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鼎天上尊(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咚!

    又一次换位结束,湛长风暂时没管封印不封印的,走到了传承大殿,放开心神搜寻传送阵的痕迹,恰一人被传送进来,她的真知之眼,循着细微的波动,直直看向隐匿在重重禁制后的单向传送阵。

    她也不是第一次知道此地禁制之强大了,犯起了愁,既不能用武力强行破开它,又无法解开它。

    禁制一道算是她还没完全开发的领域,且观这种禁制的布置手法,像是早期的古禁,比如今常见的禁制,繁琐而效能悠久。

    难道她要提升修为,强行破禁?

    不过新来的修士,她是不会放任他们乱走了,不愿意在传承大殿待着,就来跟她生死斗。

    程又暗地里讽刺一笑,人族对同族也是够狠的,将他们拘在殿中,又不帮他们避过阴兵,这不是助阴兵集中口粮嘛!

    他抱臂往角落里靠了靠,就不知何时才能出去,其实叫他们去自爆也是好的,等自爆完了,阴兵一没,封印一松,说不定就能出去了。

    “过来......过来......”程又猛地一惊,再仔细听,当真有一苍老的妖语在呼唤他!

    从那些殿室中传来的?

    里面封印的都是他族大妖不成?

    程又不由朝走廊奔去,兀然眼前一花,撞入一双透彻平静的眼,然那透彻平静背后,是无尽深邃。

    “让开,休要多管闲事!”程又双目赤红,死死瞪着湛长风。

    “你想干什么。”湛长风看着他眼中的情绪,心底划过了然,“阴兵不守活物,退回去。”

    “你怎么知道你是对的!”程又烦躁地随手挥出一斧子,在原地跺了几脚,“好,不提里面封印的是什么,设计此处的主人本就居心叵测,你还要辛辛苦苦维护他的设计不成!”

    “你既然能避过阴兵,想来也有对付阴兵的手段,何不将它们灭了,将封印破了,也许可以借那东西对此地的破坏,逃出生天!尽管危险,也比在这里坐着强!”

    “脑子被糊了?”湛长风冷声道,“先不说我敌不过它们,你想靠被封印之物来打破禁制,也要能顺利活下来,何况殿门上的封印,不是灭了阴兵就能解的。”

    “那就僵在这儿?!”

    “你别乱动,否则我会先收回给你的印记。”不过她也不想一直被动,等她练好了跟阴兵对话的术法,她再视里面封印之物的强弱程度,决定专注破解禁制,还是剑走偏锋,强行砸了这里。

    程又坐回了角落,斧头砍在地上的声音震天响,真是气煞他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然而当他闭上眼睛,那苍老悲伤的声音又出现在了他耳边,“过来......放我出去。”

    “你是谁?”

    “过来......放我出去。”

    程又再次坐不住了,里面肯定是山膏一系的祖辈,不是活物,也不一定是妖鬼啊,可能是被禁锢的元神呢!

    他为什么要信人族。

    可是,程又看了看那边的湛长风,他要打过她,打过阴兵,拼过殿门上的封印......

    “对不起了祖宗,小子没这个实力。”

    程又抱起祖传的斧头,委屈得像只大猪崽,那个声音也陷入了迷样的沉默,然后一记阴森的怒吼炸响在他耳畔,惊得他蹿了起来。

    虞姝是鬼修,隐约感觉到了点异样,疑惑地瞧他,“你怎么了?”

    “没事。”程又恢复凶神恶煞的样子,复杂地往走廊望了几眼,沉默不语。

    而湛长风尽管注意到了,也没去理会,只要他不进去捣乱,他在这里开嗓唱戏都没问题。

    湛长风翻着九转往生诀里的传承,自从知道它是以截取其他生灵的天魂架起修炼之路后,她就放弃它了,只修到二转至阴骨,能用的术法里,有关阴兵的极少,幸好最基础的请神术可以修炼。

    自见过阴兵,她就一直在修炼它,现在小有所成,可以试一试。

    她算准了阴兵路过大殿的时辰,祭出三支功德凝成的香,吟唱祭文。

    阿慕.虞姝.程又这些人远远望着,也不敢多问,在他们眼里,这风先生就是一个喜怒不定.善恶不明的怪人。

    整齐的脚步声守时响起,一队阴兵穿墙来,途径功德香时,顿住了身形。

    “你所为何事?”其中一名阴兵威严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飘悠中是阵阵寒意,好似进入了凛冬。

    “请问如何离开此地。”

    “地狱无门。”

    这话便是说,它们所在的地方即为地狱,不可能让人出去的。

    湛长风又问,“那些殿门后的东西若被放出来,会如何?”

