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进入秘境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冷觑着红衣女子,视线相交时起了一丝熟悉之感,她恍如未觉似地将目光移向章武,“我说我怎么找不到你们,原来是寻了别的队友。”

    章武面色一扭,差点就想吼你是不是瞎了,然而他没胆。

    他朝红衣女子解释道,“这是我们的同伴,风先生。”

    “原来你就是风先生。”她语里有种轻拢慢捻的深意,嘴角是一贯的讥诮,脸上的残血衬得她格外冷酷。

    红袍垂落,她从岩石上起身,“风先生好像挺不错的样子,要不要跟我搭一搭伙。”

    “去那处地方?”

    “还有另外的选择。”她在她耳边道,“帮我对付几个人。”

    湛长风眸色温和,“帮我拿到一样东西。”

    虞姝啧啧:瞧瞧,她都把手放她手臂上了,她居然没拂开,果然是嫌弃我这具粉色骷髅!

    “成交。”红衣女子看向章武,“继续带路。”

    章武咬咬牙,“我不知尖叫岭在哪里,要一处处找。”

    “我想我知道了,随我来吧。”湛长风复又向那座山行去,心中微微感叹,她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秦无衣,虽然她的面容也做了些伪装,气质倒没有太大变化。

    眼下不是叙话的好时机,不过她俩也没什么好叙的,大概都是心有目标.不管他人目光的人,行事无悔也就懒得和别人提起过往了。

    “就是此山了,一靠近,会有火中灵将来阻挡,不可强破。”

    伫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平凡无奇的山包,红衣女子,也就是秦无衣,没有去验证她话中的真假,直接对章武道,“祭出传承印记。”

    章武纵有不甘,也不敢轻举妄动,阙二就是个好例子,他定是碰了这血魔的禁忌,才被重伤的。

    一道淡黄的刀影被他祭出,大地一颤,缓缓升起一道天门,无形的伟力涤荡开去,如海浪般覆盖这一星界。

    那是唯有神通和神通以上者才能感应到的无匹威能。

    在附近搜索可疑者的三戒等人愣住了,“好强,是宝物出世还是,上尊降临?”

    “去看看?”

    再远处,覆着面具的女修眺向混浊的禁区,她身边那华衣木屐的修士也抬起了眼。

    鼎天城.驿站.魔乱渊......人族.妖鬼,所有强者都被惊动了,他们惊疑地眺向异动源头,是狂雾平原那边传来的?

    干他!

    无数强者热血沸腾地闯进了那令人避之不及的凶徒乐园。

    将进酒.硕狱一对眼,他们君上不就去了狂雾平原嘛。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看毛啊,没见飞去的都是灵鉴吗,我们恐怕连平原都穿不过去。”将进酒挠挠头,“一月已经过去了,她还没回来,照吩咐,我们去那叫邹粥的掮客处,领线索吧。”

    “那就走吧。”地狱神眼者要是出事,他们这些使徒会有感应,硕狱心大地认为湛长风可以逢凶化吉,他就不去添乱了。

    将进酒变成湛长风幻化过的模样,找邹粥问进展。

    邹粥乐道,“您别说,还真被我找到了,嘿,您要是早跟我说他是被流放的,我早给您找出来了。”

    被流放?

    将进酒心道不对吧,赵玄不是自己离去的吗?

    而且如果是被流放的,就算找到了他,也不能将他带走啊。

    “没有弄错吧,他在哪里?”

    “哪能有错,这两年里,被流放来的人中,就这个叫赵玄,稽查处有记录的。”邹粥拿出一幅画像,“你看是不是他?”

    他哪里认得,“地址呢?”

    “这个......”拿到了剩下的酬金,邹粥笑眯眯道,“此人进来后,就没怎么动过窝,你去历阳镇那家酒馆里找找,如果不在,就是去番湖钓鱼了。”

    他把赵玄可能出现的地址都给了将进酒,将进酒与硕狱一合计,立马动身去寻了。

    几经辗转,他们看见了番湖边垂钓的老翁。

    番湖是一小小湖泊,周边杂草丛生,邻近镇子里的几个小孩还在水里打闹摸鱼。

    那胡子一大把的老翁盘坐在岸边,笑容和煦,不知是在看自己的鱼线,还是看那欢闹的小孩们。

    硕狱试探道,“老伯,水里那么闹腾,你还钓鱼啊。”

    “缘分天定,跟闹不闹腾有什么关系。”

    将进酒与硕狱互望生疑,这是赵玄?

    赵玄经了那么多坎坷,会是如此平淡的一个人?

    “前辈可是赵玄天君,我们入界来,想请您去太一坐镇。”

    老翁聆听着那股将散的无边威能,轻叹道,“尔等所守为何,为君,为国,为天下苍生?当君.国.天下苍生弃你又如何?”

    他指向狂雾平原,“变动将起,蒙难者众,一己之力不可挽,是作壁上观,还是慷慨赴死。”

    老翁似在叩问自己,也似在诘问二人。

    硕狱却神色大变,“你说那处异变,会很危险?”

    他道了声告辞,转身就往狂雾平原去,眨眼就没了身影,将进酒正欲追,又听老翁悠然道,“何止危险,恐会对那些王朝造成冲击啊。”

    将进酒戒备问,“您知道些什么?”

    “不可说。”

    将进酒犹疑片刻,奔向驿站,联系之前不寻常的异动,其后果之大,可能真会波及诸界,必须要太一早做准备。

    老翁凝眉,为君,为国?

    缺一个为天下苍生的啊。

    尖叫岭

    天门一开,湛长风.秦无衣等人就踏进去了,后头追来的凶徒们见这一莫名出现的门庭,迟疑下,也全闯了进去。命是什么,就是拿去拼的!

    入得门中,便是一阵晕眩,湛长风环视四周,仅她一人,所见山峦叠翠,仙雾弥漫,绝不是混乱之星会出现的景致。

    也许是鼎天宫留下的秘境。

    她抬头仰望峰顶,又有了新的猜测,极大可能是鼎天宫将自家道统全都搬入此方空间了。各峰上冒着金光的楼阁殿宇,不是曾经的鼎天宫法脉是什么?

    思及此,湛长风就近登上一座峰,然刚接近它一步,半空就出现一只巨大的笔,凌空绘下一张符箓,符中道万千,远远不是凌未初能比拟的。

    这峰.....难道是鼎天宫的符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