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是谁有病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魁魃爷爷?

    托梦。

    而且还能躲过她的因果眼。

    湛长风给花间辞去了一道传音,看她能不能卜卦到什么。

    “此人行为特殊,需审查。”湛长风朝郑末这个村长说了声,便道,“古真君,带下去。”

    她身边出现了一个人,正是未龙界带出来的梵族古小桥,古小桥仿佛有千面,这会儿是青年男子的样子,抓起张书豪就消失了。

    “儿子!”这对悲痛的夫妇从亲子对他们的怨恨中回过神来,连连为他求情。

    湛长风没有理睬,拂袖出了偏殿,夜色朦胧,山雾时聚时散,庭中树下,蹲了个小姑娘,手中捏着石子,在下白天被打断的棋局。

    这小姑娘模样是李祥祥的样子,却有种成熟与冷酷,感觉到她的注视,抬头露出一个不羁的笑容,拿起靠在一旁的木剑,跃出了道观的墙。

    湛长风扫了眼被她盘活的局,抬步去往后厢房,像是知道她会过来,一间厢房的门悄无声息地开了。

    厢房里东面靠了一张床榻,西边放了几个书架子,中间是副桌椅,朴素简陋。

    此刻小方桌上点着一盏油灯,枯瘦的老道坐在一侧,面前是一副残局。

    “来都来了,坐下吧。”

    湛长风稍显沉默,“老道长在此做什么?”

    老道说,“来教一小孩修剑。”

    她坐了下来,“老道长觉得现在是修剑的时候吗?”

    “何出此言?”

    “九天如火坑,修士不如凡人安全。”湛长风手背虚抵着下颌,垂眸欣赏桌面上的残局。

    “正是我辈匡扶人族之时。”老道目光也移到了这残局上,“你要接着下吗?”

    湛长风眼中千变万化,似有无数幅景象交替闪逝,顷刻,她沉下了眸色,“原来这就是准圣之局。”

    “你还要下吗。”

    “......”她看着棋盘中的风云变幻,下,她为什么不下,“天尊是想我顺势而为,拥护天庭的重立?”

    老道乃凌霄子的分身,被直言捅破了窗户纸,微微而笑,“世事变幻无常,谁知道顺的势一定是对的,但一殊途,也许只能相对而立了。”

    迦楼失道,成玄天罪人,身死而元神不知所踪,他用了三千年的时间,找其下落,终于确定面前之人就是迦楼的转世。

    他在等她灵鉴恢复真灵,如她是斩去迦楼道果业位而生的,也就罢了,只当她是新生之人,若她就是迦楼本尊,难保她会延续之前的做法,给世间带来重创。

    他所愿,不过是尽可能将她拉回正途。

    但她死钻着神道去了,神道亲近规则,暂时不用担心她走偏,却与其他道统愈行愈远。

    凌霄子叹出口气,转开了话头,慈祥中带了点审视,“你不一样了。”

    “不变才叫糟糕。”气氛忽然轻松了下来,湛长风撇开这副残局,煮起了茶,“遇见您一趟不容易,恰好前段时间摘了点茶叶,请您尝一尝。”

    “自己种的?你还会干这种事了?”

    “瞧着有意思就尝试一下。”湛长风道,“您以前给我讲过无为而治,我发现这挺难的,从那个皇储的位置上下来后,时时都缺钱,部下也指望不上,还得自己动手钻研生财之道。”

    “卖茶叶能卖多少钱。”凌虚子端起她递来的茶盏,茶汤浑似白开水中飘了雪花,入喉去后,砸了咂嘴,“不错。”

    “此乃无名雪茶,新研制而成,能洗精伐髓,增益修炼速度,共三个品阶,主要针对脱凡.生死.神通,我原还有顾虑,得天尊一句不错就放心了。”湛长风微笑,“圣地要进购些吗?”

    ......凌霄子淡然地颔首,“你有多少?”

    湛长风笑道,“天尊大手笔,我手头有十万公斤准备面世的成品,还有二十万在炮制中,您要不稍等半月,我给您备齐全。”

    他要那么多干嘛,给下面的徒子徒孙也喝不完啊,不过看湛长风眼中的期待,又淡淡嗯了声。

    这就助长了湛长风的热情,她还有很多缺乏高阶修士验证的试验品呢。

    凌霄子在前徒弟的热情下试吃了十余种茶.三十余种药膳,等湛长风拿出纯正瓶装的药剂时,眼神终于变了,这就过分了啊,前头的好歹是食物!

    还好厢房前有人走过,凌霄子硬生生掰回了刚开始要提的话题,“那孩子天生神力,经脉却凝滞,当然这在我处是小问题,你认为她是块修剑的料子吗。”

    湛长风没有正面回答,“我非剑修,不好评判,但天尊能看中她,想必有她的独特之处。”

    “第一眼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她适不适合修剑。”凌霄子捏了一缕自己的胡子,缓缓道,“她精神这块有异,白天出来的叫李祥祥,晚上出来的叫李云云,其中李祥祥为主,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孩,李云云,当是应她内心恐惧而生,来保护她的,李祥祥开始并不知道李云云的存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添了伤口或腿脚酸麻,还以为是被精怪上身了。”

    “两种人格交替出现,又不记得发生过的事,这种是癔症似的精神障碍,通常诱因是受了刺激,这类人情绪易激动易暴躁,感情用事,天尊要教她修剑的话,得慎重点了。”湛长风从容如故,只是心中确定了一点,凌霄子知道易长生的存在。

    他是以前就感应到了沉睡在她识海中的易长生,还是易长生的沉睡跟他有关。

    “归根究底,是自己出现了心障,圆了心境就会痊愈。”凌霄子深沉开口,“你呢?”

    湛长风笑了,“天尊认为我有病?”

    凌霄子不答,那年她三岁,他将她从阴世拉回来时,就发现她身上沉睡着另一道意志,虽同出一源,但依旧叫人担忧。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迦楼在故布疑阵,所以当阴世再次欲带她走时,他以黄泉圣剑为代价,换了她的生,也料到阴世会带走那一道意志牵制她,这也算是给她解除了隐患。

    但他估错了一点,她太重视那道意志了,就好像那道意志才是她的全部。

    不是李祥祥这种癔症才叫严重,她也许是转世时元神分裂了,也许是那道意志才是迦楼的核心,也许......

    太多可能了。

    唯一欣慰的是,那道意志被困在阴世,他还有很多时间来观察她.引导她。

    凌霄子喜怒不显,“我问过李祥祥,她是想痊愈,还是留着李云云。李祥祥不承认那一个是自己,反将她认作是单独一个人,一个朋友,一个姐妹,你觉得这想法对吗?”

    “癔症性精神问题,是一种病,将刺激来源祛除就会康复了,若病人固执认为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不想治愈,也当尊重她的意愿。”

    湛长风理性的建议让凌霄子止住了后面的话,烛光渐暗,这个话题也无疾而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