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逢王相争(2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盘龙道之斗接近尾声,商愚的名字排在最前头,即使围观修士再怎么妄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快看,他们出来了!”

    “这次的战绩点怎么回事,商愚一骑绝尘,整整十二万,排第二名的温子瑶才三万多。”

    “规矩是,谁打赢了,谁当下的战绩点全都归胜者吧,弄出这种排名,只有一个可能,她将这些最强神通都败了一遍,导致他们没时间再重新获得战绩点。”

    “像苏叄公子.姬成空这些人是那么容易败的?”

    “还有宁归.公孙芒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是怎么爬上前二十的?”

    苏叄公子一出来,就有扈从迎了上来,“公子辛苦了,一次排名说明不了什么,您不用放在心上。”

    “哼,排名。”这次的排名不看也罢,那疯子将他们这些人都挑了,堆起了她自己的超高战绩点,他们趁着最后的时间不断跟人邀战,才又将战绩点刷了上去,甚至还不如某几个只用宝物换取战绩点的避战修士高。

    “请各位休息半个时辰后,至场馆等待结果!”

    “我觉得应该跟他们要个说法,盘龙道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强大的凶兽。”

    “是啊,若不是公孙道友打开了龙阁,我们也许就死在里面了。”

    “还好有个入魔的疯子缠住了那狂蟒。”

    “盘龙道原就是争命,谁管你死不死,我只想知道,哪几名能得到菩提果。”

    ......

    商愚与丘央修士出得盘龙道,听闻还有半个时辰才宣布结果,就先去找了家酒楼休憩。

    余笙刻意观察了一下长泽.南江两方修士,说道,“这次在盘龙道里,南江的徐尽欢.宁栖梧等人很少露面,我怀疑是被针对攻击。”

    她话刚落,人群中出现骚动,盘龙道自行传送出了不便行动的重伤修士,粗看几眼,好像有宁栖梧的面容。

    商愚轻描淡写道,“南江想要独步风云,没那么容易,反对势力都该冒出头了。”

    渐歌林——灵鉴论道地。

    灵鉴论道没那么多流程,是坐而论道,还是以武论道,是我挑战你,还是你挑战我,都由灵鉴们自己定。

    有论长生的,有论善恶的,有论因果的,道音不绝,每一次语言交锋,都是道理和道理的碰撞,辨出道深道浅,胜负结果也就分了。

    而武斗的天君们占据上空,浩大威能层出不穷。

    湛长风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牧闲天君以维护渐歌林的防御阵法为名,将她带了进来,得以旁观灵鉴们精彩绝伦的论道。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就是眼下的情况了。

    不过湛长风也在这场论道上,瞧出了不少明堂,大势力出身的灵鉴,在宁鹤王.和光王两边站队!

    两大王朝之间的一战,似乎在所难免。

    另外,还出现了一股意料外的势力,僵族。

    右侧第三座论道台上,是一位黑裙女子,眼神冷厉,朱唇鲜艳,正是在藏云涧出现过的旱魃伐檀。

    僵族做过第一帝君迦楼的部属,与高天族的传承一起被镇压在藏云涧凤凰沟里。

    镇压破时,就是这伐檀带着僵族重新出世的。但他们找齐碎裂的僵族真灵后就消失了。

    此次她现身,众人才知晓新地域中,僵族也占去了一方位置,只是没应邀参加之前的宴会罢了。

    湛长风观察她许久,她带僵族出现,可能是为了重立僵族的形象,让僵族一脉再次进入正道道脉里。

    她没有掩饰身上的气息,她的气息是僵族特有的阴冷,可也能瞧出,她是借月华修炼的,不是吸食血液.精气之道。

    不出现在宴会上,大概是表示不想牵涉进争端里。

    尽管众灵鉴天君对僵族的再次出世,多惊疑忌惮,然在她低调的言行举止下,没有过多发出诘问,似乎默认了僵族的存在。

    湛长风也觉僵族是在尝试融入修道界,短期内会埋头发展,不会出风头,当前的局势,主要在俩霸主王朝身上。

    期间和光王和宁鹤王发起了如何争夺天地榜的议论。

    宁鹤王说以战止战,拼力去征服,和光王主张教化,站队俩王朝的灵鉴纷纷加入论述,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斗得热闹。

    四姓和五大宗派里,妊家.吴天门帮了宁鹤王,姚家.姜家帮了和光王,姬家.青云门.弧昊山.玄天剑脉.云阁保持了沉默。

    在这种情况下发声,可见妊家.吴天门.姚家.姜家的态度已经明显了。

    联系到这段时间,长泽王朝一直暗中试探新地域内的领主势力,她猜想长泽会对南江动作。

    她要做的,则是在这场争端里,避免太一被波及。

    她不参加逢王会,又以天道盟阵法师现身,为的就是传达出“我不好惹,我不搅合斗争”的意思。

    达三十日的论道,也在今日落下了帷幕,姬朝月.宁鹤王.和光王.姜崇义.姚权修和姚八观两兄弟,和青云门的织云天君都可列前十,论得最好的是弧昊山的严固天君。

    众人散去,牧闲天君还意犹未尽,“虽火药气息重了点,道韵却深长,让人回味无穷。”

    “我亦感悟良多,多谢道友领我进入此地旁观。”

    “诶,我们是来维护阵法的,顺便听听罢了。”牧闲天君促狭地眨了下眼,然后又叹说,“道友可能有自己的打算,但要我说,你不参加可真是亏了。”

    湛长风笑道,“怎么讲?”

    牧闲天君却又摇摇头,“你去看看待会儿的闭幕大典就知晓了,我也是刚知道,里面有特殊奖励。”

    “嗯?”

    牧闲天君看她不急不躁,还是多安慰了一句,“道友也不必放在心里,你还年轻,可以等三百年后的第二届逢王会。”

    “你如此说,我就好奇了。”

    两人联袂来到场馆,在内部修士的专区等待映泉天君朝众人宣布最后的结果。

    湛长风没看见生死境修士的影子,问,“生死境修士已经遣散了?”

    “他们打得是擂台赛,比完就当场将奖励给他们了,给的是不同品阶的悟道石,说来比试时,许多生死境修士都晋升神通了,也算是一件欣喜的事。”

    “此地域天地元气对生死境而言,格外充足,只需在斗法过程中,有所感悟,内外力共同一推,便能打破桎梏,踏入神通。”

    “是这个理,风云界域又会出一批中流砥柱了。”

    “幸事。”湛长风望向聚集起来的人群,就不知新旧交替间,有多少人能活到最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