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逢王相争(1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妊嘉心中警钟大响,连忙和她斗在一起,色厉内荏,“你知道我是谁吗,区区一个中界的势力主,也敢对我动手,妊家是不会饶过你的!”

    他说出这句话后,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简直是勾着人来杀自己,特么他居然忘了还有毁尸灭迹这个词!

    商愚将他逼得无路可走,突见他手里多了一颗黑漆漆的珠子,暗道不好,急忙避开,此时浓厚的硝烟已经漫开了,遮住了他的身影。

    她冲破硝烟,却是找不到妊嘉了,没有犹豫,直奔龙阁而去。截杀他。

    两人掉了一个位,你躲我杀。

    妊嘉只觉心肝肺都绞在一起,寒芒在背,怨气凝心,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妊嘉看到龙阁的轮廓时都快哭了,“救命!”

    此时龙阁还没开启,外头聚了不少等待交换战绩点的修士。

    他那一声嚎,惹得诸人瞩目。

    妊嘉也是好运气,他居然看到了姜家的那位最强神通姜无声,那可是真正被仰望的强者。

    妊家和姜家交情不浅,他喊道,“姜世兄,你要为我做主,快抓住那个贼子!”

    姜无声虽疑妊嘉向来要强,怎会跟自己求助,但看在世交的份上,帮一把也无不可。

    姜无声身着淡青长袍,端容昳丽,眉眼却不乏冷峻,而他拦住的那人,容貌无奇,却似有绝世之姿,不容小觑。

    “你是何人,作何追杀妊家修士。”

    龙阁前少说也有千把人,在新地域逗留了几许时日,哪怕原先对几大界域级势力不熟悉的修士,现在也能把该认识的脸认识了。

    这么一看可不得了,喊救命的妊家人,出手救助的是最强神通之一的姜无声,那执剑追来的人,竟是当众撕了鳌头通书的丘央界府主!

    盘龙道修士相互拼杀的事,他们大部分人也经历过,唏嘘这府主厉害,公然杀到四姓头上了,还被逮到了。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然而他们眼中本该惶恐的某个府主却相当无动于衷,冷冷道,“此贼趁我受伤,想要杀人夺宝,怎么,还不允许我反击了?”

    姜无声道,“我只看到你追杀他,而且你身上的伤口,不是妊家功法造成的。”

    是啊,不是说他追杀你吗,可明明是人家狼狈跑来喊救命的。

    众人的眼睛又不是瞎。

    想想如果是妊嘉夺宝不成被反杀,还跑来喊救命.....人家脸皮没那么厚吧。

    连着有人为他撑腰,妊嘉的腰就真直了,怒道,“明明是你杀人夺宝不成还想灭口,你快将我的东西还来,好留你一条小命!”

    “妊家的真君倒是大气啊,对待追杀自己的人还能说这样的话。”

    “果真有大家风范。”

    “妊家难道会亏待自己家的真君,需他杀人夺宝?!”

    “没错,妊家族风严谨,旗下的产业俱都童叟无欺,不会教出杀人夺宝的族人来。”

    商愚颇有不耐,她在一处天然幻境取宝时,遭受了凶物的攻击,身负重伤,离开后正好又撞见了蹲在幻境外的妊嘉一行人,这伙人便死咬着她不放,不眠不休追了她三天。

    害得她到现在才将伤势养好,“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

    姜无声某方面也有点死守礼仪教条,他见商愚尚且是初愈状态,道,“我不与伤者斗,也不与弱者斗,劝你将东西还给妊家人。”

    “那也要我拿过他的东西。”商愚斜了妊嘉一眼,“世风日下,我敢发道誓不曾有夺你东西的念头,你敢吗。”

    妊嘉左右而顾他,“姜世兄仁善,不与你计较,这次算你走运。”

    相比商愚的坦荡无惧,他这态度就暴露出了很多问题,在场的议论立马就小了,纷纷转头,不再关注这桩事。

    商愚寻了一个角落独自待着,打算将收获到的宝物先换了战绩点,放身上累赘。

    “你就是那个大言不惭之人?在下千羽,趁空闲,请一战。”

    这叫千羽的修士立在她跟前,手提着一柄大刀,气质是与大刀极为不符的温润,邻家姐姐似的。

    商愚记得预测版上将她排到了第三十名。

    “无不可。”

    攻势说来就来,千羽提着刀,刀尖指天,猛然向下劈。

    刀势,刀光?

    不!

    刀刃在瞬间化作千叶,仿佛纷纷落叶。

    每一叶上都覆着高深的神通力量,狂暴又凌乱,宛如一场死亡之舞。

    密集的千片刀叶将这方空间封锁切割,威势无声张扬。

    姜无声.妊嘉不由侧首望来,神色各不同,前者是单纯的观摩,仿佛在看一场无关紧要的比斗,后者隐约有一丝期待,眼神极亮。

    商愚拔剑出鞘,这一剑极快,快到了极致,好像在出鞘的那一刻就消失了,与此同时千片刀叶溃散,带着无数锋利的碎片钉在千羽脚边。

    人声一时哑然。

    一招秒杀!

    好厉害的剑术!

    这家伙竟然是剑修!

    “我输了。”千羽抬起手,刀叶重新聚起化作大刀,败得太快,以至于她来不及震惊,轻率了,白将积累的战绩点送了出去。

    商愚收剑,“承让。”

    东边忽然传来声响,似乎有人在喊,一名修士在挑战玄天剑脉的温子瑶。

    温子瑶可是十大最强神通之一,谁那么大胆!

    不会是其他最强神通出手了吧。

    嗅到火热战斗气息的众人俱都跑去观战了。

    商愚随流而去,一看,那个想要跟温子瑶斗法的,是左逐之。

    左逐之勇气可嘉,入神通没几年,就敢邀战这种即将踏进灵鉴的最强神通了。值得鼓励。

    她看了眼左逐之,然后往温子瑶瞧去,温子瑶身材修长,窄袖长靴,外披白色披风,干净利落的武士打扮,眼神清明又深沉,没有不屑,只有纯然的骄傲。

    但她又是克制和严谨的,连这份骄傲都自在地收拾妥帖了,不影响别人一分一厘。

    再反瞧左逐之,他似乎有点懵。

    左逐之确实挺懵的,他就是想问个路,结果被当成挑衅的了。

    怎么办?

    当然是战了。

    两人交错分开,相向站立。

    温子瑶看他手持弯弓,料想要远战,却没想到这个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刺客类弓箭手?!”

    众人大惊,这类人无论是对个人战还是群战来说都是一大麻烦,刺客和弓箭手本就难缠,更何况是刺客类弓箭手!

    简直是远近攻加身又有隐匿加持的控场王牌啊。

    放冷箭的绝佳代名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