    “人间炼狱。”

    “何时结束?”

    “再五百年。”

    三个问题完结,三支功德香化为金光洒在它们身上,它们好似吃了一餐点心,餍足地走了。

    要再五百年,封印之物才会消失或清除恶业,里面是凶物无疑。

    那一句“人间炼狱”也不得不让人在意。

    还是破解禁制吧,相比之下,这个她更有把握,然而她尝试研究隐藏了传送阵的禁制时,这队阴兵就悄无声息出现了,大有她敢动一下,就有勾她魂的架势。

    真心糟。

    程又破罐子破摔似地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多能,你也出不去的!”

    更糟的是三日后,连那单向传送阵都自行关闭了,试炼结束,灵将以无匹威能将所有滞留在尖叫岭的修士都赶了出去。

    传承大殿涌出一圈光,那些光柱重新出现,里面封存着所谓传承,好像回到了一开始。

    “这骗局真够精致的,唯一的安慰是五百年后,可能解脱?”阿慕叹着气,还好尊主没进来,不然得被困到疯。

    “既来之则安之,都好好修炼吧,几百年时间,闭个关就过去了。”湛长风轻飘飘落下一句,特意看了眼程又,程又莫名心虚,于是愈加凶狠地瞪了回去。

    其实前头那几次的自爆对此地是有些许影响的,她明显察觉到凶煞气多了一点,可能是哪扇殿门的禁制被炸毁了一点,以致里面的东西将气息传递了出来。

    这也侧面证明,在长久的时间磋磨下,封印减弱了,而那东西,哪怕被削弱了,也不是她能对付的。

    神通之后,许久没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了。湛长风沉下心神,再说此地没有天地元气,修元力就别想了,只能专注领悟方面的事。

    易长生温柔的声音响起,“五百年太久了,既然不能强硬出来,不如试着帮阴兵快点结束任务。”

    “说得轻巧,我连殿门都靠近不得。”

    “如果有办法跟阴兵打个商量呢,它们不会答应帮你出去,可若你帮他们,它们也许会接受。”

    易长生望向身边的女英,女英回以一笑,“怎么了,表姐?”

    “知道怎么协助任务中的阴兵吗?”

    “阴兵是种类似规则的存在,最不近人情,不会允许出现任何异常,哪怕是帮它们。”女英挑眉一笑,“不过我们地魂,有种禁忌法子,叫做‘领差’,就是暂时变成阴兵,叫它们误以为是自己人。”

    湛长风将女英大方分享出来的咒诀记在心上,跟易长生道,“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去了,而且这里的禁制太强,连分身也沟通不了,让分身快点将丘央归入太一,必要时代替我主持太一。”

    尖叫岭的排外也叫众修士遗憾愤懑。

    魁魃捏鼻思考时,一道强悍的黑气砸在了他面前,他嫌弃地挥了挥手,尘土散去,露出一头浑身漆黑,双眼发红的鬼山膏,这正是从三千多年前自魔乱渊破封而出的山膏族强者。

    现今的人将这山膏,认作大破灭之战时,与王子夜大战的山膏,其实是错误的。他是因为三千多年前,妖鬼重新出世,群龙无首,才以族为名上位的。

    将大破灭之战的山膏首领,算作初代山膏,那他就是二代山膏。

    二代鬼山膏发怒质问,“你说老祖被封印在那尖叫岭,答应我将其救出,现在算什么,竟敢欺骗我!”

