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陆续陨落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那一物如沃日投怀,不肖看,湛长风便知它是烈火焚心岩,至阴之炁化剑而出,溢散的至阴气凝结成了冰霜,卷起暴风雪随剑刺去,两力毫不相让,一火一冰,一光芒万丈,一暗幽水色,滞在半空,炎火和冰雪之息让人备受折磨。

    湛长风一连挥出数剑,削了它的光芒,单手祭出一道封印贴去,将那烈火焚心岩封印了起来,随手丢进须弥戒。

    共疾道人的身影却已不见,她只能以真知之眼纵观千八万里地,寻他的踪迹。

    还好他逃得不算太远,湛长风一连几次瞬移,举剑劈出百丈沟壑,将他从地里劈了出来。

    共疾道人狼狈地抹了把脸,恨死了这人,怎有如此难缠之辈!

    “再吃我一棍!”他舞起烧火棍,道意成势,漫天暗火如陨石般袭向湛长风。

    他是一老牌灵鉴,功力深厚,湛长风尚有不能敌,然湛长风胜在神通多,力量规格高,也能与他斗个不相上下。

    但中毒的人等不起,她必须尽快解决战斗,她一剑削他势,两剑压制住他的招式,喝道,“共疾道人,再问你一次,交不交解药!”

    “呵,我没这玩意儿,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湛长风心疑,暗道不可能啊,无尽回廊怎么会没反应。这家伙难道一直用的都是假名?

    无尽回廊没有效用,她立刻起身上前,右手毁灭之剑,左手至阴之剑,将他逼入沟壑之中。

    共疾道人心悸异常,直觉再跟她拖下去,自己要糟糕,忙又施展土遁之术,钻地便逃。

    湛长风眸子一利,散去了手中两剑,祭出造化道场,引动泽之力,方圆百里尽成沼泽。

    共疾道人冷不防呛了口泥水,刨在沼泽之中使不上力,愤然冲上天,“好啊,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他晃出一招,手中却动了一下,嗡~~~

    湛长风恍惚了一瞬,再睁眼,便见了共疾道人放大的脸,视线下移,他那烧火棍已然捅进了她的心口。

    “你你竟然那么快就醒了!”

    湛长风可算知道逢魔时刻对自己有没有用了,心生怒火,一力震开共疾道人,龙蛇起陆!

    大地开裂,深渊处处,共疾道人感觉有什么缚着自己,叫他飞不起来,只能往深渊中坠去。

    特麻的,这人神通怎么如此多,还一个个都是涉及规则之力的天极神通!

    “走你!”他挥棍朝后断去一物,兀地原地消失。

    湛长风瞥到他遗留在地上活蹦乱跳的一物,目光沉了,那是老鼠尾巴。

    这“共疾道人”竟还会断尾逃生了。

    她是决计不会让他逃了去,又启真知之眼查探他的踪迹。

    云鼎阁中众修的情况不容乐观,中毒者,修为弱些的,当场就死了,还有些高强的,勉强还喘着口气。

    一号包厢的钱鸾躺在地上,怒声吼道,“福顺宫的呢,给我出来,道爷要是死在这里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路要商行定会来讨个公道!”

    “我青云门也不会放任你等所为!”二号包厢的知竹子声音也不复温润,红着目看向旁边奄奄一息的谢旭。

    一定是那碗黄粱一梦,他自己喝了半碗,见谢旭喝得急,砸吧着嘴没尝出味道,就将剩下的半碗给他了,不然他堂堂一修武的天君,怎会比自己衰弱得还快。

    谢旭笑了一下,“没.没事,早晚都会死,只是没想到会死在这里罢了。”

    “坚持住,别说话,刚不是有两人打出去了吗,我们还有得救。”知竹子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唯有干巴巴地安慰他。

    但这挽回不了什么,谢旭中的毒到底比别人深,慢慢就闭上了眼.....

    知竹子悲恸的声音勾起了天君们的恐惧。

    死了?

    真的连天君都死了?!

    这究竟是什么毒,连天君都毒得死!

    五号包厢那天君啸声激动,“劳资不服,劳资一生没有拘束,竟然会莫名其妙死在这里,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也好啊!”

    八号包厢的江无痕对这同是修逍遥道的人充满了怜惜,“你之不甘,亦是我之不甘,唉。”

    其他包厢几位较为沉静的天君,神情也很难堪,只是不愿这样无意义地出声讨伐罢了。

    他们可能谁都没想到,十号包厢里,躺着三位被毒翻的福顺宫天君。

    张凌几人都不敢出声,这可是大事故,场中竞拍者的来头都不小,死在这里,千敏界.福顺宫得陪葬!

    然他们也没空想这个了,他们自己都快死了。

    凤浅沉默许久,出声道,“我知晓各位陨落时,会有影像传回各位的命牌或魂灯,也许你们不信,但中毒这件事,与福顺宫无关,不然我与张凌.丰乐天君就不会在这里了。”

    “对,我们自己都快死了。”丰乐无力地接了一句,口鼻溢血,再不敢开口了。

    看台上的竞拍者活着无几,每人都缄默异常。

    忽三号包厢的天君出声,“那主持拍卖的共疾道人是什么意思,你们三人若在此,不是应该还有一位天君在外吗?”

    合德?

    张凌道:“应该快来了,或者去共疾.凛爻那里了。”

    鱼药天君闻言,动了动唇,她三人被湛长风护住了命门,然室珃.沈堂修为低,已昏死过去了,她自己也感觉体内那强力的毒素在侵蚀湛长风留下的魂力,怕离死也不远了。

    然,他们要是都死在这里,唯湛长风活着,她恐会受到那些竞拍者的背后势力的刁难。

    所以有些话一定要说清楚,鱼药天君强撑着开口,“你们这共疾天君,是不是有问题,毒一定是在吃食里的,能提前接触到吃食的,只有你们自己人。”

    “绝不可能,我福顺宫对得起天地人,干不了这等勾当,我三人在这里,难道证明不了什么吗!”张凌天君嘶哑的声音裹挟怒气,然后被看台上的几声惨叫打断了。

    又有几名修士死了。

    拍卖场中再次陷入寂静,渐渐有脚步响起,是拍卖场的护卫来了。

    “发生了何事,快找医师!”

    “赶紧请合德天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