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南江宴会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门派古族的修士在外吃了一个亏,陆续回头来找湛长风了,看见莲华山域偌大一块地方都是王朝守下的,当真是滋味复杂。

    一个门派里的神通长老.天君老祖是有限的,但这些门派古族的神通.灵鉴合在一起,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湛长风对他们非常欢迎,让他们将神通之下的弟子遣散了,与自己一同开拓领土,与其坐等被挑衅,不如主动出击,将莲华山域附近的零散福地都收了。

    时过半年,地域内的斗争逐渐平息了下来,每一方势力都牢牢占据着自己的领地。

    今日的相对和平背后,是无数场争夺,是那些死在这里,又或黯然退出之人的血泪。

    但这又是时下必须经历的。

    湛长风成功将莲华山域扩大了一倍,面积上看,在各势力中不高不低,前十余左右,不过风水宝地排名前五,还是挺让人眼热的。

    扩张最疯狂的,还是两个霸主王朝,竟直接搬出了返虚供奉,各分去了地域内三成的领土,四姓也不甘落后,请后天圣宝,召出老祖遗留的神识,各显威能,占去了剩下的四成,余下三成领土,被数百大小势力瓜分了。

    她应该算是在余下的三成里,占了大头。不是没有霸主王朝和其他界域大势力来找她“换地”.劝降,关键时候,她请出了司空照,让他坐镇清静山,以返虚之威,临时挡去了他们的觊觎。

    这也让她更深地体会到,王朝要走到最后,不能没有灵鉴.返虚,甚至是准圣的坐镇,同时她对王朝修士的修行愈加关心了,设下名额,给他们进入莲华山域闭关修炼的机会。

    日子没平静两天,南江王朝发出了请帖,要在琼花顶举办宴会,邀请地域内全部势力共庆发现新界之喜。琼花是南江领地内的一座主峰。

    这一次宴会,不排除会在宴会上彼此勾心斗角,但更重要的,应当是商议怎么处理新界。

    清朗月下,湛长风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手中的红封请帖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藤椅侧边,声音清脆。

    斗争开始以来,她保住莲华山域并将其扩大的目标完成,打击名册上的势力也完成了,花间辞那边紧跟着她的速度,业已将这些势力收服或代替,走出了太一进入他界的第一步。

    接下来,恐怕会越来越难,因为她感受到了界域级力量的蠢动。

    也许不久,他们就会像瓜分此处地域一样,将风云界域瓜分了。

    宴会如期而至,琼花顶上云霞缭绕,隐约有丝竹仙乐声,流光.画舫.车辇.云船不断从天空划过,一位位前几日还杀到眼红的修士落在白玉地上,风姿万千。

    琼花顶上建造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在霞光祥云的映衬下,如七彩光流转的水晶。

    内中有花园小径,有楼台亭阁,有天池温水,有漫天飘散的粉色花瓣,赴宴的修士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

    “南江那位心难测啊,一个黑面大王,竟搞出了如此柔情的布置。”

    “用心险恶,想让我们卸下防备,沉浸其中啊。”

    有两名修士小声揣测了番,目光不受控制地飘向花园,呸,还炫耀!那么多珍奇仙葩种那儿,也不怕被人偷了!

    也有人眼神相触就杀气翻涌——“领地里待得舒坦吗?”.“舒坦极了,跟白送的一样,怎么不舒坦,谢谢兄弟了哈哈哈。”

    宫殿内浪潮暗涌,兀然编钟奏响华美之章,总管高喊道,“已至的诸君,可移步去云遥台等候开席!”

    湛长风带着巫非鱼.山水尽进来时,正赶上这一句。

    她的请帖能带两人进来,硕狱.将进酒在这场战事里出力极大,本想带他们,不过硕狱意外顿悟,闭关去了,将进酒曾在长泽王朝做过将军,怕自己出现,让长泽针对湛长风,就推脱了。

    于是她带了山水尽,山水尽在荒天演兵法上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她已经考虑正式传他荒天诀了,此次,是让他看看风云界域的强大势力主都有哪些,给他一个底,也是试试他的心性。

    至于巫非鱼,这女人就是凑数的,估计还在心底埋怨她,将她从蛊堆里挖出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

    在侍从的引路下出了宫殿,沿着石彻的蜿蜒山路拾阶而上,云雾在脚下流淌,转过一个弯,登上广阔的山顶平台,十八根白玉柱分立两侧,下方各有三列坐席,六百座。

    朝外俯瞰,云海翻滚,山峰隐现。

    上来的修士或坐在席位上,或在栏杆边指点万里山河,享受着空阔带来的惬意。

    不知道是谁眼尖,往下望时,望见旁边稍矮的山峰顶上,有个演武台,笑道,“宁鹤王就是宁鹤王,日子刚稳,演武斗勇的地方就造好了。”

    “说得我手痒痒了。”一名长须修士斜眼看向一人,“敢不敢跟我上去打一架,试试谁的拳头最大。”

    被邀战的人面色微冷,“你有那力气,等逢王会吧。”

    这场宴会,简称对手敌手们的相见,表面看着还好,谁一说话,火药味就飘起来了,恨不得弄死对方,包揽这一地域。

    巫非鱼起了点兴趣,不着痕迹地扯了扯湛长风的袖子,“哪些人看我们不顺眼?”

    .....湛长风道,“你想想你用蛊弄死了哪些人。”

    “我哪里知道,都长得差不多。”

    湛长风给她说了一遍太一敌对过的势力,她漫不经心地听着,然后道,“挺多啊,今日哪几家可能发难?”

    “这先别管,你只要在我旁边,别说话别动,别给人下蛊。”巫非鱼的蛊术又上了一层楼,不露面,就能毒完一波波冲上来的敌人,不过她带她来,属于君王和大祭司的正常对外交际,身为大祭司,她不能不知道太一在经历什么,现在和未来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在交际方面,湛长风对她要求不多,反正她能拿着朝灵杖,戴着兜帽斗篷,看起来很高深莫测很唬人就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