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谈判(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投的竞拍价都中了,轻松积累了五百万中品灵石,她是没什么感觉,跟在她和张凌天君后头的室珃.沈堂心都痛了,这哗哗流出去的都是灵石啊。

    自敛微真君不在了,国库重回君上手中,真真是赚多少钱,用多少钱,全没存住,天玑殿那帮家伙快崩溃了。

    以往他们不理解他们的哭诉,还觉得君上都是用在正经地方,无可指摘,像战甲.战舰.战略性谋取声望,哪里不用钱财,赚取财富不就是为了强大王朝吗。

    但真要看见君上这样花钱如流水,恨不得蒙了眼睛,塞了耳朵——因为他们知道阻止不了。

    见湛长风和张凌天君有意结束逛拍卖会,先找个地方坐着聊聊,二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

    可一想到晚上的大拍卖......希望君上不是冲着成为最大竞拍得主去的,若为了金身和功德碑上留名,他们完全可以去跟几位天君暗示一下,君上捐赠了那么多东西,他们总不能连个名分也不给。

    天将晚,碧玉明珠柔和的光芒盈满了会客厅,湛长风先是和张凌天君谈药材生意,叫他心动得脸庞都亮起来了,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和她合作。

    湛长风却是全然没看出来一样,自然地过渡到了千敏界的药材市场和草药产量,追忆下千敏和平时期的情况,不着痕迹地将几个能够缓解目前困境的法子点了出来。

    在她眼中,千敏的修士数量其实没有巨大损耗,被痛击的是传承法脉罢了,完全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止住妖兽浪潮.扶持起能够长久流传的法脉,便能继续延续千敏的修炼文明。

    何况,妖兽浪潮已有所滞缓。

    它起于混乱时期,趁众修惊慌于妖鬼突袭,才能一路势如破竹,连连攻克修士疆域,而现在,天山城已经建立,分散的修士逐渐向它靠拢,修士大聚落渐成雏形,在数量上快压过妖兽了。

    而五天君,也能牵制住以妖王为首的几大妖。双方将步入僵持局面,若没其他外力干扰,这场修士与妖兽间的大战,会在不久后草草落幕。

    .....上面那简略的大局分析,是给张凌画的大饼,如果将千敏的问题全权交给她处理,她不用费什么心思就能处理妥帖,可实际上,千敏没有唯一的掌权者,也没有摒弃私心,为整一界考虑的人。

    湛长风不着痕迹地给张凌天君一个千敏将归于和平的希望,也从他的话中,窥出了一些修士群体中存在的问题。

    这问题在五天君中格外明显。

    仔细分析张凌提到其他四位天君时的神情语气和某些话,可以知道,主张归顺某一方的是张凌.丰乐.共疾道人。

    依张凌.丰乐的想法,归顺了某一界域势力,自己那一族就有机会搭着那方界域势力走出千敏,乘风而起,完成一大飞跃。

    他发展家族的愿望十分强烈,湛长风依次提到“供给千敏药材”.“向千敏收购草药”.“原材料买卖”等话题时,他的情绪波动很大,然他又常常皱着眉,推出共疾道人来打击这些设想。

    可以看出,共疾道人的权力已渗透到了方方面面,哪怕他和丰乐所在的世家团体掌握了诸多修炼资源,也得忌惮他。

    共疾道人的权力,来源于他是组织反抗妖兽浪潮的领头人,来源于他那支庞大的兵团。

    且在张凌天君不经意透露出来的讯息里,共疾道人好像有打压其他修士,巩固自己地位的行为。

    联想到那份狮子大开口的私人归顺书,湛长风怀疑他有独掌千敏的野心,同时也想给自己找一个强大的靠山。由人道支持的吴曲对他来说是个好选择。

    凤浅与合德对归不归顺,没多大意见,然在他三人决意呈上归顺书时,凤浅着重提出了“帮助幸存门派重建山门”一条,五大派中法脉尚且幸存的,就只有她一脉,可见,她的七寸在延续传承一事上。

