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山村疑症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每天看看店,跟隔壁健谈的陈掌柜侃侃大山,没事儿抄写经文,优哉游哉的。

    那练剑的小姑娘也成了店里的常客,有了新摘的灵草就卖给店里,隔段时间再来采买熬药浴的草药。

    就是明心这个伙计不称职,老是待在炼药房,不知道出来招待来客。

    这天湛长风要出门一趟,又见明心沉迷在炼药房里,就干脆将他拎了出来,关了门,与自己同去。

    “老师,我们这是干什么去?”

    “山那边有个凡人村落,给他们看义诊去。”

    他们穿过一道屏障,沿着山路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一片梯田,阡陌纵横,农舍俨然。

    山海是一个中界,天然的元气蕴养与身负修为的父母,使得出生的幼孩九成可以走上修武.修法之道,最不济也能当个后天先天的武者,但也有些孩子,天生无法进行任何修炼,或被家里养起来,或送到被保护起来的凡人地域。这个村落就是其一。

    村落里的人并非对外界一无所知,他们知晓自己的出生,也知道自己在这里生活的原因,可能某天,还会送自己的孩子出去求道。然他们似乎安于此,营造出了一片桃花源式的开明和淳朴。

    湛长风来这里,一是好奇他们的生存态度,一是碰巧,她听一个采药人说最近好些凡人向外求药,出现了疫病。

    有几个赤脚的村民看见了她二人,远远就迎来,拱手作了道礼,“二位道长是来采风啊,还是路过,不妨去我们那里喝一杯茶水。”

    湛长风道,“我们在外头开了间药铺,听说这里冒出了疫病,故来走一趟,看需不需要帮忙。”

    “那感情好,我先带二位去见村长。”自称老黑的村民热情地在前领路,并道,“这些日子,一些村民肌肤上生了红点,用那万灵的解毒丹融水喝也没用,不晓得是什么回事。”

    另一村民仲飞脸上挂了忧愁,“我家一孩儿也得了这怪病,除了有红点,不痛不痒,也不像蚊虫叮咬的,能试的药都试了,没有用处,它看似对人没什么大影响,但总归不放心。”

    “待会儿可容我见见病患?”

    “那是自然,道长能帮我们,我们开心来不及。”仲飞指向前边一屋舍,“这就是我家了,要不道长先去我家看看?”

    “可。”

    仲飞奔前打开了栅栏,“我夫人下田去了,大娃在跟着村长修行,剩二娃待在屋里,村长说那么多人都有此怪异症状,可能是某种疫病,就让他们暂且避起来,别出门。”

    湛长风微微颔首,走进白墙绿瓦的风雅小舍,这处村落的风水布局极好,屋中放了太极八卦这些摆件,堂中书架上还有道经典籍,从村民的言行谈吐也可以看出他们平日里注重修持,与居家修士相差无几,放到小界,可能就是玄学大师了。

    “二娃。”仲飞打开一间房门,里面有一十三四岁大的少年仰躺在木板床上,闻声,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注意到自家父亲身后还跟了外人,生生压下了几欲出口的大嗓门,小声叨叨,“爹,我就是脸上长了几个点,身体好着呢,什么时候能让我出去啊。”

    “别哔哔,爹带了二位道长来给你看病,若不是病,随便你漫山遍野撒欢去。”仲飞虎脸说完,侧开了身,笑着对二人道,“这是犬子仲闻,麻烦二位了。”

    “明心。”湛长风唤了他一声,他越过几人,到少年面前,少年意识到两位道长指的是外头呼风唤雨的修士,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脸上的小红点也更鲜艳了。

    明心以眼观其气,表面无病气,于是弹出一缕白火在他身体中转了一圈,他脸上的红点便化成嫣红的烟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两村民心中生疑,看着不像是病啊。

    “一种咒。”湛长风问这孩子,“红点冒出前,你去过什么地方?”

    “没去过什么地方,就跟平日里一样。”仲闻听说是咒,也吓傻了,可劲儿回忆了起来,将去过的地点一一报出。

    “明心你跟两位去见村长,叫村长聚起‘病患’,助你解决此事,最好别声张,乱了人心,我去外面看看。”

    “是,老师。”

    “这位小友与我同去吧。”湛长风带着仲闻去他曾经逗留过的地方走了一圈,仲闻的生活是比较规律的,早晨起来去村长所在的道观里做早课,然后下田入林,做农活打猎,晚上再去做晚课。

    他们先沿着他下田入林的路线走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之处,最后来到了道观。

    道观依山而立,大气庄严,这一村落的凡人几乎都会来此修习道家经文,以持己心。

    湛长风得知这个道观的存在时,就想她找到了此地凡人心性豁达的主因。

    “老师,剩余病患身上的红点已经解决。”明心从香火正盛的大殿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名穿了道衣的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淡然施礼,“拜见道长,我乃此地村长,郑末。”

    “村长不必多礼,此前可问过染红点者,去过什么地方,遇过什么人,得罪过谁?”

    “我之前问过一次,刚刚又细问了一回,都详细记下来了,请道长过目。”郑末见湛长风没有拐弯抹角,便有什么,回答什么,干脆利落得呈上了一叠记录。

    这让湛长风多瞧了她一眼,机敏又有远见,是个人才。

    湛长风神识一扫就将其中内容阅尽了,待会儿再去几个没去过的地方找找。

    她顺便望了眼大殿,里头供奉的都是人道老祖像,沉吟会儿,问,“我们想在贵地留几日,村长能否在道观中安排两个空屋?”

    郑末当即应道,“这再好不过了,我马上就将屋子收拾出来。”

    她说罢,压不住担忧,“敢问道长我村中人究竟是得了什么?”

    “目前只知道它是一种罕见的咒,具体是什么咒,得先确定它的来源,我与我这学生会尽快查出来的。”

    “我代全村人,先谢过二位,您有需要我的地方,尽可吩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