    魁魃自己觉得九万年前的封印到如今,已经比较弱了,只要有十来人自爆,足以将它炸毁吧,可惜没达到预期。

    “你急什么,你们老祖原就是准圣水平,化为妖鬼后更是强大,王子夜不过是得了机缘的新准圣,纵使在天庭的帮助下,将你们老祖杀了,也无法完全泯灭他,那就只能封印了。”

    “这里面的殿门上,是当初天庭的特殊封印手法,能被如此郑重对待的,唯有你们老祖,不要急嘛,今次不行,下次等它开,重新进去炸几次。”

    二代鬼山膏怒火稍歇,“你提议的合作,等你真正将老祖救出来再说吧,我这次先放过你,不跟你计较。”

    魁魃目送着拔地而去的二代鬼山膏,深感哪哪都不顺。

    十几年前,想在山海投放战魃,刚试了一个村就被发现了,险些让一位大能算到他,叫三戒等人收集极品根骨的高手,诱使曾经渊明一系的上尊准圣出禁区,又让人跑了。

    叫人去炸封印,虽是临时起意,但也有九成把握,结果没成,失去了将这一界妖鬼,包括封印那位拉入阵营的良机。

    “怎会如此惨。”他有点燥了,再过三十年,主人和邪帝该出来了,他该办的事一样都没办好,倒是纪千秋那小子成功引起了风云界域的大乱。

    黑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扯头发疯,又默默离开了视线。

    “不行,黑蝎,更换计划,不论如何,我都要将这一界掌握在手中,就让他们全都成为战魃!”魁魃眸底暗光闪烁,手中多出了一叠符纸,“将它在平原和人族聚落散布,我已经改进过了,原七天才能见效,这次的,只要三时辰。”

    “是。”黑蝎接过符纸,化烟消散。

    那厢,秦无衣跟着章武身后,进入了真正的鼎天传承地。

    没错,尖叫岭会关闭,是因为进入假传承地的人数够了,也是因为要保护真正即将接收传承的人。

    藏匿在山间的禁地,曾经是鼎天宫太上长老们的修行处,如今只剩一座古朴威武的黑色大殿。

    章武用传承印记召出了这座大殿,走入殿中,压根不知道秦无衣跟在他后面。

    意外的是,供奉在殿中最高处的祖师知晓了。

    章武揉揉眼,果真看见原来是石像的位置,站了一位青袍道人,她长发及地,仙容月姿,眸子平淡,“不要藏了,出来吧。”

    章武有种不好的预感,猛然回头,就见秦无衣施施然地走了出来,他木着脸,朝祖师那边移了几步,恭敬道,“想必您就是鼎天上尊,弟子侥幸得到传承印记,得入宝地,见到祖师,实乃三生有幸,但这贼人——”

    他冷冷斜着秦无衣,“给我种下血印不说,还尾随而来,冒犯了您,不可饶恕。”

    秦无衣不言语,饶有兴趣地看着那缕神识,“鼎天宫都消失这么多年了,倾云界也不复当初,上尊左等右等,等来这么个玩意儿,有没有心塞?”

    章武:.......

    鼎天上尊:........

    你是够让人心塞的。

    鼎天上尊遗憾,章武确实没有重振鼎天道脉的大气运,不过下界的事,她已不想理会,鼎天道脉的陨落,是做下那些恶果后的代价,不适合再重新出世了。

    尽管这些恶果,全都是为了保护人族。

    “既然能寻来,就是缘分。”鼎天上尊凝出一道光,打入章武的识海,“春秋刀法予你,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另外不得以鼎天门人自居,去吧。”

    章武愕然,只给了一部功法......虽然是让人眼馋大乘刀法,可......跟想的不一样。

    但上尊已经发话,章武唯有恭敬地嗑三个头,自行离去。

    “至于你,”鼎天上尊有点看不清秦无衣的来历,气运却是极其深厚的,“这里有三件真宝,你任选一样吧。”

    秦无衣感觉这位上尊挺迷的,好像弄那么大阵仗,不是为了传承,她想到失去联系的血印,问,“我不需宝物,但有一问,那些上了试炼峰的人呢?”

    “休多问。”鼎天上尊挥袖将她送出殿外,关上了殿门。

    呵。有问题啊。秦无衣也不能逼一个上尊开口,理理袍子就离开了尖叫岭,当她发现自己无法感应到阿慕,也联系不上湛长风时,才有丝后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