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计划逃离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秦无衣问。

    “妖鬼.人.战魃.准圣都在外面,他们是来自爆破封的。”

    秦无衣沉思着,手也摸了摸耳后,“我是不是不该进来。”

    “不。”湛长风沉沉看着还没被驱鬼的修士,在对方的龇牙咧嘴吼叫中走出了廊道。

    程又.于是.阿慕三人不明所以,以前她不是主张阻止自爆的吗,现在不拦了?

    湛长风其实想赌一把。

    她想到了守着此地的战甲灵将和用真知之眼看见的守在巨门前浑身浴火的大将。

    他就在尖叫岭某处,若没错,他是这处假传承地的真正守护者。

    如今封印之物的实力已经被砍掉了大半,放它们出来也不至于全无胜算。

    在此前提下,她可以利用它们强行破此地,并保证自己在逃出去前可以活着。

    另外,假传承地被破后,大将也许会现身,他的威压极盛,大概率能胜过现在的封印之物。

    她的把握也不高,但在外头众人虎视眈眈的场面下,可以一试。

    湛长风将自己的计划一说,其他人都沉默了。

    “准圣若对这里感兴趣,破开是早晚的事,可我们不是死在封印之物手中,也会被他们抓住吧。”虞姝道。

    “我能在这里被破时,瞬间离开此界。”湛长风看着他们,“带上你们也是可以的,但有条件,你们为我效劳一百年。”

    阿慕最先道,“不可以,我誓死效忠尊主。”

    “没跟你说。”她主要是问程又和虞姝。

    程又粗声粗气道,“你能肯定活得下来?”

    “我活下来的几率比你们高,而且我也怕你们在破封时给我找麻烦,毕竟一个妖,一个鬼,很容易受妖鬼蛊惑。”

    此人竟如此贬损他们!

    “好!”程又应了,她若真能像现在说的那样立即离开此界,卖出一百年又何妨。

    虞姝转着桃花伞,沉吟了片刻,也点头了。

    “先结个契约吧。”

    湛长风刚一说完,程又就喊了“等等”,“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生死都掌握在这位道友手里。”

    秦无衣挑眉,“你要想我撤去他们身中的血印也行,带上我和阿慕。”

    “那我也太吃亏了。”湛长风温和提议,“阿慕可以和他们先进我的空间避着,你和我留到最后怎么样?”

    “听起来不怎么样,勉为其难可以答应。”

    程又和虞姝有点摸不透她们的关系了,说不熟,之前的对话熟稔流畅,说熟,现在还讨价还价?

    反正他们三人的命运是定下了,老实待在湛长风的玉佩里等结果吧。

    湛长风和秦无衣站在那个圈里,没一会儿又见几个修士掉了下来。

    “等着吧,希望最后能如你愿。”秦无衣想起那个真传承地,说道,“鼎天大费周章,封印的不会是初代山膏吧?”

    “可能是的,还是被分尸的。”剩九部分没处理,不知能发挥什么威力。

    湛长风侧首望着冷脸的秦无衣,文雅中透着点无奈,“如果这次能逃出生天,你愿不愿来太一?”

    ......秦无衣睨她,“怎么听都是我吃亏,你招揽人都靠刷脸装温柔?”

    会心一击,她正经否认,“有时也靠才华和武力。”

    “别想了,我们都有麻烦事,加在一起只会更麻烦,而且我也不想有人压在头上。”

    湛长风也只是随口一问,心里明白她这样的人,享受踽踽独行,连招收属下,也是为了拿回幽冥血海的“不得已”之举吧。

    “说来你的名字一直没显示在九榜上,用道号了?”

    “没道号。”

    湛长风没有多问,不显示在九榜上的办法还是有的,以前九榜按星界分的时候,到了新一界,需经过一到三年时间,自身与此方世界联系加深,灵魂上有了此界烙印,才会上此界的榜单。

    那时她就猜测,九榜是以各星界烙印为媒,收录名字的,这样一来,只要每界都不待够两年.三年,就能一直不在榜上。

    不知道秦无衣是不是用了这种方法。

    不过此法有不现实的地方,境界越高,闭关的平均时间越长,突破时闭个百年都有可能,总不能闭到一半,就出来换个星界。

    或者用什么特殊方法,隔绝.隐藏星界烙印。

    估计有这种手段的修士不少,例如现今榜上显示的灵鉴天君约莫有万多,玄天亿兆星界,其中已知大界有七,已知中界三千,难道每界平均只有五名灵鉴?

    想想都不可能。

    灵鉴是稀奇,却也没少到这个程度。尤其大界是众大能强者的首选,据她了解,只风云大界上的灵鉴天君就有千名了。

    某处又传来一声炸响,湛长风收回了发散出去的神思,一山更比一山高,慢慢对付高自己一级的敌手,是压力也是激励,但让小兵对上将军,那就是纯属找死了,恍然回顾,她似乎总是在找死边缘徘徊。

    是不是就算精心谋划,一个一个脚印踩严实了,也会因为被那些无法反抗的存在一句话.一挥手,颠覆毁灭?

    她从不将失败怪罪于任何原因,哪怕是意外和无妄之灾。

    但她讨厌无能为力,只能被动承受,这次的预警,让她更加意识到了这点。

    而这一点,总能勾起连她自己都无法估摸的戾气。她圆满了一个个心境问题,却始终无法彻底补全它。

    也许,只有当天穹之顶仅剩她一人......不,还不够。站在了天穹之顶,仍会惧怕大道命数吧。

    湛长风放空思绪,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注意力渐渐回到了当下。

    一连十天,几乎每天都有十数个修士进来,总有几个能在阴兵没来前,等到被封印的殿门。

    大殿中,已经若有若无地飘散着一种令人胆寒的气息了,有时又像是某种呜咽,兀然响起,兀然消失。

    “看那个人身上的气息。”秦无衣抬了抬下颌,目光冷冷盯着新下来的一人。

    他身上有准圣的气息,可能是拿了准圣给出的某物。

    “离破封又近一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