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竞拍(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会客厅中死一般寂静,湛长风的降价,反而让公孙芒感觉到了屈辱,这人随便一提,竟是他当前的所有身家!

    他恼湛长风的步步紧逼,更恨自己的弱小无能,不能痛快地决定一件朝廷大事,也不能干脆利落地赎走一个人。

    他还有何用!

    公孙芒手一挥,地上堆起小山似的灵石,杂夹着一些其他宝物。

    这一行为仿佛在宣泄不快,他的心情莫名轻松了些,很快他又耻于这种轻松,板着脸道,“一千万给你。”

    “何耀天君,跟我们走!”

    何耀天君默然跟上,被带走固然是心中期望,可以这样的离场方式,叫他心头呕血,这公孙芒为何不私下单独与凛爻王谈条件,将他脸都丢光了。

    当了那么久的公子,连此事也做不好。再怨恨,他还得老老实实跟着,吴曲前途光明,他忍了今次的憋屈又何妨!

    公孙芒却瞥到了何耀天君稍纵即逝的埋怨眼神,心中那口郁气就更大了。

    他狠狠压下心头即将喷发的恶言怒语,加快脚步,倏然化光离去。

    何耀.申坤等人紧追上去,见他没往福顺宫去,心中浮起疑惑。

    “公子,你要去哪里?!”申坤赶上他,与他并肩,语气中满是担忧。

    公孙芒将他看作长者,被他一问,便带着点委屈地高声自嘲道,“我身上什么也没有了,还要赖在这里自取其辱吗?”

    “哼,告诉福顺宫,归顺之事,过几日会有专人来议!”

    公孙芒羞愤地远走星途,申坤等人看他在气头上,俱都识时务地没有阻拦。

    他们的气愤不比公孙芒少,一个王朝君主,居然敢随便折辱霸主王朝的公子,简直是活得不难烦了,离开千敏也好,先回吴曲,找人将山海的底子摸透,不怕找不到凛爻王的弱点。

    湛长风气走了公孙芒一行,权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反正太一和吴曲的结不是一天两天了。

    五天君就比较懵了,怎好端端就走了?

    张凌天君试探着问了湛长风,湛长风玩笑似地道,“没钱了,自然要离开,信誓旦旦要在拍卖上出一份力的吴曲公子,总不好干看着。”

    福顺宫的几位天君都没有再问,这两大王朝之间的事,少参与为好。

    夜幕黑彻,小拍卖逐渐关闭,修士们陆续离开,而有一些人等候在各个会客厅,摩拳擦掌地期待着大拍卖的开始。

    “凛爻王请,既然凛爻王也想参与竞拍,为表公义,我们不便陪同,只能将你送到包厢边,今次各包厢中,都是界外来的天君道友,有一两位你可能在大殿上见过了,有些是后来到的。”

    除共疾道人.合德天君之外的三人陪同湛长风朝包厢走去,将她送入其中一间,便转头去了另一间包厢。

    湛长风环视包厢内部,狭长型的房间,几副席位对着墙放置,室珃朝那面墙按了一下,激发可视禁制,墙体渐变透明。

    随着视野的扩大,外面的整个场地也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半圆形空间,前头是拍卖台,扇形阶梯看台上是一方方间隔较大的坐席,而包厢的位置在看台最上方。

    差不多有十个包厢的样子,一个是她,一个是福顺宫天君的自留地,不知其他八个包厢是不是都有人了。

    过了一会儿,拍卖场中开启了数扇门,竞拍者进入场中,约莫二十来位。

    许是今次的拍卖物格外宝贵,为了防止杀人越货的勾当在拍卖会后发生,福顺宫特意给竞拍者准备了能够遮掩面容.身形.声音的黑斗篷,是以望下去,一团团黑色坐在席位上,寂静又压抑,活像是来参加悼念会的。

    砰砰砰,数扇门关了起来,这方空间成了密不透风的隐秘之地,知道最后这场拍卖会上将出现什么拍卖品的修士们也燥热了。

    “时间早到了,还不快开始!”粗嘎失真的吆喝在半圆形的空间中响起,勾得众人大声应和。

    “众位稍安勿躁,正在清点拍卖品。”

    这道声音兀然响起,又兀然隐去,其人并未出现,但想也明白是天君在话说,众人给面子地停止了催促。

    咔,整齐的声音响起,各个竞拍者的席位旁升起了一方小案,上面放着一食盒。

    某修士碰了食盒一下,它便如莲花般绽放开来,露出一盏茶.一碟酥糕.一枚灵果。

    它们独特的清香让人如痴如醉,飘飘欲仙。

    “雪山醉茶.风月酥.颜灵果,上品中的上品啊,福顺宫竟也会拿出这等好物招待我们?”