    关于递交给吴曲的归顺书,湛长风没有多问,张凌天君却自行透露了很多,一言蔽之,大概是,他们会在归顺中争取到最大自由权,不妨碍族里跟太一结成利益关系。

    湛长风对他这暗示笑而不语。

    从张凌天君的态度中,她还看出了一点,他.丰乐.共疾道人是铁了心要归顺吴曲的。

    他激动于湛长风话中“无意”点出的团结修士群体之法.敛财之法.抗衡妖鬼之法,不是因为千敏有可能归于和平,而是因为千敏的局势再稳定一点,他们会有更足的底气去谈归顺条件。

    .....湛长风无言以对,她原还想教他们自强自立,甩了吴曲呢。

    张凌天君话说到一半,突然一转,“你看看,我都忘记时辰了,凛爻王在此稍作歇息,我去瞧瞧膳食备得怎么样了。”

    天君关注膳食?

    这离开的托词也太不走心了。

    湛长风从容点头,“道友忙去吧。”

    张凌天君离去片刻后,会客厅的门又开了,来人是公孙芒一行。

    湛长风没看见共疾道人.丰乐.凤浅几人的身影,哪能不知道,是公孙芒支走了张凌天君,要单独见她。

    “凛爻王。”公孙芒看着安坐席位上的那人,说不出虚伪之词,开门见山道,“凛爻王在此正好,我想与你谈一桩事。”

    “代表你自己,还是吴曲。”湛长风看向他,两指捏着的拍卖牌有一下没一下地杵着案几,清脆的咚、咚声,好像坡面上的石头不经意间滚落了水中,谁也不知道隔多久才滚一块,滚多少块才会消失,莫名惹人烦躁。

    “代表吴曲。”公孙芒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说完又有点心虚,他真能代表吴曲吗?

    那些大臣是敬他还是敬大明王?

    人道看中他,还是看中大明王?

    他感觉到了燥意,拒绝再去想这个问题,“何耀天君是吴曲的供奉,而今,吴曲希望将他带回,凛爻王有什么要求,提出便是。”

    湛长风与张凌谈话时,何耀天君四人坐在会客厅的另一头。

    公孙芒的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朝何耀那边瞥去了。

    何耀早有预料,神情平静半点没有异样,他迎着公孙芒的视线点了下头,没将申坤.龙舒.泰谦.室珃.沈堂以及身旁那鱼药天君的注视放在心上。

    他忽一愣,脸色变得不太对,是了,所有人都注意他了,有一人却没有!

    何耀天君心生羞愤,直直朝湛长风看去,却只看到了她的侧脸。

    她单肘支在案几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杵着那细长竹片似的拍卖牌,没往他这里瞥来一眼,甚至没多正视站在她前面的公孙芒。

    好像只是听到了件不值得上心的小事。

    “你认为赎他回去有用吗,他的道誓里,可还包括即使离开太一,也永生不得与太一为敌的誓约,就像被这位泰谦真君赎走的天欲雪,天欲雪离开吴曲了吧。”

    泰谦真君眼中平静,“凛爻王不要多想,天欲雪是应召回师门了,与誓约不誓约的,扯不上关系。”

    湛长风赞同,“我也没说有关系。”

    .....公孙芒不想理会她如此跳跃的话,天欲雪是泰谦赎走的,他干涉不了他去哪里,可何耀天君此事上,他说了算!

    “何耀天君是吴曲之臣,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他在异乡受辱,凛爻王请给一个明话。”

    “吴曲公子这话就不对了,我照正常供奉的俸禄水准待他,做了功绩更会奖励他,何曾叫他受辱了?”湛长风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冰冷,“即使是俘虏,太一也不曾亏待,身为一朝公子,可懂慎言?”

    “凛爻王咄咄逼人,也别怪我拂你面子。”公孙芒凛冽盯向室珃.沈堂,“既然尊重他们,为何要他们跟在俩小辈后头,任小辈驱使。”

    湛长风手上的拍卖牌重重落案几上,她波澜不惊道,“是吗?”

    “非。”鱼药天君亦有怒气,什么叫任小辈驱使,他们分明是去给两人撑腰,让他们顺利与五天君交谈的,“何为公私,公便是这两位身负出使任务的大臣去行正事,我等领震慑任务的去掠阵,私是褪下朝服.离开权力场合,他们喊我一声前辈,我道声小友。”

    “吴曲公子还有疑问吗,别问我为什么不让两位供奉去跟五天君交流,不然我会怀疑你的储君修养。”

    湛长风:“不过经此一论,我大概知道吴曲是公私不分的,而何耀天君想必也跟你诉了此种屈辱吧,留在太一那么多年,都没摆正心态,学会公私之分,留着也无用,你要赎,拿来十条大型灵脉。”

    “不可能!”

