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传承疑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余力散去后,阴兵接着巡视去了。

    湛长风注意到这些阴兵看上去完好无损,气息却淡了几分。

    她收回目光时碰上了程又的视线,程又脚步虚浮地朝她走了几步,獠牙外露,“你知道我是妖?”

    “不确定。”

    “那为什么敢不救?”

    “我为何一定要救你们。”

    “......”程又变成本体后,声音也粗狂了不少,这会儿一笑,跟山震似的,他笑完又问,“那你怎么帮我们避过阴兵?”

    “关你何事。”

    “......”程又咧了咧嘴,麻的,这种奇奇怪怪,莫名还拽得二五八万的就该受受教训,哼,等他先恢复一下精力,定教她好好做个人。

    其实湛长风从最开始就谁也不想帮,修士入传承地寻机缘,生死因果要算,也是和弄出这地方的人算,她帮或不帮,只看她想不想结这个因果。

    最终偏向谁都不帮,是因为她预感封印的东西很可怕,不能放出来。而要封印继续存在下去,只能让阴兵吃饱。

    没办法,她就是这样现实的人。

    甚至她还在推测,此地接纳的“祭品”是不是有规定数额的,只有他们都被吃了,才能保证封印持续到下一次传承地开启。

    如果是这样,必要时候,她也许会反过来帮阴兵。

    促使她帮他们三人,主要还是因为她冥冥中感觉到自己欠了他们一丝因果。

    不过她给他们地狱印记,帮他们躲过几次灾劫后,已经变成他们欠自己了。

    湛长风看着程又,隐隐猜到了被封印的东西是什么,“你是山膏,界外来的,还是本就是此界的?”

    像山膏.九婴这些称呼,不是妖名,是族名,每一头属于此种族里的妖,都是山膏或九婴,只不过明面上,唯有最强大那个,才能以族为名。

    妖庭主掌玄天时,山膏一系主要待在倾云界,所以程又的来历,无非是界外遗脉或大战时逃出去的血脉,又或在此苟且至今的血脉。

    程又哼笑,“你怀疑我?”

    “反正也出不去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是有意跟着章武来的,我山膏与鼎天的世仇,谁也插手不了,章武跟我说,他找到鼎天的传承地时,我都笑疯了,决意谁拿了鼎天传承,我就杀了谁,再把传承地摧毁,断他个干净!”

    虞姝疑惑道,“山膏与鼎天有仇?三千多年前,跟鼎天打的是妖鬼山膏吧,它都是妖鬼了,你还认亲?”

    程又笑意轻蔑,“阴、阳殊途我还是知晓的,三千多年前妖鬼跟人族的仇,我还不想背。”

    湛长风有所悟,“鼎天宫跟王子夜有关?”

    九万年前妖庭与天庭一战,牵涉众多,倾云界中的妖族.人族之争,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没错,当初我山膏一族统领倾云,是王子夜联合天庭将我们赶尽杀绝,以至祖先与众妖死不瞑目,化为妖鬼与他们纠缠,这也是他们该受的。”

    “我要报的,是王子夜当初的赶尽杀绝之仇!可恨这人踩着我们妖族上位,功名显赫,受尽吹捧,还立下这数万年的鼎天道统!”

    “可是......”阿慕迟疑道,“我观各种记载,鼎天宫是在大战结束两三万年后出现的,并没有哪里说鼎天上尊是王子夜啊,鼎天宫也没有祭拜过他。”

    “鼎天上尊不是王子夜,却是王子夜的弟子,此人潜修了两万多年,成准圣后,立下了这个道统。”程又冷笑,“王子夜掀起的那一场大战里,祸害了妖族,也让人族死伤无数,所以在将妖鬼都封入魔乱渊后,他假惺惺自责一通,不知所踪,有关他的资料也被他的弟子们刻意抹去了,美其名曰师父想赎罪。”

    “所以现在的人都不知道,鼎天秘录.春秋刀法.青龙偃月刀的第一代执掌者,是他。”

    阿慕不作表态,毕竟王子夜在整个风云界域的人族历史上,占据了重要一席,是人族光辉。

    程又也觉得自己跟一个鬼.两个人族斥责王子夜,有点对牛弹琴,这等种族之仇,还是记在心里就好。

    他闭目休息,似懒得再与他们说话。

    殿中安静了下来,湛长风继续之前的思考,鼎天宫是在与妖鬼的战斗中灭亡的,它封印的东西,极可能与妖鬼有关。

    是某些东西,还是某些妖鬼?

    ---

    外面,三戒烧红了眼,“大姐,三弟的命牌碎了,是自爆的,传送回来的最后一幕里,出现了阴兵和山膏!”

    火眠道人面无表情地默哀了三息,周身变得凌厉,“这传承地里有点明堂,你先把最后一幕给黑蝎,报备一声。”

    “就这样?咱要不要将试炼禁制都毁了,我们进不去,他们也别想出来,就当是为三弟报仇了。”

    “来得高手越来越多了,你干得过他们?”

    “啧,那就出来一个,杀一个。”

    三戒黑沉着脸,将封立扬的死亡画面传给了黑蝎,黑蝎转手给了魁魃。

    魁魃趿着木屐,手拢在衣袖里,将封立扬死亡的这一幕看了好几遍,然后指了指背景中的殿门,“古时的封魔之印,天庭手笔,哈哈哈山膏竟然被封印在这里。”

    黑蝎没有表情,也没有看他,好像听不见声儿。

    魁魃见没人理,摸摸了鼻子,吩咐道,“黑蝎,带人进入,破了这封印。”

    “会死。”黑蝎直白道。

    “也对。”但是他不在乎!

    “算了,我想到了更好玩的。”魁魃牵起一缕奇异的笑,“我们可以跟妖鬼做个交易。”

    .......

    又过了些日子,湛长风估摸着再换两次位,就可以联通传承大殿了,介时就试试能不能找到传送阵,将它由单向传送,破解成双向传送。

    然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她感觉到地面轻微地震了一下。

    等下次再见到路过的阴兵,发现它们身上的气息弱了一些。

    湛长风分析着它们身上残留的力量痕迹,又有人自爆了?

    仅仅三个时辰后,她再次感觉到震动,微微吃惊,现在那么流行自爆吗?

    湛长风不知道的是,目前外面,三戒.火眠道人在魁魃的授意下,不光派大量下属进试炼峰,还跟所有人宣扬,快死时就自爆一波,反正不亏。

    以至于进入传承地的修士在面对阴兵时,动不动就来下自爆,生生磋磨了它们的力量。

    而得到特殊命令的人,都选择在殿门前自爆,对封印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湛长风多次感应到了自爆带来的巨大冲击,也发觉事情有点不对了,有人想破封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