    “每样不下于一万上品灵石呢,这是下血本了啊,不过我们本该有此享受,也不看看我们用五百万中品灵石,买回了一堆什么破烂。”

    “呵呵,我怎有不好的预感,不会是给我们一点甜头,待会儿接着宰我们吧?”

    “唔,味道极棒,这也太小气了,怎不多上一点!”

    似乎掩藏了音形貌,他们的体面也暂时被遗弃在了一旁,肆意地大叫大喊,没有顾忌。

    “雪山醉茶和风月酥的魅力少有人能挡。”沈堂看着他们那副馋样,神情颇为自豪,这俩样是太一出品的。

    前者清洗经脉杂质.促进修炼速度,后者清扫灵台.宁心静气,是能长期食用的药膳,自研制到发售的二十多年来,风靡各界,远传外域,四个品级覆盖筑基.脱凡.生死.神通四种群体!

    不过千敏界,这段时间来都没机会跟界外做买卖吧,难道是以前囤下的?

    沈堂其实更怀疑是不是君上将自家东西推售出去了。

    然实际上,湛长风也有点吃惊,作为只管研制,不管后续售卖的人,她疑惑,自家出品的东西,已经成了招待贵客的选择之一了?

    她打开手边的食盒,里面却不是雪山醉茶.风月酥.颜灵果,而是一盏令天君都感觉心旷神怡的酒和太一出品的特制药膳鲜骨石。

    鲜骨石由脆骨似的一种矿物制成,没有什么特殊功效,是作为一款恶搞类食物推出的。

    凡吃了它的人,只要动一下,骨骼间就会发出咯咯咯声,一度被修道圈评为最无聊的东西。

    但是,这种矿石中蕴含的某种能量,对灵鉴炼骨有一定作用,于是又一跃成为了只有灵鉴才买得起的奇货。

    鱼药轻咦一声,开了自己这边的食盒,是同样的东西。

    室珃和沈堂也跟着起开了食盒,是雪山醉茶三样。

    看来他们是根据修为给出了不同的招待。

    湛长风先拿起了那盏酒,细搜记忆,没有对此酒的印象,就问鱼药天君,“天君见多识广,可知道它是什么酒?”

    鱼药天君沉吟道,“若我没记错,它是‘黄粱一梦’,源于上古奇人梦璇玑,相传梦璇玑有一回睡觉时,放了一碗无垠之水在床头,从梦中摘取了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种种红尘意象入水,酿造出了一坛酒。”

    “黄粱乃米,梦又缥缈,黄粱一梦谓之虚幻,而若能勘破此种虚幻,梦想也能成真,恰恰合了这种酒的特性,一醉一醒什么也没得到,一醉一醒一悟,就能勘破酒中道意。”

    “道意?”

    “没错,这种酒,说其本质,就是将意象化入水中,酿造成酒,玄之又玄,能做到这点的,自然不是普通意象,而是道意,所以这种酒,只有神通之上的大能才能酿制。”鱼药天君略有兴奋,“它与心得悟道石是一样的道理,参悟了杯中酒,就能摸到酿造者寄托在酒中的道意,相当于另类传法。”

    说罢,鱼药天君又可惜道,“这杯酒太少了,饮而迷醉,却不成梦境,仅能当做上佳之酒去品。”

    湛长风听完解释,感慨道,“福顺宫意外大方啊。”

    其他几个包间里的天君也如此叹息着,然后一点不舍得浪费地将酒喝下了肚,勉勉强强能原谅福顺宫坑了他们那么多灵石了。

    片刻,拍卖台边上的一扇门开启了,共疾道人踏步出来,“多谢各位千里迢迢赶来,废话不多说,拍卖品这就来了。”

    湛长风倚着扶手,凤眸半阖,睨着下方的共疾道人,共疾道人抬头朝上拱了拱手,她知道他这是在和包厢里的人打招呼。

    且看他那眼神顺当地扫过了一圈,没有停顿或跳跃,九成证明十个包厢内都有人。

    这回来得天君不少啊。

    那扇门一关,共疾道人说道,“第一件拍卖品,近在眼前!”

