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开间药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不错。”老道不吝啬自己的赞赏,带着李祥祥去店里领兵器。

    掌柜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忍着心痛,指了指金贵的兵器们道:“您顺便选就行。”

    此时店外回过神来的人们乱糟糟地议论作了一团。

    “简直神了!”

    “人不可貌相啊,这年头连小孩子也轻视不得了。”

    “这不是东边那座小道观里的祖孙吗?”

    李祥祥选了一把短剑,别在腰间,配着这身量倒也合适。

    “李娃儿喜欢剑吗?”老道问。

    李祥祥欣然地点点头,“喜欢。”这个喜欢又好像不能表述清楚,第一次握上剑时,激动莫名,又无比心安,大概,这就是喜欢了。

    “这样啊,当个剑客也不错。”

    湛长风的神色深了几分。

    “嗷~”小狐狸懒洋洋地睁开眼,蹭着她的手心,似乎在疑惑为什么停那么久。

    她微笑,“这座小城挺有意思的,在这住一段时间吧。”

    翌日,湛长风在这条街上买了一间店铺。

    然后明心懵了:他为什么会被叫来当伙计。

    本体是明心极火的明心气质温润,谦和儒雅,能让人感觉到淡淡的暖意,他整理柜台时,隔壁兵器铺的掌柜就探头来问,“小哥,这是家什么店?”

    “草药铺子,兼医馆。”

    “哦。”掌柜笑道,“鄙人姓陈,你是老板?”

    “我只是个伙计,明姓。”

    “这样啊,明小哥你忙着吧,开业那天我来祝贺。”陈掌柜见只有明心在店里,说了一两句就又退回了他的兵器铺,朝自家伙计八卦道,“旁边要开药铺了,之前都没听到风声,那小哥长得倒是俊俏,平易近人,适合这行当。”

    伙计小声嘀咕,“兵器铺边上开药铺,受了伤拿完药,再买把刀去砍人,挺方便啊。”

    等明心整理完,湛长风抱着小狐狸悠闲地踏进了店中,害得明心怀疑她是踩点来的。

    “老师,柜子架子都备好了,药材怎么办,府库里拿,还是外面采购?”

    “不慌,我去向山里的那些采药人收购了些回来,先放上吧。”

    明心看着柜台上出现的一堆草药,欲语还休,老老实实将它们收拾了。

    它们都是一百年到五百年的普通品级草药,符合这座岛的水平,但着实难以想象,一界君主会挨家挨户收购它们,把它们摆进药铺卖。

    明心没忍住,问道,“老师,你不用处理公务吗。”

    “无妨,有花间辞和佐官们。”湛长风自觉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心安理得地泡了杯茶,躺在柜台后的藤椅上,看着小伙计忙东忙西。

    当掌柜也不难嘛。

    又一天,这家药铺悄无声息地开业了。

    而附近的店家隔了两日,才反应过来它是真开业了,过来道了声恭喜。

    陈掌柜啧啧有声,明明陈设挺雅致的,怎空出了那么多架子,不知道还以为是卖柜台和药架的。

    直到第三日,湛长风似乎意识到东西太少了,丢给了明心一个玉简,“去配些现成的药出来。”

    明心拿来细看,里面详细记录了上千种配方,但看功效,毒药占了大多数?

    他无力时,又看到一张方子,是黑玉续神膏!

    众所周知,这种能增长神识的膏药,是凛爻王研创的。

    明心再看其他方子,都是不曾听说过的药名,心中重重一跳,“老师,这些都是您研究出来的方子?”

    湛长风不在意地点点头。

    “......”明心疑惑,“老师您做的是王侯,为何还要专研这一道?”

    “我之道,包罗万象,怎是能被简单定义的。”湛长风抚着小狐狸的后颈,徐徐道,“多方涉足,就是我的专一,但没有人会是我。”

    “明心,你是先天圣灵,其他与你差不多进入生死境的人族都神通了,为何你还停滞原地。”

    “你若想治世,我已指点过你天下经纶,你若想成帝王,我也可以授你成王称帝的法门,你若想学医,我教你苍生平等。你想清楚了吗?”

    明心平静的心湖仿佛投下了一颗石子,入太一王庭那么多年,老师就是他的引路人,她不会手把手教自己怎么去做,却会给自己指出方向,授予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从不干涉他修行,就如她说过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这次,她直白发问,是因为自己一直摇摆不定,让人失望了吗。

    “老师......”

    他快说出一个选择时,湛长风又道,“你慢慢考虑,希望你能在这家药铺关门前想通,现在炼药去吧。”

    明心握紧了手中的玉简,拱拳去了炼药房。

    湛长风的生活变得悠闲又单调,和采药人计较价格,查验小伙计的成果,跟买主你来我往几句。

    她假象了一下自己一辈子都是这种日子,瞬间一寒,那可真是灾难。

    她安于惊险刺激的险局,却忍不了底层修士的平常日子吗?

    这就是她的缺漏了。

    她在任何微末时候,都会奋发向上,为自己的目标万死不悔,但不会享于微末,安于微末。

    真正的平常心,应当虚融淡泊,在一切环境.一切行为中不起执着,笑纳千变万化。

    湛长风尝试以一种闲散地姿势靠在柜台上,望着外面往来的修士。

    说是修士,但更多时候,他们是某家族人,某派弟子,某店管事,某个游侠。在没得道前,谁不是一边生存着,一边修行着。

    正是午时过后的冷清时刻,陈掌柜在店门口伸了个懒腰,发现只在有客来时才站起来的人,竟然站着!

    “风先生午好啊。”陈掌柜打了个招呼,用了自己的惯常开场白,“今日的官报看了吗?”

    陈掌柜经营着兵器铺,对战役尤为关心,自太一发行了涉及界内界外军事.民生的几版官报后,他就喜欢上了其中的界外版。谁让界外正打得风生水起呢。

    湛长风道,“初来乍到,还未订,陈掌柜看过了吗,可有发生大事?”

    “还不是那些大王朝吞来吞去。”陈掌柜逮着人聊天了,立马跨进药铺,倚上柜台,“风先生有兴趣吗,我跟你说说?”

    她从善如流,“那再好不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