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诸方齐聚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次我们的领地比其他三家少了,如果不是二爷爷受了伤,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妊嘉一入宫殿,腰板挺直了几分,但见某几个三姓人望来的目光,脸上臊热,声音也多了两分沉重,“你看他们,得意了。”

    “堂兄,你别想太多。”妊颖叹气,他这个堂兄,小时就太好强了,自少年时,在同一天同一个擂台,被三姓几位修士接连打败,一直视三姓为恶人,总会过度理解他们的语言眼神。

    晋升神通后,心结解开了,妊颖只当他是习惯性揣测对方心思,安抚两句,便与过来的一位姚家人谈笑叙话。

    妊嘉站在了旁边,将视线移向别处,心里疑然,怎么回事,他面对三姓族人时,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想要避而不见的燥意了,自卑和想要将他们狠狠踩在脚底的冲动,为什么又出现了。

    是这一段时间打斗太多,落了心境?

    姚家人道,“妊族长也被宁鹤王请去谈话了吧,我们一起去云遥台?”

    “姚兄请。”妊颖应了话,妊嘉也跟着扯了嘴角,与他们一同上去。

    姚家人在旁边,妊嘉总不说话,让妊颖感觉有些失礼,便递了个话头给他,却没得到回应,转头望向他,“堂兄?”

    她也顺着妊嘉晦涩的眼神看了过去,见栏杆旁立了几人,其中一人的背影略微眼熟,心底浮起一丝讶然,拉住妊嘉的胳膊,“堂兄我们过去坐吧。”

    半年前妊二爷一败,妊家特地派人去山海界查了太一王朝的底细,加上往返和调查的时间,上一个月才拿到卷宗。

    太一建国前的历史似乎被模糊了,两陆上的修士只知道当初景耀.东临.吴曲.各大门派家族,针对隐世的昼族发起了数场战役,最终这些势力,都保持了缄默,景耀和东临更是直接被新立的太一国跨海来剪除了。

    紧接着便是吴曲百万大军来袭,这事儿坊间传得比较多,据说一位返虚十位天君都是被凛爻王一举拿下的,这些强者现在还在替太一做事!

    门派也都认太一为归属国,山海界已全部掌握在凛爻王手中。

    太一的整体实力算中上,与她妊家的九万年底蕴比较,相差甚大,但高阶修士多,她妊家也只有八位天君和一位不知云游去哪里了的返虚长老。

    所以族里决定对凛爻王暂时采取不交恶不交好的态度。

    山风吹开了兜帽一角,侧立的巫非鱼勾唇笑笑,“这种目光,你得小心别冷不丁被踩一脚。”

    湛长风没有回头也知道她在说谁,“四姓中姬家最神秘,有一个私人领地紫云中界,姚家最清贫,但最有名望,开创了农家流派,常被王侯请为座上宾,姜家最特别,他们族中的修士,全走了功德神道,四散各方,救人扶危,收集功德,妊家酒楼.兵器阁各类产业都有涉及,据传是风云界域最富有的世族。”

    巫非鱼若有所思,又觉哪里不对,“我是在提醒你小心那个人。”

    “他们目前只值得我记住这一点。”

    “呵,你也就占一个最狂妄了。”

    充当背景的山水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听到这些。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入席吧。”湛长风微笑,虽然她的大祭司不正经,但还是要原谅她。

    “凛爻王,请。”侍者迎上来,将他们引入席位。

    席位排序也有是讲究的,两侧第一排,坐的是主事人,第二排第三排是主事人带来的从客,又按实力和势力排了具体位置。

    湛长风被引到了左手边第一列接近末尾的席位,宴会上,安排到什么席次,说明你和你所属的势力在主办方眼中是什么层次。

    单凭太一有返虚灵鉴,就不应该被排到这里。

    已经坐在前头第二排次席里的妊家兄妹看见了,也掩不住惊讶,南江哪怕没去山海,也应该知道莲华山域有一位返虚坐镇的吧。

    有返虚坐镇的王朝门派家族,绝对有资格坐到前十五席。

    几方被太一败过的势力代表发现了这个现象,再看看自己比她还靠前的位置,吃惊又幸灾乐祸,南江要对太一出手了吧。

    山水尽是从武力至上的未龙界来的,对外界的文明礼仪还不太熟悉,却也知道,坐得离主人家越远,越弱越不受重视。

    这南江是不是在欺负人?

    他有点愤然,可大祭司和君上都没有表态,他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湛长风似乎没有注意席次,从容坐下,两人也入了她身后的两副次席。

    仙乐换了几曲,石阶下传来热闹的声音,是宁鹤王来了。

    宁鹤王没有非等到压轴出场,他与几方界域级势力谈过话后,便携着刚至的孙子,和逗留在宫殿里的修士打招呼。

    “宁鹤王威名远播,老夫早闻您的传奇经历啊。”

    “这位莫不是南江公子,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啊。”

    ......

    宁栖梧感觉到了祖父雀跃的心情,知晓他是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自己介绍给这些界域内的顶尖势力,心中温暖,沉着地应付着上前与自己打招呼的人。

    他的沉稳模样让宁鹤王十分满意,“边走边说吧,去云遥台。”

    主人家发话了,宫殿里的来客自然是随他们上去了。

    宁鹤王爽朗的笑声吸引了云遥台上的众人,只见他一上来,就朝几个方向拱手道,“诸君赏光前来,宁某不胜荣幸,都不必拘束,随意些。”

    湛长风与其他人一样,立起来执了道礼。

    宁鹤王叫宁栖梧招待客人,自己跟一些天君强者说话去了。

    云遥台因为宴会主人的到来,热闹无比,众修士纷纷跟宁鹤王.南江公子等宁家人打招呼搭话,套近乎.刺探情报兼有之。

    在他们之后,却又陆续走上来了数位气势不弱于宁鹤王的修士,叫热闹的氛围静了静。

    先是两位峨冠博带的儒雅人士,俱为姚家长老,叫姚八观.姚权修。

    半年的斗争里,他二人身为天君,参与的战斗极多,众人对他们并不陌生。

    招呼声频响,姚八观.姚权修朝左右颔首,随侍者入座,没说他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