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去尖叫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不死血魔是个外号,没人知晓她的真名,只因她进入混乱之星以来,凶名极盛,数次必死局面都奈何不得她,挺邪门的一人。

    章武怕她一顺手将自己弄死了,连忙吼道,“尖叫岭有鼎天宫的传承地,但只有我继承了藏在手札中的传承印记,你哪怕搜我魂,或杀了我,也拿不到印记。”

    “传承地只有我能开启,我可以带你们去,作为交换,你不能伤害我!”

    程又惊了,“哎呀老哥,你之前可没提进那传承地还要传承印记,血魔大大,我抗揍,我愿意为你打前锋,咱就是自己人,把我松开吧!”

    “这胖子挺不要脸啊。”狗屁向导道,“尊主,咱要不要掺一脚,传承地宝物定不少,而且那一片都是空白区域,未知变数极多,让他们打头阵也不错。”

    “没错,我可以发誓不背叛!”程又豁出去了,别问他为什么这么怂,因为传闻中被不死血魔盯上的修士,就没见过第二天的太阳。

    红衣女子眼中深沉,“我不信道誓。”

    她祭出五个血印,“敞开心神,接受它,我可以在尖叫岭之行后还你们自由,否则,你们就都留下来当我的血奴。”

    “我怎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阙少凡直觉这血印是用来控制他们的,他堂堂一南江天朝将军,怎能受此要挟。

    他口出质疑的后果就是被一只血色虚掌拍入了地里三寸,灵骨都似地碾碎了。

    章武.程又.虞姝.疯老头保持了沉默,生死握在别人手上,没得选择。

    被程又骂做狗屁向导的修士,其实叫阿慕,是“不死血魔”手下一支军团里的谋士。

    因为被起了“不死血魔”这个外号,所以在决定军团名时,这红衣女子就很顺便的定名了“不死军团”。

    经过了这番“友好”协商,七人重新上路,只不过之前利益互助的探幽小队,变成了某凶徒的一言堂。

    途径小夫沼泽时,阿慕想起了那风先生,道,“此人实力似乎不错,若在鬼九婴手下活了下来,可能会来寻他们。”

    “多废一个血印罢了。”

    红衣女子随意且笃定的话语叫几人心抽抽,最强神通的面子不要了吗!

    事实上,他们的行动并不顺利,三戒.封立扬以及大姐火眠道人,为寻那偷人贼,命三万小弟倾巢出,四处寻找可疑之人,他们打死了几个上来要扣留他们的小弟后,就像招了狂蜂浪蝶,一批批小弟对他们穷追不舍,三戒秉着宁肯错杀,不能放过的原则,亲自追去,与红衣女子战得险些两败俱伤。

    后来连封立扬.火眠道人也出手了。

    不死血魔战力超群,宝物在手,硬是凭神通之身跟他们斗得不相上下,然随着三戒呼唤来的狐朋狗友增多,她也只能边打边撤了。

    另一边,湛长风察觉玉佩里有人要醒过来,顺手又下了一把迷药,这玉佩里的空间有进化成洞天的趋势,是难得的宝物,她可不想被自己救的人惦记上。

    这会儿她已经进入地图上的空白区域了,放眼四望秃山起伏,天空晦暗,充斥在这方空间里的灰屑,时不时随着气流的摩擦,突兀烧起来,以至于行走几步便处在了大火中。

    这火还挺特殊,仅以元力来防御,消耗极大,华光在她身上闪过,瞬时她已穿上了工兵大师炼制的后天圣宝——赤烛圣衣。

    她不知道尖叫岭的具体位置,就四处走走看看。此地仿佛废墟,没有危险。

    但当她踏进一座山时,灰屑烧起的火中,兀然砍出一把刀,撩起了万丈大火。

    湛长风回身退开,便见火聚成人形,化为战甲将军的形态。

    “擅闯者,死!”这战甲灵将双眼涌火,身上无一处不在燃烧,威势沉沉,实力尤在她之上,但她有后天圣宝护身,不可能退。

    想必这山有点明堂,不然为何偏偏只守了这里。

    无垠火焰撩上她的衣摆,却不能损她分毫,她双手结印,灰暗的空中雷霆汇聚,紫金游龙落九霄,声威震十地,战甲灵将被雷龙缠绕,化灭无形。

    似有战鼓悲歌激荡开来,整一地域的灰屑涌动不止,生出烈烈大火,火中冒出一个个战甲灵将,任一个都不输她。

    这简直就像是捅了马蜂窝,无怪被称为危险禁区。

    事已至此,唯战。

    不断落下的雷霆将方圆千里变作了雷海,发怒的战甲灵将们御火而战,消散一道,又会从烈火中生出一道,斩杀不尽似的。

    赤烛圣衣成倍提高了她的防御力和攻击力,支撑了这场持久战。她不断召下九霄神雷,雷霆与火海相冲,如烈火烹油,摧枯拉朽的浩大声势久久不歇。

    湛长风又一道雷劈散了杀到眼前的战甲灵将,后头却还有无数灵将涌来,这样下去,她纵使有宝物护体,也支撑不住。

    这些灵将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她睁开真知之眼巡察天上地下,目光仿佛穿透了时空,看见一扇宏伟巨门前,站着一名身穿战袍,外套铠甲,脚踏战靴,头戴战盔,覆面罩的大将,他浑身浴火,以无坚不摧的姿态守着巨门。

    似乎这些火和战甲灵将,仅是其化身?

    湛长风一瞬判断出,不除他,火就熄灭不了,但他们之间隔着某种强大的禁制,她找不出他的具体位置,而且她未必打得过。

    权衡下,湛长风退出了此山,火势渐渐平息,战甲灵将随之消失。

    没这机缘,她也不强求,转头朝外而去,打算就此离开。无意间却感应到了一点动静。

    那厢红衣女子与阿慕.章武.程又等人好不容易甩开三戒他们的追踪,终于靠近了这片禁区,还没歇口气,便见气流涌动,灰屑燃火,一人徐徐随火来。

    火光中,此人头戴黑金冠,金色大袖袍外是白色交领内甲,再着黑底金纹的无袖立领短衣,束同色腰带与蔽膝,行动处,隐见长靴。

    只影清瘦,却有霸天绝地之势,竟无人敢声张。

    待容颜渐清晰,章武几人提了口气,阙少凡急急传音,“快杀了这红衣凶徒,她受伤了!”

    却不想,血印掌控了他们的一切,这点传音怎么瞒得过红衣女子,她一勾印记,阙少凡就被撕裂了识海,气息渐弱。

    其他人一瞧,哪敢吭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