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逢王相争(9)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闯阵法的修士都事先签过保密契约,且一出来,就被巡卫带离了,无法告诉其他人情况。

    余笙问商愚,“你觉得这阵如何过?”

    “本体没让我知晓,不过嘛,八重缚梦,读题解意,应当是梦阵,至少有八重梦境,不是闯过八重梦境就能出来,就是在第一重成功抽身,便算破阵。”商愚微阖眼,思量一二,对部下们道,“入阵后尽快抽身,切勿沉迷,我们走。”

    阵法师们也在暗中关注阵中情况,此阵由八重构成,开局都是一卷模糊的书,但看清书上的内容,不是意味着你离破阵更进一步了,而是离深陷越来越近了。

    因为看清书上内容的前提条件是你心中出现了焦躁和想要尽快破阵的执念,这是心性的一种体现。

    随着一重重递进,阵中人会忘记自己在破阵,忘记自己的姓名来历,心智迷失,回不到现实。

    他们这些阵法师如果完全支撑起这个大阵来,灵鉴也挣脱不出,眼下是将破阵的限制放宽了,并且一入第三重梦,就会将人踢出去。

    然某些敏感的阵法师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偶尔仿佛能感应到闯阵人身上有什么在消失,他们不好直接问湛长风,隐晦地将发现跟牧闲天君反映了。

    牧闲天君看得比他们更清楚,从某些修士身上钻出来的,是种淡黑的能量,给人的感觉有一丝不祥。

    他朝湛长风传音道,“凛爻道友,你这阵的威力,测试全了吗?”

    “之前不确定,现在验证完整了。”

    牧闲天君见她又不说话了,严肃说,“还请道友将话说完,我等身为此执行者,当对他们负责。”

    “我不肯定该不该讲出来,等考验完结,你我一起到映泉天君跟前解释吧。”

    “事关众多修士,不能拖,要不中断大阵,要不你现在就给个回答。”

    “也罢,但请天君不要声张。”

    “我起誓,在没有你的允许下,不会透露八重缚梦阵的任何消息。”

    湛长风斟酌道,“世间有极恶之念,名参造恶源之炁,晦涩呈黑,沾之,轻则潜入心底,影响神志,重则孽力缠身,道行毁于一旦,生灵要是修了它,九天就多了一头极恶之魔。从他们身上脱离出来的,正是一丝参造恶源之炁。”

    牧闲天君吃惊,却没有意外,他刚心中也有猜想,只是现在被肯定了。

    但脱除参造恶源之炁的修士不止一个!

    他们都修了它不成!

    “八重缚梦阵借了周天星辰之力,能以其中的刚正之气驱邪辟难,可散去附体不久的参造恶源之炁,却不能拔除与心念相融的恶源和自己主动修炼的恶源。”

    湛长风的解释让牧闲天君感觉更不好了,“我看那几个人不是同一界的,怎会一起沾上这鬼玩意儿。”

    “难说。”她隐于阵中,嘴角微勾。

    报名进行了三天,最后两万八千名生死境.三万五千名神通被选入了接下来的考核。

    所有人都预感到了一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惊悸,光一次报名前的考核就将九成修士刷掉了!

    后面,也会将他们刷到只剩下最后几名!

    裁判组整理着名册,一边唏嘘,“基数最大的生死境,留下的人数竟然比神通少。”

    “生死境无法在这环境下久待,知难而退的奇多,不过你看看神通出身的比例,风云大界占了七成。”

    “要不然怎么是大界,中界的神通早就全流到那边去了。”

    “对啊,其实霸主王朝是看不上中界的吧,它们看上的中界,都蕴藏了丰富的资源。”

    “以前碍于规定,不能无故对下位势力和低一级的星界开战,便让附属中界替着出战,现在情势如此紧张,这层束缚不知还能保不保得住。”

    “已经保不住了吧,你们想想新地域里发生的战役。”

    裁判们一愣,摇摇头,纷纷避开了这个话题。

    悄无声息站在门边的映泉天君心怀沉重,踱步离去。

    参造恶源之炁蔓延诸天这件事,灵帝只告知了六道天尊和部分下属,他就是其中之一,但参造恶源之炁十分隐蔽,没有踪迹没有征兆,根本无从防范起,诸天那么大,也防范不住,唯有提醒道脉法脉中人,多关注弟子心性。

    本以为这乱子已经够大了,现还出现了九天乱战的局面。

    不过他相信,等新天庭建立,九天有了共主,寰宇风貌必然一新,熬过这阵痛就行了。但愿能熬过。

    映泉天君扬头看见等候在偏厅中的湛长风,脸上泛起笑意,大步走上前,“道友来了啊,与我去安和居细谈。”

    安和居是映泉天君的精舍。

    湛长风知道他想谈什么事,没有拒绝,“劳请天君带路。”

    到了安和居内,湛长风看见牧闲天君也在,二人执礼打个了招呼。

    一坐下,映泉天君开门见山道,“前日你二人呈报的参造恶源之炁一事,我已递到总盟,总盟对此很重视。”

    他对湛长风说,“我们想跟你换八重缚梦阵的秘诀,你考虑一下,有什么条件尽可提。”

    目前防范和驱逐参造恶源之炁的手段并不多见,而且应用范围小,限制多,可这大阵就不一样了,能够大规模施展!

    湛长风点了点头,道,“我知天道盟的难处,八重缚梦阵我会无条件贡献给盟中。”

    映泉天君和牧闲天君全都被惊了下,独创的阵法可列为自己的法脉传承,哪能说赠就赠的。

    牧闲天君隐隐觉得参造恶源之炁在不同界的修士出现,没那么简单,她将此阵交给天道盟,发挥的作用会更大,如此一想,对她的做法更是赞赏了,“道友慷慨,我当效之。”

    映泉天君开怀道,“你当真没有其他条件了?只管说。”

    “非要说条件的话,这道阵术得标上我的名。”

    “这是一定的,我们不会混淆它的出处。”映泉天君敬她拒不受赏的举止,连道了几声好,“我会将你的馈赠化作你在诸天宝鉴中的善功,天道盟是不会让善心者吃亏的。”

    湛长风微微低首,“多谢天君。”

    映泉天君顺势问,“道友本就为云水会中人,可想过进到内部来?”

    “天道盟有青云直上之梯,遗憾的是,我的道已定,更希望能在九天做出一番成就。”

    映泉天君莫名松了一口气,不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天道盟在天庭的位置已定下,盟中修士为了今后的地位,隐性的争夺是十分激烈的,盟外人也在想尽办法混进来,他一开始以为她要以这道阵术开路,坐盟中高位。

    他这口气不是为她不进内部而松,而是更加肯定了她是个有大爱的道者。

    “道友仁心,定能心想事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