    “十条大灵脉简直痴心妄想。”

    “绝对不行!”

    吴曲一行人听她说话便憋足了气,又听她要十条大型灵脉,全都炸起来了。

    大型灵脉通常意义上指的是能够开凿出大量上品灵石的灵脉矿,也是修炼宝地。

    一座门派在大型灵脉上辟府修炼,可保千代弟子修炼不衰绝!

    这等贵重物,送出一条已然肉疼,还十条?!

    何耀天君也震惊湛长风的狮子大开口,不过谈判的事,得吴曲来,他更气愤的是,那番公私之言,讽刺了他,落了他在公孙芒等人跟前的面子。

    他狠狠瞪向鱼药,“你不听我劝,拒绝重归吴曲就算了,竟然还向她告发我!”

    若不是鱼药告发,湛长风怎会知晓他私底下接触了公孙芒,怎会知道自己卖惨来获得他的同情,激起了他对太一的偏见?

    鱼药天君冷笑着瞥他,“同袍叛国,我难道要视而不见?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落跑,还来引诱我。”

    “孬种,你这脑子是昏了吧,你好歹在外也是一派太上长老,太一给了点甜头,就真将自己视作太一的人了!曾经你们那一界归附了吴曲,也没见你对吴曲忠贞不二!”

    “这怎么能一样,我界是不得已归附吴曲,我是真觉在太一过得不错,再者,发下的道誓,我半点不愿违背。”

    何耀天君气煞了她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可恨现在不能动手跟她一斗!

    公孙芒亦怒气中烧,他从没觉得自己会如今天一样愤怒,“凛爻王是在捉弄我吗!怎可能要十条大型灵脉!”

    “吴曲公子多想了,我这是有依据的。”湛长风温和道,“天欲雪被赎走时,泰谦真君便送上了一条大型灵脉,天欲雪是真君,值一条大型灵脉,何耀是天君,自然值十条大型灵脉。”

    公孙芒猛地看向泰谦,泰谦被他眼中的冷意刮到,竟有了几丝压力。

    泰谦保持沉默,默认了这事。

    公孙芒一看他的态度,就知湛长风说的是真的,他眼神收敛了起来,唇也紧紧抿着,天欲雪是圣地弟子,圣地手笔大,赠出一条大型灵脉也算不上什么。

    可他还是压不下憋屈,圣地能随便赎了天欲雪,他却要斤斤计较。

    他这一生,在藏云涧按着祖父和父亲的安排走,在吴曲,照着义父希望的样子走,王朝飘摇,有广平天朝裹挟着他走,他要看祖父和父亲的喜恶,揣摩义父的态度,瞧大臣的脸色,即使到如今,坐到了监国大王的位置,也事事受限,做什么都得过了众臣的眼。

    他决定不了要不要通过千敏界的归顺书,也赎不走一名战虏!

    不行,他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公孙芒坚定地望向湛长风,“天欲雪背后是圣地,何耀背后是我吴曲,凛爻王应当知道其中差别,八百万上品灵石,你放不放人!”

    “效忠期限是三百年,抛去其他福利,我每年给他的年俸和固定资源,折合一百万上品灵石,你这八百万能买什么?”湛长风道,“我也不多要你,打个折,五千万上品灵石,可以用物资抵。”

    公孙芒脸都涨红了,他刚变相给千敏捐赠了五百中品灵石,须弥袋里只剩下了一千万上品灵石。

    “凛爻王也太狮子大开口了。”申坤阴**,“吴曲不是阿猫阿狗,谁都可以坑!”

    “我哪里坑了人,你们要是觉得一位天君,连五千万也不值,我也没办法。”湛长风丢开拍卖牌,长身立起,“你们赶上了好时候,我不想留着有异心的人,放下一千万上品灵石,立即离开千敏界,此事就揭过了。”

    这一瞬,何耀真是觉得自己是那摆上台的拍卖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