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陆续露面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至阴之炁非寻常力量,一入体内,妊二爷压上全部力量,也只能保证它不四处乱蹿,破坏自己的血肉筋脉。

    要以往,他认输便是了,战斗再重要,也比不过自己的安危,现在却不行。

    妊家要这块地,他也不甘心大意下输给一个后生!

    吞下一枚丹丸,强行压制体内伤势,妊二爷身上的气势不弱反盛了一节。

    何为无悔?

    逆境中,意志越坚定,无悔刀便越强!

    明里暗里观察到这一切的宁鹤王.和光王.四姓中人,没有嘘妊二爷被一后生所伤,湛长风的实力,让他们没好意思再认为她是后生,但就算这样,他们也认为最后赢的一定是妊二爷。

    灵鉴和神通的修为鸿沟摆在那里,就算湛长风一时用狂战暴涨了战力,她也没有那么多力量长久地支撑这个术。

    她力竭之时,就是成为待宰羔羊的时候。

    妊二爷也不好忍,他还有内伤。

    可以说,妊二爷和湛长风,都要拼速度了,拖着战斗节奏对双方都不好。

    可偏偏,湛长风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见妊二爷蓄势待发,还问道,“天君的伤势,不需要回去治疗吗?”

    “本君好得很,你要是怕了,就快认输!”妊二爷不露颓势,红光满面,气势如虹。

    “孤自然是想再请教天君的,然天君功力高强,再斗下去,孤便要用杀招了,那就违背了点到为此的初衷。”

    妊二爷牙痒痒,这家伙气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杀招?

    呸,难道刚刚都是在跟他打着玩吗?!

    “将你的杀招好好用出来,生死各凭本事!”妊二爷两指并剑,抹过刀身,这一抹,仿佛抹去了刀身上的某种禁制,无悔刀上爆发出沉甸的威势,他再咬破舌尖,一口血喷了上去,刀上燃起熊熊火焰,威势再翻倍!

    “那妊二竟被逼出了真本事,新王不好欺负啊。”紫衣修士朝投影石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侍女恭敬问,“少族长,用桃红色怎么样?”

    紫衣修士秋水眸一嗔,“只有高贵优雅的颜色才配得上本君。”

    .....侍女无奈,看来少族长是认准了一个颜色,不高兴换了,她只得再给她涂上浅紫色的蔻丹,缀几片细小的花纹。

    不知什么时候,姬朝月的目光又移回了投影石。

    二人的战斗层次拔高了几层,神通修士观战,观得有些费力了,眼中只有两条极速移动的光线,模糊一片,仿佛要瞎。

    这时,妊二爷爆发出了全部的实力,一刀便要劈开一方天地,湛长风掌造化道场,举手投足八方应和,天.地.风.雷.水.火.山.泽之力,如臂指使。

    她抬起巨掌虚影捏住了砍来的无悔刀,祭出一道众生枯骨!

    神通和灵鉴,一差战力,二就差在对道理法则的领悟上。可她的神躯和天极神通足够弥补这两点,而九转往生诀修成的强大魂力,够她频频使用神通了。

    妊二爷有几分狼狈,他怎么想到,这一人能修出罕见的天极神通!

    见到她用出造化道场时,他就觉有什么脱离自己的掌控了,天极神通中的道理法则,是能与灵鉴天君媲美的!

    第二道众生枯骨一出,他不及反应,神魂就被卷入生生世世的生老病死中,瞬间垒高的恶业被业火勾动,在他的灵魂中烧起来,似乎半呼吸就会将他化成劫灰。

    就是刹那,一道金光没入他的体内,抵住了业火的侵蚀,也将他从万丈红尘里拉了回来。

    妊二爷的胸口起伏不定,丹药的作用已经开始消失了,至阴之炁在他体内疯狂地搞着破坏,功德金光和业火相互消耗,随时都会再灼烧他的灵魂。

    第一次可以说是大意,第二次呢?

    “我乃姜崇义,既是点到为此,就到这里吧。”说话人虎背熊腰,身披红甲,一手执锏,一手臂上缠着条即将化蛟的白蛇,面目凶恶,却又透着种慈眉善目。

    妊二爷好似跟他很熟,羞愧地朝他拱了拱手,“多谢姜兄相助。”

    如不是姜崇义的功德金光,他现在不死也得躺着了。

    没脸了,还留着干吗,“我输了,告辞。”

    他卷起妊颖妊嘉一行人,袖子一摆,匆匆化光遁走。

    姜崇义朝湛长风点了点头,眸子里含着好奇和探究,但没多说,几步就消失了。

    他不出手,湛长风也不会真杀了妊二爷,不过躺下是一定的。

    不管此人出于什么目的,干涉到他们的战斗里来,她都没心思去猜。

    湛长风踏进护山大阵,挡去了别人的窥视,就去打坐恢复力气了。

    妊家人接到受伤的妊二爷,连忙安排他去疗伤,妊二爷是族中的中流砥柱,伤了残了,都是族中的一大损失!

    安排好他,妊族长就喊了妊颖妊嘉问话,“不是去协商太一名下那一块领地了吗,怎么受的伤,谁出的手?”

    “二爷爷与太一凛爻王斗法,被她伤了。”妊嘉犹有不真实感,她怎么可能伤得了二爷爷。

    妊族长也不信,“莫不是有人在暗中帮她。”

    “这点我们没有发现,不过,”妊颖斟酌道,“凛爻王的实力有点出乎意料,榜上不虚,甚至,比榜上分析出来的,更震撼。”

    证道榜上,以神通道境,赶超小部分灵鉴是什么概念,是她悟出了天极神通!不止一道!

    遏云榜,用真君战力杀进灵鉴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有底气跟一个天君说,我要用杀招了,你小心点!

    凛爻王太特例了,榜上也极小出现这种神通排名高于灵鉴的状况,以至于他们错算了其中差距。

    关键是,遏云榜上,她的排名,明明是低于二爷爷的。

    妊族长听过凛爻王的名字,印象里就是一个比较出色的天才,再天才,没到他们这个层次,也是可以随意处置的存在,她竟转头败了妊二。

    趁着妊族长沉默思考,妊颖又说出了自己的发现,“山海界只来了太一王朝,这很不寻常。”

    “哦?”

    “那么大一个宝地,怎么可能被独享,山海界中的势力,难道不想进来吗,他们没来,也许是和太一达成了某些协议,也许是......太一已经独掌山海。”

    “如果是后一种,那太一王朝,就不是我们以为的小王朝了。”

    妊族长铁着面,吩咐,“先不动太一,去山海界将情况查探清楚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