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逢王相争(1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斜阳打在峭壁上,落下朦胧清影。

    三人对三人,一边是张暨州.荣语.天欲雪,一边是公孙芒和付小诗,以及一名叫龙舒的修士。

    付小诗是大明王的弟子,所以与公孙芒也算师兄妹。

    她见公孙芒喊来了这三人,结果呐呐半天没说到重点上,便插话道,“三位将军入吴曲以来,师父待你们不薄,为何要在吴曲最困难的时候投奔敌营?”

    “师妹。”公孙芒无奈喝止她,“三位将军定是有苦衷的。”

    他坚定地朝三人道,“芒不敢以吴曲束着三位,只望三位看在曾经的君臣之谊上,考虑一下是否重新回到吴曲来,若愿意,我愿向太一交涉,不管付出何种代价,都会迎回你们。”

    张暨州三人受到公孙芒的传音时,就知有那么一遭,如今再见曾经的吴曲公子,难免有些复杂。

    “张将军。”公孙芒紧望着张暨州,张暨州是土生土长的风云大界人,师父是司空尊者,本身最讲义气,他不信这样的人会甘心留在曾作为敌营的太一。

    张暨州性子豪爽,没什么弯弯道道,对老东家的愧疚,也比其他二人多一些,他叹道,“吴曲失陷时,我们也被俘虏了,凛爻王允以效忠换命途,誓言已立,不得更改,我与吴曲,缘分已尽。”

    “公子就当我们战死在外了吧。”荣语言毕,朝公子芒抱拳,天欲雪什么也没说,却也跟着一礼。

    付小诗激动道,“荣语将军,你是儒道出身的,最讲礼义廉耻,弃旧国于危难中,赴新朝怀抱,当真符合你的道义吗!”

    荣语垂首不言,付小诗更愤慨了,“吴曲王朝对你们礼遇有加,你们这样不管不顾,太愧对师父了,枉为人臣,枉为道者,如果你们实在不想留在太一,谁能逼你们立下效忠誓约,哪怕立了,只要你们一句话,我与师兄,想尽办法都会将你们捞出来。”

    龙舒忍不住说,“你们应该相信公孙道友,吴曲还没有垮,公孙道友定能将它重振起来。”

    冰冷如川的天欲雪眼神渐凛冽,“贫道应甲鼎天君之邀入吴曲为将,吴曲待我以礼,我替吴曲胜三十战,为吴曲在风云大界赢来千里疆土,两厢未曾亏欠,今我陷囹圄,吴曲未救,我不怪吴曲,也请吴曲勿怪我自断君臣干系,以自救。”

    付小诗不可置信,“你怎么如此冷血无情,凭一句未曾亏欠,一声吴曲未救,就光明正大撇开吴曲了!”

    养不熟啊!

    天欲雪也很烦,他一个清心寡欲的修士,难道让他跟你讲感情?

    因果上两不相欠了,他为什么不可以选择离开?

    若知山下如此浑浊,他就不该轻易答应甲鼎天君入世历练红尘。

    一想到在太一抵了三百年的身,更郁卒了。

    荣语想的却不同,她是在甲鼎天君邀请后,带着自己的目的入世的,因此她对吴曲这个王朝,比他们更上心,也更失望。

    见付小诗情绪激动,她道,“我在吴曲任官期间,尽忠职守,以道事君,及被掳,不曾对不起吴曲,自认为尽人臣之责,但恕我做不到为吴曲至死不渝,一是关系所致,大明王以俸禄雇佣我,我还之以政绩,如此而已,请记住,我不是大明王的家臣,是否生死相依得看我的意愿。”

    “二是环境所致,山海与风云大界相距甚远,以当时的情况,吴曲会来救我的几率为零,我需另寻出路。”

    “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付道友说我枉为道者,我却认为我恰是在维护我的道者尊严。”荣语负手抬步,三步后,望向公孙芒,“你可记得小黎界。”

    公孙芒迟疑点头,“你是说藏云涧?”

    “它与神州全称小黎界,那时,大明王得到密报,小黎界中藏有气运之轮,我是近臣之一,参与了寻找气运之轮的计划,后来得知气运之轮关乎小黎界安危,便劝大明王放弃争夺,因此被疏远。”

    “我入世,为践行儒道,为助君主顺阴阳,明教化,为格君心之非。因此在大明王不听劝谏,强硬夺取气运之轮,给小黎界带去灭世灾祸后,便想辞官离去。他非明君。”

    “又一想,我为践道入世,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君主走歪道而不顾,便留了下来,常常寻找机会与其论道,希望他明白为政者,必先正己,如此方能上行下效,清风劲吹。”

    “但你也应该清楚他做了什么。”荣语逼视公孙芒,骇得他后退了一步,“他不断用阴私手段铲除风云大界中的独立势力,称其为拦路石,不顾战争法,直接用王朝兵马对下位势力发起战争,只是为了夺宝。”

    “我本不该将这番话讲出来,事后议旧主,实在是失礼,可不得不说。公孙道友如要重振吴曲,还请谨记教训,至于我,在大明王失败那刻,已与吴曲彻底没有关系了。”

    “选择太一,一部分是情势所迫,一部分,是为了弥补,况且,它的风骨底子,比起吴曲来,与我更合。”

    公孙芒退后一步,神色微苦,小黎界是因为吴曲而毁的?

    他不知道。

    那场洪水兴起之时,他就被吴曲的人马带走了,连小黎界被洪水灭世也是很久后才知晓的。

    但他又很快镇定了下来,“吴曲做过错事,我身为吴曲公子,更该将它拉回正道,重塑一新!多谢道友的醍醐灌顶之语!”

    荣语微愕,动了动嘴角,却笑不出来,“大明王做的一件好事,也许是将你立为了继承者。”

    付小诗按下纷杂念头,诚恳道,“那你能否来帮师兄,师兄一定会做得很好。”

    “小诗,不要为难荣语道友了。”公孙芒躬身施礼,“这次,是我唐突三位了。”

    两下掌声响起,树上跃落一人,白衣飘飘,体态纤弱,不减贵气。

    是渺。

    渺嘴角含笑,望向公孙芒时带着赞扬,此前,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还是因为他怀疑自己的酒楼利用半妖做肮脏勾当,而“告”到了姬前辈面前。

    顺手一查,发现他身边有一位龙人血脉的半妖,想他少年意气,鲁莽却心善,便不追究了。

    今日树上小憩,竟又遇见了此事。吴曲虽掉落霸主位置,但有这样一位公子在,也算它的幸运吧。

    渺不理六人的戒备,笑道,“我早就在此了,本不欲出来打扰几位,可麻烦要来了,不得不下来应对。”

    什么麻烦?

    六人心疑时,兀然听见一道转瞬即至的大吼,“都快躲开!道爷刹不住了!”

    二人一兽,你追我逃,犹如一道劲风直劈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