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新幕将启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参加逢王会的修士,部分被招揽进了新地域内的各大领主势力,其余都陆续离开了。

    一切看似归于平静。

    商愚和余笙也准备返回丘央界,她们原打算引起南北两派争斗,再让太一趁虚而入,名正言顺“征服”丘央,但商愚领悟了道意,战力突增,又有湛长风暗遣去的荒天预备军相助,便打算彻底一统丘央后,再与太一融合。

    这次余笙化名宁归,得到一枚五百年菩提果,一把秘钥,丘央事情未解决前,她不打算进古天庭修行,而商愚则直接将千钟花.千年菩提果.秘钥和剩下的三枚知味圣果给了湛长风。

    她们在逐渐空荡的场馆里擦肩而过,并未接触。

    回到莲华山域,已有来客等在了待客厅,是张暨州.荣语.天欲雪和三位圣地来人。

    其中一名剑眉阔目,大耳垂的武修先道,“叨扰凛爻王了,我乃春秋苦境真意云霄宗,郑合真君。”

    执拂尘的清冷修士执起道礼,“贫道,春秋苦境广素无印宗,泰谦真君。”

    俊秀青年模样的儒修跟着说,“我乃太皓长青宗,路斐真君。”

    “诸君请坐。”湛长风拂开衣袖,坐上主位,“三位来此有何事?”

    路斐真君道,“我别无他事,只是来见见荣语师妹,顺道拜访一下凛爻王。”

    他留下一件见面礼就告辞离开了,荣语道,“君上,我去送送师兄。”

    随即也离去了。

    湛长风若有所思,这些因被俘虏而暂时归降的修士中,荣语是最有可能安分待完三百年的,眼下一出,更肯定了这点。

    她看向泰谦真君.郑合真君,“两位呢,不坐坐吗?”

    泰谦真君道,“贫道此来,是为了带回我宗弟子天欲雪,凛爻王如能解除他为太一效力两百年的誓约,我当奉上重礼。”

    他手托起一个礼盒,打开,是一条封印在空间匣子里的大型灵脉。

    “浴雪真君,你同意了吗?”湛长风询问静立一旁的天欲雪。

    天欲雪内心有一丝挣扎,一边是天朝诏令,一边是自己立下的道誓,随意更改誓约,实非他所愿,泰谦真君这一条大灵脉可是替广平天朝,将他赎走的。

    “师弟。”泰谦真君喝了声。

    师姐说得对,为太一效力,不如为广平天朝效力,广平才是人道之基。

    天欲雪眼低垂,“君上说过,不会强留我等。”

    “我自然不会强留,既然这位泰谦真君带来了诚意,我们就两清了。”

    湛长风话音一落,天欲雪便觉为太一效力的誓约消失了,心底终究一松,“多谢凛爻王成全。”

    泰谦真君盖上礼盒,奉到她面前的长案上,跟天欲雪一起告辞离去。

    “张真君也是为了解除誓约?”她望向剩下两人。

    张暨州道,“我与师尊是一道的,他走,我走,他留,我留。”

    “请凛爻王谅解,我事先与司空尊者见过一次,知晓他会为太一效力两百年,尊者乃我武道大能,望凛爻王好生待之。”郑合真君心里微叹,他们没有言明的是,他与泰谦.路斐都是广平天朝的天官,这次来,是为了接收吴曲的力量。

    先接触荣语.天欲雪.张暨州,是为了试探太一的态度,好将司空尊者赎走。

    结果,荣语和张暨州.司空尊者竟都表示要留在太一,实在出人意料。

    他不知,荣语是为了践道,所作决定,不会轻易改变,而司空尊者一直被湛长风以礼相待,又收了她赠送的一方帮助修炼的奇石,在他这个层次,着实没必要出尔反尔。

    送走郑合真君,湛长风陷入了深思,圣地会为了几个出道弟子,千里迢迢来赎人吗?

    显然没那么简单。

    她屈起指节一下下叩在案面上,眼神落到礼盒上,因果眼开启,几条细线交织在眼中,延续某个被气运庇护的存在。

    气运中有天运和国运之光,看来是广平天朝了。

    广平天朝离风云界域有相当远的距离,而且广平天朝一向不治世,专注人道教化,不太会为了扩大疆域而远征,它的手法向来是发展下位王朝或推进人道法脉在各个星界的创立。

    湛长风收回手,吴曲东山再起的几率又大了。

    “君上,左将军请见。”

    “让他过来吧。”

    “是。”

    左逐之乐淘淘地进入待客厅,拱手一礼,眉毛都快飞起来了,“君上,我没辜负太一的栽培,走运地在逢王会上拿了第二十名。”

    “不错。”湛长风语气随性道,“我已给你准备了一份贺礼,佐官会给你送过去。”

    其实他的战绩点中,有部分是分身故意“送”的,反正能让太一的修士得益,就尽量让他们得益。

    左逐之听说自己还有一份贺礼,耳朵腾红,“使不得,使不得,我不是来邀赏的。”

    他正色道,“我得的两份奖励中,有一个秘钥,依天道盟天君所说,它是进入古天庭修行的凭证,一把秘钥能带两人上去,期限是三百年。我想这个消息,对君上也许有用,且我想让出一个名额,由你决定带谁去,什么时候去。”

    湛长风勾起一个温和的笑,“有心了,你的秘钥,带谁由你决定,不必问我,不过三百年不短,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是该商量下。”

    左逐之蓦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一个王朝.一位君主来说,手下的将军有三百年的时间在一个罕见的洞天福地里修行,会不会忌惮他,会不会担心他抛却旧主,一去不回?

    是了,他现在是在一个王朝里,不是面对一个熟悉的道友,也不是在曾经的昼族。

    左逐之有一丝心悸,也有一丝物是人非的感慨,他郑重道,“一切听君上的。”

    湛长风闻言,仔细看了他一会儿,“你有想带去的人选了吗。”

    “还未有。”左逐之八分真心,二分试探,“古天庭是传说中的地方,应当胜于世间的洞天福地数十倍,若可以,君上应当考虑前往修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