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战斗继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长泽和光王也朝那边投去了一瞥,单因那座山是少有的好地方,不过自己已经占据第二佳的位置,就不会再去争夺,免得引起四姓等界域级力量反感。

    “这凛爻王胆量忒大,几处上佳地,俱默认霸主王朝.四姓,再不济也是白衣王.章合王这几位拥有极多附属星界的老牌王侯去争夺,她却占了不放手,合该被妊家上门教训,王,您说她怎么如此没眼力劲儿,不怕他们直接对山海下手?”

    和光王身旁的内官心里已给太一王朝打了个叉,小小王朝,现在不苟起来,反而出尽风头,是要当出头鸟啊。

    和光王慵懒地斜躺在冒着丝丝寒气的九曜冰床上,这副天然冰床,是她前一日从领地深潭中打捞上来的,那个深潭位置特殊,每年,天上九星的光会依次照到潭底同一处,历经几十万年,磨出这么一张冰床,一睡上去,她都感觉自己滞塞多年的瓶颈松动了,得如此辅修宝物,她暂时也没有所求了,省得不小心将它赔出去。

    听了内官的话,她也只是抬了抬眉眼,仔细看着水镜中的战斗,“妊家二爷的战力退了,连个后生都还没解决。”

    妊二爷微恼,这家伙太会躲,搞得自己真像是在指导她一样,他一手拂过无悔刀背刃,眼中寒光慑人,“后生,你要是能败本君,妊家从今不碰你的地盘,否则,呵,你乖乖站到妊家这边来,本君还能帮你在此界留一席之地。”

    “原来天君不是想诚心指点孤,那孤也就不留手了。”

    狂战!

    她本有接近灵鉴的深厚修为,此刻战力一狂涨,让妊二爷有种她能与自己比肩的错觉,眉头一跳,却笑道,“地狱眼狂战,修得不错,但你可知,本君年轻那会儿就宰了一个森罗地狱眼,何况你我间还差着一个大境界!”

    “骨生烟!”他喊出一门神通,肌骨上升起烟雾,卖了个破绽,任湛长风一剑斩来。

    这一剑将他拦腰斩断,可他就像是一缕长烟,断后又接在了一起。妊二爷却趁湛长风这一瞬的接近,劈下一刀,无悔道意锁住她,让她的动作顿了顿。

    湛长风来不及避开,举剑格挡,无匹道意将她的长剑溃散,一刀斩在了她的肩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她身退百丈,点穴止血,意动下,万钧雷霆幡然落下,阻了妊二爷的追击。

    妊二爷预想中,这一刀能将她劈成两半,结果只是伤了她,刚猜测她是不是修了特殊的锻体术,便又惊讶于落下的雷霆.....这,好个凛爻王,竟施术召下了蕴含法则之力的雷霆,还是能清算恶业孽障的雷!

    他化出千道刀意抗击雷霆,白亮刀光与紫金雷霆盈满了天空,刺得观望之人眼睛生疼,尚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两道纠缠的亮光便急剧膨胀起来,然后轰然爆开,卷起狂流,散去了漫天云,要搁地上,得夷平好大一块地!

    “妊家二爷的战力在遏云榜上比她高三百多名呢,败她无疑。”

    “而且遏云榜是通过最近几次战斗调整出来的排名,妊二爷许久没跟人动手了吧,这排名,还是以前的实力。”

    两人飘然立于修竹上,峨冠博带,长襟宽袖,不像是平常修士,像是文人气息浓重的世族人,那一身端庄与妊家几人的气质十分相似,他们就是四姓中的姚家人。

    他们以为光芒散尽,胜负就分了,但散去后,那二人还在打!

    神躯的愈合力极强,没一会儿就好了大半,尽管如此,湛长风也没时间等它全好。

    她对战过多位灵鉴.返虚,不是用了无尽回廊,就是以信仰为武器,又或借一界地脉气运之力,不借外力,真正败过的灵鉴,大概只有梁丘族的鹤汝天君。

    鹤汝天君的实力,比妊二爷,可是差了许多的。

    这点,她在正进行的战斗中深有感触。

    所以,这次她是投入了全部心神去对付他的,她要不借任何力量,赢下太一占据此地的资格,重要的是,她还不想在众目睽睽下,把自己的先天后天圣宝暴露给他们,引来这些势力对太一的堵截。

    依旧是至阴之炁化剑,行动处,却有天上雷霆相随,她沉着气与妊二爷往来千百招,雷光.刀芒.剑意,将天地割裂了开来,天上是灭世之势,地上和平如昔。

    渐渐,地面也震动起来了,天上的战场明明离得还很远,地上的川流却开始倒流,草木低伏,妊家人的衣袍也被上头溢来的气流吹得哗哗作响。

    妊二爷对湛长风的道行有了新的认识,她居然能在保持狂战状态的情况下,施展剑术和引动雷霆!

    但他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依着她每次的力道,估算着她力量耗尽的时间,她一神通,道行再什么深厚,也厚不过自己。

    终于在某一瞬,妊二爷感觉时机到了,悍然举刀过头,无悔道意聚在这一刀里,裂空挥下,雷霆涣散,势如破竹,余力不止!

    湛长风祭出天机扭曲术,强行将受者换成了妊二爷,妊二爷心底一悸,不问原因,先激发了“骨生烟”,下一息,果见自己的刀势从背后捅来了!

    烟雾中破败的身子重又凝聚了起来,他冷冷一笑,差点着了她道!

    妊二爷压下后怕,锐利的眸子扫向湛长风,咦,人呢。

    噗,剑刃撕开肉身,象征着死亡的至阴之炁在他身中乱窜,垮他半边身子,他忍痛向旁劈去一刀,身形爆退。

    怎么会!有“骨生烟”护持,她怎么伤得到自己!

    实际上,在他第一次用出这一招时,湛长风就启真知之眼,看穿了他这一术的本质,它乃空间错觉法,如水中折射之物,总与现实偏差几分。

    之后所为,便是为他提供第二次用出骨生花的机会,他在算她何时力气耗尽,她又何尝不是在推测他何时再用此术,他用出骨生烟的时候,就是他最大意的时候。

    一击,消减了他的战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