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秘境消失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雷泽.金轮破坏界门,许是受了他的诱导。”渊明看向二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雷泽和金轮听闻此话,卸去心头担忧,说道,“打开妖鬼封印.破坏界门,是我们所为,皆是看在那人助我们脱困的份上,战魃也是那人搞出来的。”

    “就当是我们还他相助之恩了,天道盟有什么惩罚,我们认了还不行嘛。”

    元宝上尊惊于他们转变的态度,仔细打量那身着帝袍的上尊,眼中掠起一丝复杂,这堕入邪魔之道而被封印镇压的渊明帝君,竟清醒过来,修了魔道。

    元宝上尊再去看那战场,竟没了战魃的影子,弄出战魃的究竟是什么人,连自己也算不到他的踪迹。

    而渊明在秘境中闭关,是凑巧,还是有意?

    元宝上尊思索后道,“渊明,你于玄天之罪,用三千年抵过,但你窃取沉恨魔渊传承的罪仍在,随我回去见沉恨魔渊诸君,由沉恨魔渊做出判决。”

    “雷泽.金轮,你等故意破开界门,间接引起如今局面是事实,请去总盟坐一坐。”

    元宝上尊重点关注着渊明的举动,他似乎真的消除了邪性,面上半点没有让他去接受沉恨魔渊审判的愤怒。

    “劳烦元宝上尊带路了。”渊明经历过仙道转修神道,神道坠入邪魔,邪魔恢复成魔,仙的清冷,神的刚正,魔的肆意,好像成了他的骨皮,生出一种不羁于世的温润。

    元宝上尊知道,如果他没有其他麻烦缠身,以准圣身份加入魔道,魔道恐会欣然接受。

    而雷泽.金轮的处罚也不好定,他们实际上只帮了妖鬼破封,没有参与转化战魃之事,但妖鬼与风云其他势力是道统之争,他们顶多就是影响了下位战争。

    九天之中,各种大战背后,多半有圣地的影子,若这也要做出惩罚,天道盟就该被解散了。

    不管怎样,都带回去让普世灵帝决定吧。

    准圣来往诸界的速度极快,加上三尊配合,不过三日,元宝上尊就将他们领到了总盟。

    她先单独见了普世灵帝,将事况陈述了一遍,问道,“真就将风云界域的状况,定为道统之争了吗?”

    “如果战魃还在,妖鬼没有正式宣战,反妖鬼联盟也没有成立,天道盟倒是可以帮帮他们,但现在,鬼道圣地那边默认是道统之争了,要争,只能其他道统下场。”普世灵帝说,“由吴曲代表的风云界域人道,不是已经动了吗。”

    “可惜了众多陨落的生灵,只望五千年后,一切都可以结束。”元宝上尊交代完事,告辞离去,没有听到普世灵帝那句“希望如此”。

    山海界

    元宝上尊探手伸入界中抓金轮时,溢散的威能叫众生灵胆战心惊,皆以为末日降临了。

    然一躲数日,没有其他动静,又让人疑惑危机是不是过去了。

    终于,商愚和司空尊者,亲自往各处查看,最后到了被列为最危险地带的巨神海。

    “没有异况。”司空尊者凝望着碧波蓝海,神识中没有不妥帖的,一切都表明着它已经解除了危险。

    “能否打开潮臣台?”她最担心的还是神殿。

    司空尊者碰到潮臣台,疑道,“它连通的秘境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不论谁干的,对山海界是好事。

    其实,每个秘境洞天是附着在主世界上的小世界,元宝上尊为了绝后患,将这个秘境与主世界的联系切断了,把它彻底封闭了起来。

    尽管太一还没正式申明危机结束,但又过一月,仍旧没有大事发生,城池中便逐渐恢复了热闹。

    秦无衣踩着点出关,却没找到湛长风的人影,挑唇一笑以示鄙夷,然后去附近的雷鸣城逛了起来。

    许是命中注定的报应,两身红衣在长街上相遇了。

    一个冷寂薄情,一个明艳骄傲,在人来人往中格外显眼。

    女英见她被人群遮挡,下意识追上去了,厚脸跟到一座酒馆里,笑说,“这位姐姐好生面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秦无衣睨了她一眼,接过伙计打满的酒壶,踏步出门,“我却没有这样的妹妹。”

    好......好熟悉的被嫌弃的感觉。女英低头苦想,究竟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为什么想不起来了,难道是尊王府时期遇见过的人?

    被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一角被吹开了,她眼神微暗,尊王府这个名字,一半是痛苦,一半是温暖,难怪死后,自己将这份记忆压那么深。

    尊王府,最后一脉修罗,每个出生的孩子都要接受严苛的训练,争夺唯一的修罗之名,其他的只能洗去身中那一半修罗血脉。

    她是在洗去修罗血脉时死亡的,但被人拘下了魂魄,养在府中,甚至不知道自己死了。

    而这个人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女英的心情难以言表,即使这都是作为活人时的事了,依旧刻骨铭心,那时在人情冷漠的府中,年幼的她,很喜欢跟着这个姐姐,即使这个姐姐没有给她一点回应,但比其他兄弟姐妹的孤立敌视,这就是最好的回应了吧。

    至少从她留下自己魂魄这点来看,她一定是在意过自己的。如此一想,女英立刻就明朗了,飞追出去,只是秦无衣的身影早不见了。

    “这里是月光三角洲,表姐肯定有办法找到她的。”女英半点不急,优哉游哉地逛吃,吃到一半,眉头皱了,这人要是离开了月光三角洲怎么办,她还是快去找找吧。

    秦无衣有湛长风给的通行令,离了雷鸣城便去了伏魔殿,本想问问湛长风的去向,结果遇到了商愚,一眼就觉她气势中的那种攻击力比本体强多了,当下要来比划比划。

    商愚:“......你还是等本体出关吧,为了太一,我不宜伤筋动骨。”

    秦无衣也没有勉强,“她什么时候出来,我可待不了太久。”

    “说不准,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好像?你这分身太不合格了。”

    被本体切断了意识联系怪我咯。商愚整理了几份公文,抬眼看她,奇怪道,“你怎么还不走?”

    “你这里清静。”虽这样说,秦无衣还是拎着酒壶出门去了,她得找个更清静的地方。

    结果一跨过门槛,就跟女英撞了面。

    女英惊喜喊道,“姐!”

    “你认错了。”秦无衣并不想跟一只鬼再续前缘。

    但女英不听,“口是心非,我知道你是想我的!”

    “...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