责的鼠妖们尖叫逃窜,空出一条道。

    越往里,天地元气越浓郁,过了刨出来的土洞,她竟进了盛着一池灵泉水的钟乳洞,那池灵泉水中央还有一座石莲,上面放了一个玉碗,装着小半碗粘稠液体,而正对着这小碗的上方,是一支泛着莹莹光亮的钟乳石。

    万年钟乳石和万年钟乳液。

    钟乳石没有多大用,这万年钟乳液却是助益修炼的珍宝。

    在没坐实鼠王爷的恶行前,湛长风没有乱动洞中东西,仅下了禁制,将路都堵上了。

    她加快速度,掠过数个洞厅,在最后看见了一扇石门,上刻“万喜洞”。

    万钧雷霆震塌了地面,劈上石门,声势浩大。

    洞内,共疾道人缩在金玉床上,紧紧盯着石门,对那雷霆很是忌惮,然他觉得躲着不是那么回事儿,跳起来布下各种禁制,尚觉不够,又祭出了珍藏的阵法卷轴,拿出了防御法宝,将这万喜洞布置得固若金汤。

    自觉外面的人闯不进来了,他一脸陶醉地抚摸着从拍卖会上掠来的拍卖品,笑意压都压不下。

    “呵,若不是半路杀出了这个瘟神,爷爷早就潇潇洒洒去了,呸!”想到外面的人,他烦躁地推开了手中宝物,背手来回踱步,这人定不会善罢甘休,只能斗个你死我活。

    他修为深厚,却不是擅长斗法的,而那人攻击力强大,硬拼起来,自己没有胜算。

    有没有其他法子。

    共疾道人瞥到旁边的红匣子,眼中冒起精光,完整吸收这根须可能要极长时间,但若先吃个小半,提提实力,应当不会浪费多少工夫。

    想到这里,他擦了擦口水,小心地将红匣子上锁链解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