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席次之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巫非鱼啃了个灵果,朝湛长风传音,“你是不是抢人家小姑娘东西了,虽然这小姑娘没往你这里看过来,愿念却时不时往飘来,有点闹人。”

    湛长风放开感知,不着痕迹地感应了一下场中人的心念,锁定章合王后头次席上的一名娇俏修士。

    她裹着红披风,唇红齿白,目光自然地注视着正说话的人,恬静温婉。

    湛长风开启因果眼查了一下,此人修为比自己低,按说查因果是很容易的,不过一查之下,“看见”她身上有国运护持,要查到得花点时间。

    云遥台上强者大能云集,湛长风无法做大动作,暂时没去深究,不过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这人身上的国运,多得有点过头了。

    “朝海界,镜言王朝,镜言王,有幸来此,万分荣幸。”

    “朝海界,玉鼎门,掌门罗太梅,问诸君安。”

    “织云界,冲虚法脉,林飞旭,万安。”

    .....

    后面十几席,都是一界中的一方大势力,但跟前面动辄掌握半界.一界.几界的超级大势力是没法比的,他们也自觉能留在这里,是运气好地占据了偏远小区域,受到的争夺比较少,有幸留了下来,故而态度也十分恭谦。

    又轮了两遍,到湛长风了。

    识得她脸的,眼神刹那多变,不认识她的,只感叹一句后席竟坐了如此有气质的人物,兴许是哪个门派的掌门.长老。

    湛长风其实已经将自己的气场敛尽,看上去就仅是一个比较有气质的修士——不知道现在装弱来不来得及。

    “太一王朝,凛爻王,诸君万安。”

    她温文尔雅,霁月风光。

    被太一虐过一次的势力主们:......

    妊家族长笑得跟弥勒佛一样,朝宁鹤王道,“贵方是不是将席位排错了,至我妊家于何地,还是宁鹤王在嘲讽我妊家,是被一个如此落后的势力败了。”

    妊颖不明所以地望着自家族长,妊嘉浮起愤然痛快交加的笑。

    妊多福的话很好理解,被落后自己太多的势力打败,是件伤面子的事。

    但他当场挑出席次的问题,在别人眼中,就是戳破了宁鹤王想要打压凛爻王的心思,让双方都没了面子,尤其凛爻王,受到的异样眼光格外多,怕是要陷于孤立无援之地。

    宁栖梧不解,这是什么发展,湛长风的席位有猫腻吗,他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但想太一王朝怎么也在山海界占了一方疆土,应当是有资格坐那里的。

    “祖父?”他将目光投向宁鹤王。

    这时,妊多福又道,“都七八百岁的人了,老糊涂了?如果我情报没错,清静山上还有返虚坐镇。”

    众人哗然,有返虚坐镇的王朝,再不济,也要排白衣王.章合王前面吧,单从顶尖战力一层上讲,可以比作霸主王朝了。

    太一王朝竟然那么强吗?

    山水尽瞧出了一点端倪,主人家的安排被挑错,他们这席位,换不换都落不着好啊,还更难堪了。他都感受到屈辱了!

    “大祭司?”山水尽无法跟前面的湛长风说话,低声叫旁边的巫非鱼,结果转头看见了她慢条斯理地伸着玉箸夹菜吃,鲜嫩的肉片烤至八分熟,沾了美味的酱,消失在兜帽下.....

    “咳,大祭司?”

    “你低声也没用,学了传音术和屏音术再跟我说话,我还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你说,我们快被灭国了,趁能吃的时候多吃点?”

    没有被屏蔽起来的说话声,在众位高手耳中,跟施了扩音术似的。

    气氛难言,唯有沉默。

    山水尽委屈道,“我是武者,不会传音术和屏音术,也没人教我传音入耳。”

    ......湛长风默不作声往后递了一本册子,山水尽翻开一看,是讲怎么用真力传音入耳的,高兴之余,觉得哪哪都不对。

    和光王的轻笑声打破了寂静,南江王朝想打压太一,她是有所预料的,毕竟她可是知道,宁鹤王和自己一样,朝太一扔去了橄榄枝,被不软不硬地推辞了,暗中派去的几波攻打莲华山域的军队,也被全歼了。

    但宁鹤王敢在宴会上,对她施压,那就休怪她给他找不痛快了,她话不多,就朝湛长风抛去了几个字,“凛爻王以为如何?”

    和光王本意是想帮湛长风坐到前面来,膈应下宁鹤王,湛长风却道,“我认为南江的席位排序没错,太一论资质实力远落于诸位,合该在此,妊族长也不必抱不平,我败妊二爷只是侥幸,再来一次,我没那么好运,倒是妊家无愧于四姓之一,说不进攻莲华山域就不进攻莲华山域,晚辈佩服。”

    妊多福捧着垂到肚子上的舍利串,小眼眯起,“凛爻王太自谦了,你领地里出现的返虚灵鉴可做不得假,你是怕了南江吗?”

    除去界域级势力,谁不对南江怕三分,可公然怕了.退缩了,又会被嘲笑,妊家族长一点明,他们看湛长风的眼神又变了,有返虚.灵鉴撑腰,她都不敢争取自己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嘛。

    湛长风干脆道,“怕了,我怎么比得过霸主王朝。”

    妊多福接不住话了,瞥向宁鹤王.....

    宁鹤王深深瞧了眼湛长风,他可没想落下恃强凌弱的口舌,“这席次,是本王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看向湛长风对席,“胧月真君,你认为呢,哦,你兴许还不知道吧,你吴曲王朝的返虚灵鉴,如今都在太一,你们二者,如今一个空有其名,一个虚筑高楼,本王这样安排,有错吗?”

    云遥台上又是一片哗然。

    “吴曲也来了,太低调了吧,之前都没听说。”

    “那吴曲的返虚灵鉴,是投靠了太一,还是暂时在太一借住,应该是暂时吧,宁鹤王都说太一现在是虚高了。”

    “不斩来使,吴曲也太怂了吧,派一位真君.两位生死境露面,天君都死了,还是不敢出来。”

    胧月真君漠然,面无表情,“吴曲是来商议新地域事宜的,概不管其他。”

    宁鹤王又去看湛长风的表情,她淡定依旧,这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凛爻王,你来说说,吴曲那些返虚灵鉴都去哪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