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拍卖圈套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虚空舰船从界门到天山城,穿过了大半个千敏界,这黑沉沉的庞然大物慢吞吞驶过碧空,妖兽惶恐让路,人修惊疑仰望。

    光秃秃的山上,程又敞着衣襟,拍了拍肚子,朝那红妆书生似的秀色妖王道,“你惨喽,前脚来了吴曲公子,后脚来了太一君王,吴曲是霸主王朝自不必多说,太一也刚刚弄死了七八头返虚级的妖鬼,他们谁出手,你的处境都不好。”

    妖王收回视线,冷剐了这山膏一眼,“幸灾乐祸滚远点。”

    “怎么说话呢,你道行高又怎么样,还不是我血脉强,再说,我是来给你指一条明路。”

    ......

    合德天君在福顺宫外的延禄坪上平视眺望,硕大的金阳中,一个黑点缓缓而来,及近,战舰排云出,黑沉空冷,仿佛吸尽了所有阳光。

    太一的四位使臣也站立在旁,等候君王的到来。

    大殿中,有人探头眺向门外,瞧着那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越来越近,抽起冷气,“太一的财力和人脉有点超乎想象啊,不仅有渠道接触到这等大型战略武器,还能将它买下。”

    “我有幸见识过虚空战舰的标价,最低等的也得这个数。”那人伸出两个手指。

    “两亿,不,二十亿上品灵石?”

    “二十亿?呵,那只能买上面一个舱室吧。要二百亿!”

    “怪不得、怪不得霸主王朝最多也仅有一俩艘。”

    “这艘虚空战舰的等级肯定不低,估计还得在二百亿之上蹿几倍。”

    听到他们谈话的修士,俱都倾身朝外望,升不起羡慕嫉妒,唯有惊叹。

    这就是太一王朝的国力啊!

    公孙芒瞥了瞥申坤,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沉痛和叹息,吴曲也曾有一艘虚空主舰.两艘小型虚空舰,可惜在那仓皇一战中毁灭的毁灭,消失的消失。

    依吴曲如今能动用的财力,买不下一艘虚空舰。

    但若拥有一艘无视星途,在虚空中横来纵往的战舰,绝对百利而无一害。星船要开上几月几年的距离,虚空战舰几天就到了,这就是战略。

    “我们以前那艘虚空主舰,比它还大一点,唉。”申坤不是滋味,“太一果真邪门,立国百年也不到,实力却膨胀得如此快。”

    “不要妄议,凛爻王此人,本身就是奇迹吧。”他听无数人说过,凛爻王是鬼才,玄天第一鬼才,没有年限前缀。

    在天赋方面,她似乎真的达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

    而她的财富,也是天赋创造的。

    正是如此,连嫉妒也嫉妒不成。

    虚空战舰悬停在延禄坪前,漆黑的舰身上兀然出现一扇舱门,舱门向外移去,延伸成阶梯铺至地面。

    合德天君忍住退后的冲动,镇定地望向阶梯尽头,其实在舱门打开的那刻,舱门后的那人也露出来了。

    她雪发玉冠,着了白色深衣,披一件暗绣金纹的大袖外袍,身姿挺拔,清瘦颀长,淡淡睨来,似有孤鸿惊飞,云烟流散。

    那合该是不屑人间的天上仙!

    但她眉间有一赤血竖纹,细且利,多盯一息,便有排山倒海的压力袭来,仿佛被关进了深渊,压在了山底。

    合德天君倒退了一步,扫去恍惚,再也没直视她,心中深叹,这是地狱眼吧,刑罚和审判的权柄之源。

    凛爻王竟已入灵鉴,连他这个老牌灵鉴都生了三分怯意。

    他状似自然地将视线移向了她身后,又是一惊,她身后的阴影中,好像站列着一队队黄铜鬼面的黑甲战将!

    正应了那句:沉沉杀伐如长夜,凄凄血歌满荒天。

    不过阶梯上,只下来了她一人。

    室珃四人上前执礼,“臣参见君上。”

    湛长风颔首,随即看向合德天君,他其貌不扬,却有山林野士的清朗风范,想必就是长年隐世的那位天君了。

    合德天君报上自己的名讳,拱手道,“凛爻王大驾光临,千敏众修深感荣幸,里面请。”

    “合德道友高抬了,只望我此行,没有给你们造成麻烦。”

    “哪有这种事,欢迎还来不及。”合德天君略微吃惊,凛爻王的声音竟是.....低缓冰凉,隽永如诗,闻声便知是一位渊渟岳峙.从容豁达的人啊。

    若没有那道地狱神纹,真真是谪仙。他忽然有点相信,她是真心来送物资的了。

    合德天君主动与她攀谈了一两句,将她引入殿中。

    湛长风与上首的四位相互见礼,一个个辨认过去,那举止不羁,市井气息较重的是共疾道人,着华美衣裳.陌如玉的是张凌天君,风韵脱俗.优雅端庄的是丰乐天君,清高雅致.仪态超然的凤浅天君。

    她噙着笑意,这应时而起,挑起千敏界的五人,还真是各不相同。

    那四天君也在暗暗打量她,第一感官与合德天君极有共鸣。这就是掌了权.沾了血,依旧绝尘的天上仙灵啊。

    张凌天君想起公孙芒,赶紧道,“今日真是巧了,吴曲公子也在此做客。”

    呃......这不太好介绍啊,“凛爻王你看,这是以前攻打过山海的吴曲”.“吴曲公子你看,这曾是让你们损失惨重的太一”?

    他怕不是会被打死!

    让你嘴贱接话。

    好在,一朝储君和一朝君主都有自己的修养。

    公孙芒率先出声,阳光明朗,“凛爻王,久违了,自道台会.大天世界见过数面后,如今已近百年未见了吧,你.....”

    他的瞳孔忽然缩了一下,笑容渐淡,震惊道,“你灵鉴了?!”

    湛长风自觉忽略了他和众人的吃惊,不掩饰灵鉴修为,是为了尽快展示国力,替征伐之路打开一扇门,比起增强实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算什么。

    “吴曲公子的进步也很快,能兼顾朝政和修炼,是件不容易的事。”

    “哪里,凛爻王说笑了。”公孙芒收敛震惊,这修炼速度,让他脑袋很是空白。

    湛长风说的是真话,吴曲一地鸡毛,公孙芒每日被绑在监国大王的位置上,哪也去不成,还能保持他这个天资该有的修炼速度,是挺厉害的。

    不,应该说顽强。

    她取回了鸿运宝树,开走了他们一艘虚空主舰,囚禁了大明王和甲鼎,本能将吴曲掌握手中,结果广平一插手,硬是让它起死回生了。

    公孙芒和吴曲,已是人道的手脚,也快成为她征伐路上的顽固障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