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袖手离去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打压欺辱人,也要有个名目,在这方席位上坐下时,湛长风就猜测太一是不是有哪方面的隐患被他发现了,之后,注意到对面那真君偶尔瞥来的复杂视线,直觉对方是吴曲的。

    宁鹤王这样安排太一和吴曲的席位,是想揭露吴曲的虚弱不堪,也是想曝光太一的顶尖力量,让众人看见太一的漏洞吧。

    大概很多人会想,吴曲的返虚灵鉴能去为太一做事,为什么我不能再去挖过来?

    还有吴曲,他们是不是会再次抢回这些强者?

    说到底,是宁鹤王忌惮她,有将她提前扫除的心,又或者是想杀鸡儆猴,拿她立威,好收服其他王侯。

    她刚才主动示弱,降低她和太一的威胁性,怎么也得让宁鹤王对付完和光王.白衣王.章合王等等一系列强大敌手,再来找自己的麻烦。

    既然他想看太一弱,好拿捏,她给他看就了。

    “吴曲的返虚灵鉴,无家可归,都投效我了。”她语气平静,似乎有隐忧。

    妊多福问,“我听闻,是你将他们打败了。”

    “我就算偶然能败一位天君,但怎么可能敌得过返虚,正所谓急流勇退谓之知机,前辈们都是聪明人。”

    众人自认为领悟到了她话中的隐藏意思,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返虚灵鉴率领的百万大军听闻吴曲出事,于是决定留在山海,为了保全名义,假装被太一打败俘虏,似乎合情合理啊。

    “不对。”宁鹤王锐利地盯着湛长风,想看出一个究竟,“他们都是吴曲附属星界的人,为何不偷偷回自己的星界去。”

    “偷偷回去和不战而退,俱为逃兵,凡是有廉耻的修士都不会做。”湛长风正色道,“吴曲为一己之私,常置他界于灾祸,前辈们不想回去助纣为虐是理所当然的,正巧见我太一新生如破土嫩芽,甘愿护它成长,是太一之幸。”

    嗯,嗯?!

    妊多福像是听到了什么天真之言,笑道,“难道你是说,他们投效你,不是为了避战,是被太一折服了?”

    “妊族长请注意言辞,天君和尊者们的举止岂是能随意怀疑抹黑的,而且,妊族长有一句话说错了,那时的太一弱小无依,怎会令强者大能们心悦诚服。”她道,“究竟如何,我没必要告诉你们,这席位,我坐了,是我承认自己资历浅薄,底蕴也比不过各位千年万年的,我不曾不满这个席位,也请妊族长和宁鹤王休要再三拿太一说事,既然针对吴曲,就不要牵累无辜。”

    “宁鹤王认为我朝就算有返虚灵鉴,也不过是虚有其表,想来这个席位,我也是坐不上的。”湛长风长身而起,“太一虽弱,却为一界之主,孤承天封号,一统山海,贤者来投,可以坦然自己的弱,但受不起充当踏脚石的辱,告辞!”

    三道流光划破天际,转眼无踪。

    清静山,巫非鱼摘去斗篷,异色双眸含笑,“我还以为终于能看到你折腰事权贵了,怎么到最后.....学不来?”

    “我在示弱,示弱不是口上说说而已。”湛长风将一件生命空间器和半册荒天诀交给山水尽,“你回山海,带领荒天预备军去丘央界,投青墨天府府主。”

    山水尽双手捧着东西,颇觉沉重,“遵命。”

    他有一点做得十分好,令行禁止,不问缘由。

    湛长风在他离去后,看向巫非鱼,“七年来,你已经走遍山海.小黎界,传去太一君子剑和几种普适的基础功法,宣扬太一的声威,这次,我给你一条路线,你去周游诸界。”

    “.....好。”巫非鱼揉了下眉心,“不过你真不管宴会吗?”

    “别担心。”湛长风递给她一个须弥戒,“你就当是去公费玩了,天君和尊者还能顶一两百年,太一不会有事。”

    紧接着,她又向花间辞下令,从今后限制界门进出,大力促进修炼文化。时候未到前,太一专注提高自身,不管外界杀伐。

    宁鹤王要晋升天朝这件事,给了她当头一棒,她决定将太一的中心,彻底转向自我提升,所有资源朝生死境.神通修士倾斜,而她自己,也要专心修炼了。

    云遥台上的众人懵然,一言不合就走人了?

    “凛爻王似乎没有表达过对席位的不满,如果不是妊族长.....”

    “是为了让吴曲和太一争夺天君返虚而乱斗吧。”

    “说来吴曲的那件宝物还没找到。”

    “凛爻王竟然已经统领一界?”

    云遥台上一片安静,相熟人之间的传音却快起飞了。活到这份上,自然都知道凛爻王坐在那个席位上是不合适的,他们看的是一个热闹,和热闹里表现出来的百态。

    他们不知道这场戏在宁鹤王那里是什么剧本,可以肯定的是,被凛爻王一顿抢白,预定的轨道已经面目全非了。

    她竟然戳破了窗户纸,直指妊族长和宁鹤王一唱一和,意欲打压她,挑动她和吴曲间的争斗!

    姚权修道,“宁鹤王大意了,竟让一个新王牵着鼻子走,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我之前还在感叹凛爻王慑于南江威望,硬是吃下哑巴亏,没想到她最后会爆发。”姚八观复杂难言,“忍得了亏,忍不了被当枪使吗,不过妊多福竟然全程帮衬着宁鹤王,陷她不利之地,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和光王神色淡淡地抿着佳酿,一个是正在落败的旧王朝,一个是正在快速崛起的新王朝,宁鹤王想一举给二者难堪,威慑来客,本是一件能很快揭过去的小事,可惜估错了凛爻王的容忍度。也是,他凌驾的态度太明显了,要么沉默到底,要么奋起反抗,但凛爻王撕破了脸,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赌气离开,爽了一时,误了今后,聪明人该隐忍下来。

    只说了两句话的宁鹤王差点没将酒樽捏碎了,到了这一地步,他也懒得去针对吴曲,冷冷道,“凛爻王太年轻了,容易多想,宴会继续,胧月真君,轮到你了。”

    胧月自嘲一笑,该谢谢凛爻王抢走了大部分视线吗,“吴曲来使,胧月。”

    后边报家门的修士,更加谦谨了,连头也低了不少,就怕自己被打压。

    终于轮到了最末一位,众人都缓下了神经,这场暗箭四伏的报家门,马上就要结束了。

    昭朗文雅的声音响起,“丘央界青墨天府,府主商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