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梵小首领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守卫在大堂中的太一兵将们被鄙视了,一道道带着探究的冰冷余光扎向古小桥,让古小桥无端冷了把。

    为什么说是余光呢,因为他们站姿笔直,目不斜视,守在各个方位上,没有特意撇头去看她。

    古小桥也觉察到了这点,更有兴味了,口中却吐了“死板”两字。

    “你的隐匿是不错,不拆穿你,是因为你没妨碍到我们,但你此次私自混入考核场地.....”湛长风声音凉了,“我可以将你当做细作处理了。”

    古小桥的灵魂一瞬间空虚了,好像被黑暗的风吹过,勾起惊悸,她的眼中也多了凝重,“你在那时就发现我了?那抱歉,我不该再来试探你们的能力,但你们那些考核的地方我没进去过,我就在大堂转了一天,顺便在这些兵蛋子面前跳了下我族的舞。”

    “哈哈哈打扰了。”古小桥隐身就撤,撤不掉,全身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束缚着。

    她绞了绞手,故作害羞,“好了嘛,我承认你很强,值得投效,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场上:......

    “你是...小首领?”一名梵族人迟疑道。

    “我不是,我怎么会是你们姣如明月.冰肌玉骨.绰约多姿.闭月羞花.仙姿佚貌的小首领呢。”

    又是一片寂静,山水尽呵呵道,“对啊,梵族的小首领怎么会是如此矫揉造作的人。”

    古小桥叉腰,“你敢骂我!”

    三族都有一个名义上的头领,这被称为小首领的,应该是梵族的下一任头领,她的隐匿和伪装都十分高超,湛长风要不是开了真知之眼,也察觉不到她的行迹。

    湛长风打断了闹剧,“这位小首领且出去,过后我会与你和贵族首领会面的。”

    古小桥身上一松,后退了几步,摆摆手,“会面就不用了,我明天再来。”

    说完大摇大摆从大门出去了。

    被她一耽搁,二十多人的兴奋情绪就冷却了,他们原是各自部落里的天才,通过五关留到现在,也侧面证明了他们的优秀,可这古小桥,恐怕能把他们都暗杀了!

    他们看向湛长风的视线也多了敬重,部落人对强者有天然的仰慕,她确实比他们强。

    最后一项测试终于开始了,湛长风说道,“这是玄黄水,滴上一滴,有前生今世的,会变幻出前世的模样,没有,滴了也无害处。”

    “前生今世?什么是前生今世?”

    “是不是说我们死了,还能再活一次?”

    他们感受到威压,安静了下来,湛长风这才让他们上前,挨个滴一滴。

    有块玄黄石能窥真灵,是太玄宫的选拔弟子时,必然要用到的宝贝,这石头长年累月放在一汪灵液里,灵液便也浸染了玄黄石的灵性,化成了玄黄水,效用不比玄黄石差,就是会耗尽。

    太玄宫给她装了一斗,够太一用段时间了。

    能够真灵转世的,不是夺舍重生,就是修到一定程度后,为了重来或感悟,以秘法进行托生,再参胎中之秘,历世间风景。

    一般,几十亿人中找不出一个。

    但以防万一,还是要测测。

    她耐心地给他们滴完,没有任何异样,“今天起,你们就是太一的正式兵了,回去待命吧,等三天后,招兵结束,我们就走。”

    众人有种尘埃落定的畅快,告辞去享受最后的轻松日子了。

    湛长风干完事,回临时书房参研风云局势,想着怎么利用现有的条件,撕下一块大肉。

    时间缓缓流逝,被照明石点亮的书房里光明如昼,除了湛长风,其他仿佛静止的画面。

    一刹,她蓦然朝后捉去,蓄力一扯,将某个存在甩了出去,博古架仿佛被什么撞击了,碎成一堆。

    “梵族的小首领还没吸够教训?”

    “你太用力了,胳膊都疼了,可怜我这个纤纤玉臂。”枯瘦的老头掸了掸自己的衣服,枯树皮一样的脸上露出似嗔似怨的表情......一言难尽。

    再怎么一言难尽,都不能撩动湛长风的情绪,这让古小桥多了一分泄气,她坐到湛长风对面,“界外人都像你一样冷漠吗,先申明,我不是乱闯的,我说过明天再来,现在子夜过了。”

    “你有何事?”湛长风等她说出个子丑寅卯,这座小楼中用了空间延伸之法,里外颇多禁制,她能溜进来,也算本事,若不是没有感觉到恶意,刚刚就该拿下她了。

    “也无事,我只是想试试你们的能力底线在哪里,看起来,你们之中,好像就你厉害了点啊。”

    “他们都是生死境,你与小辈计较?”

    “难道太一就你一个神通?”

    “你认为可能吗,我带一千生死境兵将出来,只是因为,你们在道途上,走得差不多远。”

    古小桥蹙眉想了会儿,“你在骂我们实力差?”

    “不是实力,是底蕴。”湛长风给她打了个比喻,“你们这条路,到神通,就开始松散断裂了,他们走的路,却始终夯实且长,还能坚定地走很久。”

    古小桥没有反驳,他们到了神通境后,是不知道该怎么修了,哪怕询问那些成功晋升灵鉴的强者,也仅是提出了模糊说法,说什么“灵光一现”.“突然通透”,就进入灵鉴了。

    跟没说一样。

    她沉默了会儿,道,“我要加入你的军队。”

    湛长风没有答应,“我与三族头领有约定,不招神通之下的武者,不收各部落族长.少族长.长老等关系三族未来的人物,你身为梵族这整一支人族的小首领,又如何能入我的军队?”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已经找好我的接班人了。”古小桥笑道,“我几番来,就是确定下太一值不值得我加入。”

    都自己上门了,湛长风怎会往外推,“你很自信,那就先祝你能通过白天的考核。”

    古小桥的笑容一滞,忘了还有考核,“我的隐匿伪装在族中第二,你不考虑下直接录用吗?”

    “第一来了,也得遵规矩。”

    古小桥心中有数了,试探了几遍,大致摸清了太一公事上的行事准则,还有这人的粗略性情,不反感......那就愉快接受了!

    “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