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逢王相争(20)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万剑杀影来,风云共变色,摧垮天上地下的力量掀起了地皮,割裂了空气,迫得诸人退后。

    荣语和师兄路斐吟出经文,浩然正气萦绕周身,连篇的金色符字朝商愚围住,如一个金色牢笼。

    姜无声浑身冒起功德金光,祭出一座小鼎,万千功德丝从小鼎中垂落,以荡除一切邪魔的架势朝她撞去。

    余笙阻他,“住手,她已经被困住了,你没必要下重手!”

    “修毁灭道的人物本就极度危险,没有善恶人性,何况是由此入魔的。”

    魔道君非卿冷哼一声,“我魔道修行也是先释心魔再破后而立,就不是正道了吗。”

    “岂可同日而语,她会杀光我们所有人,不杀她已是宽容,但必须将其废功。”

    众人不说话了,显然同意了这个说法。

    要是换个身份,余笙说不定也同意了,没人会对威胁自己生命的人放任自流,“但她已经被制住,你等非丘央之人,还没资格决定如何惩处她。”

    她将目光放到公子琅身上,公子琅自觉商愚的入魔和自己的幻境有关,开口道,“既然已经被制住了,有什么事等出了盘龙道,让天道盟的天君做决定吧。”

    陆续有几人表示赞同。

    可这时,儒道经文构筑的金色牢笼裂了!

    商愚眼中是漠视一切的冷,那充满了压力的牢笼激发了她的毁灭意志,凡挡在眼前的,都应被铲除!

    她不能被阻挡!

    姜无声当即又将小鼎覆去,小鼎中的功德之力罩在她身上,层层瓦解她的力量,摧残着她的骨骼,体内正在转化为毁灭之力的无妄真气受到影响,暴动起来,连带着肌肤也开裂了,涌出血流。

    余笙心中充满了叹息,飞身落到她旁边,正要暴露自己的星术,将她救出来,猛然对上了她冷漠的眼神。

    “尔等蝼蚁,何敢阻我。”自身的毁灭反而让她更强大了,一剑一掌将小鼎和余笙都拍开了,浑不顾愈加崩裂的伤口。

    “道意?!”余笙不知自己该喜还是该忧。

    眼明的修士都看见商愚这次出手,毁灭之力中多了一种玄妙感,那正是将毁灭之道领悟至某个程度后,产生的道之意境,也是道理法则的雏形。

    这说明她已经踏进此道的门槛了!

    但能领悟道意者,多为灵鉴!

    不过此时不是惊讶这个的时候,道意的规格高于元力真力,她本就战力惊人,再加上悟出了道意,会更难对付!

    几乎同时,苏叄公子忍伤再次祭出五行赦令圭,五大灵将齐齐攻去。

    天欲雪与他师姐施展六出纷飞,冰封之力冻结所有。

    君非卿.景律.张暨州.温子瑶等武道剑道的修士近攻而上,荣语等儒道乐道的辅助压制,众最强神通将她团团包围,战况激烈。

    商愚感受到的压力越大,胸中那股想要挣脱而出的气便越强,毁灭之力全部爆发,与他们抵死相斗。

    本有所保留的修士都用出了全力,已然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这些最强神通,每个人与灵鉴也有一战之力,纵使单个一人对付不了商愚,加在一起却有毁天灭地的力量,逐步将她逼落了下风。

    她几经重创,力量却诡异地更加强大了,似乎有股恐怖的能量在支撑已经残破的身躯。

    那股力量是身体蕴藏的毁灭之力!

    温子瑶明白自身被某种力量反控的危险性,沉重道,“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毁灭之力会主宰她的身体,成为杀戮之源。”

    “这怎么办,她是不是无法清醒了,只能......杀了她?”

    “依我之见,唯有如此,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眼见他们下了杀手,商愚危在旦夕,余笙也加入了战局,“你们且退去,丘央的修士,丘央自己来解决。”

    远处焦急观望的应郡.何翼等人都急出了汗,相互对视一眼,决绝进入战圈,“幕僚长说得对,老大要杀就先杀我们,能杀老大的,也只能是我们!”

    姜无声喝道,“胡闹,快退去,你们是在送命,都不够吃她一剑!”

    “那也等我们死在她剑下,才有你们做决断的份儿。”

    两方人互不相让,眼看快打不成了,温子瑶率先抽身退去,其他修士一瞧,亦心情复杂地退出战圈,看着丘央的这群修士“自寻死路”。

    有人默默道,“好端端怎么会入魔,这人与谁战斗,都是只创人宝具,不伤人的啊。”

    “丘央这群修士好像都是军人出身吧,果真有情有义。”

    “列阵。”余笙高喝一声,让他们排阵牵制住商愚的行动,自己强攻上去,不断试图唤回她的理智,“你是谁,你杀人的目的是什么,非杀不可吗!想想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你的本意!”

    “杀我.阻我者,该死。”

    狂暴的剑气冲散了他们的阵型,将他们全都掀飞了出去。

    余笙却依旧阻在她面前,紧紧注视着她,“你会说话,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记得以前的事,你只是.....没了人性和感情,对不对?”

    商愚漠然看着她。

    “退!”余笙扬手拦住了还要上前的丘央将军们,并对围在附近的修士们道,“请诸位散去,尤其是公子琅道友,请你立马消失,只要没人对她出手,她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公子琅:......特么有点委屈是怎么回事。

    众人迟疑地看着立在原地不动的商愚,将信将疑,不动手就可以了吗?

    “这也不妥,哪怕她不主动攻击别人,也不适合放任她在外面,她的状态太危险了,随时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致命危害。”姜无声严词道,“应当将她困起来,杜觉她攻击别人的可能。”

    他不客气的言语,在此时的商愚眼中跟拦路虎一样,两指并出,便有一道毁天灭地之力朝他斩去。

    姜无声祭出小鼎抵挡,哐,小鼎出现了一条裂纹,心疼得他龇牙欲裂,“此人乃祸世的隐患,必除之。”

    “等出了盘龙道,再说不迟,只要你们不来招惹她,我保证她不会对你们动手,有什么后果,我一力承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