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未知阴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整齐的脚踏声在幽静的廊道里响起,湛长风顾看两头,这段走廊前后各两间殿室,左右是墙,就如封闭的密室,却有一队身着铠甲的阴兵从右侧透墙来,阴、气大作,恐怖的威压直袭人心。

    陡闻活人气息,它们的气势瞬变凶悍,拿着那勾/魂索.打/魂/棒,朝湛长风杀来,湛长风几番错身,没有还手,其实是在观察它们的气息。

    它们竟是纯正的阴世兵将,与鬼兵不同,鬼兵一般是鬼道修士组成的军队,听命于鬼道中的那些强者,阴兵却是地狱中,由地狱自衍出来的某种存在,类似于某种守卫地狱秩序的法则化身,它们通常是不会离开地狱的。

    但九转往生诀传承中,也有一种召请阴、兵的方式,需付出很大代价,比如自坠地狱或付出性命.道果之类的,如果是请来镇压某个极其罪恶深重的存在,付出的代价可能会酌情减弱。

    威能庞大的一击当头就要落下,湛长风及时祭出了地狱眼,它们的攻势止住了,重新列成一队,透过左侧墙体而去。

    地狱神眼者,算是地狱的代言人,会被它们归为自己人,只要不阻碍它们,她暂时不会有危险。

    湛长风并未放松,心思急转,拿出了那枚灰石形态的鼎天秘录,花费了一日时间强行抹去鼎天上尊留下的信息,查看里面真正的内容,念头被证实了,它是假的。

    再仔细看须弥戒中收来的药匣.矿物,依旧是假的,只不过被施了一层高明的障眼法。

    难怪获得传承印记的修士那么多,这分明是一个陷阱。

    要是她所猜没错,进入这传承地的修士,都是被用来祭祀阴兵的,以求他们继续守卫这处地方,或者说守卫这些被封印的殿室。

    湛长风借地狱神眼者的身份躲过了一劫,其他人可没那么好运。

    林藻.黑老鬼多人在一间殿室里抢地上的灵石卷轴,那一队阴兵忽然穿墙来。

    阴冷之气叫众人打了个哆嗦,林藻一时没将它和传说中的阴兵对上,抽手就朝这疑似鬼/怪的东西攻了过去,嘴里还嘟囔了一声“什么玩意”。

    一阴兵勾/魂链一甩,将她的神魂都勾了出来,张口吞入腹中,身上的阴气又大涨了一分。

    若湛长风在此,就知道被召请到阳世的这些阴兵,是以祭品的神魂保持自身能量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眨眼间,一名灵鉴就陨落了!

    黑老鬼尤其惊骇,那一队身穿铠甲,瞧不清面目的将士,是阴兵!

    道行越高,越知晓阴兵的恐怖,因为你到这时会清晰认知到,你打不过他们!

    黑老鬼缩成了一道光,撞门出去,却来到了一条封闭的走廊上,其他殿室的门都是被封印起来的。

    “封印......阴兵,破了这封印也许会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他趁阴兵在勾其他人的魂,全力攻向一道封印。

    阿慕缩在一个角落里,强大的阴气正在逼近,也是这时,咚,力量如波纹似地扩散。

    随即,他便见正在攻击他们的阴.兵似慢实快地飘向了走廊,他不知哪来的勇气,快速合上了殿门,瘫软在地上,外头黑老鬼的凄厉惨叫透进来,颤颤失措。

    再看殿中,就他和那个叫李峰的灵鉴强者还活着。

    咔嚓,咔嚓,房间又开始移动?

    咚!

    停下后,湛长风再次打开殿门,发现外面有两间房是被封印的,还有一间没被封印,恰巧那间里的修士也打开门查看情况,跟她照了个面。

    “你是什么人!”源真道人料想她就是取走传承大殿宝物的人,便起了先下手为强的心,举起一方大印朝她砸去。

    湛长风一招天机扭曲术,将大印还给了他,同时森罗地狱现,将他拖入刀山火海之中,灼了他的神魂。

    源真道人强催术法拼着重伤脱离湛长风的束缚,暗道看走了眼,还无动作,后侧先来了一刀,把他拦腰切了,怒气未起,魂已沉。

    偷袭他的修士,是他的一个仇敌,人称笑面虎。

    笑面虎浑不在意地收起刀,问湛长风,“阁下可知道如何出去。”

    湛长风没见过这几人,应是后面一批进传承殿的修士,侧首看了看他身后的殿,里面还有三四活人。

    “我也不知。”她关上了殿门,独自静思,目前的情况不算明朗,如果这真是一个镇守某些东西的所在,应当不会留出去的口子,所以她是真的被困在了一个牢笼里。

    方法估摸着有两个,把封印的东西消灭,送走阴兵,或者重新找到传承大殿,那里毕竟是入口,有空间传送的痕迹,也许可以想办法再传送回去。

    眼下先摸清房间的移动规律,等联通了传送大殿再观变化。

    笑面虎那殿室里的四人彼此戒备着守在四个角落,笑面虎打坐了半响,试图去湛长风那边打听点情况,但湛长风没有应他。

    又一日,咔嚓咔嚓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四人还在疑惑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时,一队阴兵突然穿墙过来,将他们全都勾走了。

    湛长风在殿室中建立起了一个小型的空间传送阵,然此地有特殊禁制,她无法将自己传送出去,又试了试降神台,以她的修为,也不能强行用降神台破开这里的空间。

    此时,她已经觉得从传承大殿找到出去之法的可能很小了。

    新一轮移动结束后,她碰到了阿慕和李峰二人,她朝阿慕示意了下,“过来。”

    阿慕很怕,如果她知道自己是坑了他们这些人的向导,不会要自己命吧。

    但想到刚刚从自己抢走器传承的李峰,他还是小心地挪向湛长风,“这位道友别来无恙啊,真巧,让我们遇见了,合该我们是探幽伙伴。”

    李峰有种被背叛的感觉,这小子刚刚还花言巧语让自己留下他一命呢。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李峰凝视湛长风,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与你何干。”湛长风又一次合上了殿门,顺便跟阿慕道,“想活就打开心神。”

    ......这话怎么如此像尊主给别人种血印时说的。阿慕警惕起来,“道友莫乱开玩笑,我们还没那么熟呢,我这样腼腆的一个人,很容易多想的。”

    语气可以说是非常造作了。

    湛长风只说道,“你照我说的做,尚能保一命,否则......”

    整齐的脚步声再次传来,阿慕面如金纸,寒意盈心,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我信你一回。”

    湛长风给他打上了地狱印记,正巧那队阴兵也出现了。

    阿慕紧张地看着它们走了过去......走了过去,竟然没理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