    他一跺脚,拍卖台的台面朝两侧滑开,升起一株......颜灵树!

    颜灵枝条细,叶子肥大,因枝条承受不了叶子的重量,而常常呈现出枝叶下垂的状态,卧在地里,恐怕跟那些生藤的庄稼作物没什么区别。

    “这株树已有三千个年头,连它生出的果子,都能任神通一阶服用了,在座都是明白人,食它果肉能养容美颜,拿它枝条作衣、摘它叶子搓出汁水染布,可制出你们身上穿的斗篷,起拍价四百万上品灵石!”

    “我有问题,这株颜灵树是不错的宝物,可只有一株,做一件斗篷就全废了吧?”

    “是啊,另外贵方给我的拍卖物目录里,好像没有它?”

    “这场拍卖会,我们拿出的起拍价都是公正合理的,诸位不要疑神疑鬼,你们敢说,你们身上那连灵鉴神识都能避的斗篷,不值得四百万吗,且它一颗颜灵果就能卖一两万,又是十年一熟的,你们买了它,年年有余钱,岁岁有收获,怎么都不会亏。”

    “至于给你们看的拍卖物目录,其实只有一半,另一半会是今晚的惊喜!”

    竞拍者们躁动异常,那岂不是说,除了目录里的十种宝物外,还会再出现十种宝物?!

    这福顺宫要疯啊,不是准备掏空千敏界的底蕴吧?

    总体上,所有竞拍者都很高兴,唯一忧虑的可能是自己带的灵石不够。

    “快竞价吧,愣着干啥!”

    “加五十万!”

    “加一百万!”

    “加五十万!”

    “累积六百万了,还有人出价吗?”共疾道人高声喝道。

    “加五十万!”

    “六百五十万一次,六百五十万二次,六百五十万三次,恭喜这位道友!”

    颜灵树的竞争不是很激烈,这也在共疾道人的意料中,毕竟它是第一件拍卖品,且不是非得到的宝物,竞拍者们有所保留是正常的。

    但第二件拍卖品,定会让他们热血沸腾。

    共疾道人送回颜灵树,当拍卖台的台面再次划开时,升起了一道水柱。

    他将手伸进水柱中,屏住气息,取出一块不规则的石头,又瞬间将它放回了水柱里。

    “烈火焚心岩,起拍价九百万上品灵石!”

    “加一百万!”

    “加五十万!”

    “加五十万!”

    共疾道人都不用过多介绍,竞拍声争涌而出。

    这件宝物是在目录中的,竞拍者对它很了解。烈火焚心岩是一上乘的炼器材料,配合其他珍稀材料,有望炼制出后天圣宝,不作圣宝,光拿来当镇门之宝,也是一大杀器,没见它被拿出来的一瞬,此方空间热得快要将他们融化了。

    湛长风也跟着喊了两次价,心中想的却是乌晓整理上来的讯息,若无差错,这烈火焚心岩,该是烈火派的珍藏宝物,也是它的立派根本。

    是烈火派被灭门时,遗落到外面的吗?

    一号包厢有人出声了,“加一百万!”

    场中有一瞬寂静,他们都知道包厢里的都是灵鉴,跟灵鉴抢东西......管他呢,反正又看不见自己是谁!

    “加五十万!”

    “加一百万!”

    一号包厢的灵鉴天君再次出价,声音带上了一点威压,“加一百万!”

    “呵,加五十万!”这是二号包厢的灵鉴出声了。

    ......

    “累积两千六百万!恭喜一号包厢!”

    一号包厢里,钱鸾大力地拍了下案几,“这二号真作死,害我多出了那么多灵石,走着瞧!”

    二号包厢中有两位道袍打扮的灵鉴,竞价的那位叫谢旭。

    谢旭挠着脑袋懊悔,“若不是后边有我看中的东西,我怎么也得把它拍下来,集够了几样材料,说不得可以请人锻造出一件后天圣宝。”

    “你也说了是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