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移动密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等翻了山,渡了河,走过无人至的原始山林,逃过各种奇形怪状凶兽的追杀,他们终于看见了一座山中小屋,这屋是往届上龙山之人的暂时落脚处。

    山水尽和黄玄身上已经裹了好几层无垢,头发一散,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后脑,哪里是脸,就两黑乎乎的人形物。

    他们见到目的地,俱都兴奋地跪地狂吼了,转眼一看衣冠楚楚的湛长风,愤愤掉头去找水源。

    湛长风不想去碰散发着霉味的屋子,两指一并,千道气劲瞬时将旁边的一树削成了桌椅。

    她坐下不久,那暗灰的木屋墙上显示出三个同色人影。

    “梵族来得早啊。”她之前就听说,梵族人擅长拟态和变色,倒是不虚。

    三个梵族人,一人靠上了褐色的廊柱,肌肤也渐变成褐色,除非有强大的神识,不然根本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还有一人坐在了石阶边的草地上,身形竟也化作了一株半人高的草。

    第三人似乎是领头的,走到木桌旁的树墩上坐了下来,身体变成了木墩的颜色。

    “斗族,穿出了天衣,可喜可贺。”

    他生硬地开了场,湛长风淡然一笑,没有接话。

    “啊,终于爽了。”山水尽甩掉一头水,走到木桌前,大马金刀地就要坐下来,那梵族人拍了下他的臀,吓得他蹿出两丈远,声音都变尖了,“谁!”

    “梵族,古溪。”

    “梵族,你吭个声啊。”山水尽盯了盯那“空树墩”,郁闷地转到另一个空墩上,“这里没人吧。”

    小心翼翼坐下后,他舒了口气,“梵族都到了吗,那就剩苍族没来了。”

    “苍族自认天空之子,做什么都喜欢最后压轴出场,有得等了。”三个树墩都被占了,黄玄没有怨言,随意坐那阴凉的树下了,这几个人,可不是他怨得起的。

    又过两天,空中传来清唳,三头鸟兽狮身的怪兽远远飞来,在木屋上空盘旋了两圈,缓缓落地。

    三个身上抹了蓝泥的苍族人滑下怪兽翅膀。

    三族人碰头,苍族李昂先道,“请拿出地图,确定龙山位置。”

    随后三份地图被他叠加在了一起,对着阳光细看,显现出一条红色的路。

    确认方向和距离后,六人就不耽搁了。

    森冷的古林中,湛长风一直注意着周边的动静,一踏进某个范围,她便知进入天然阵法了,地图上的路径,正是安全穿过这个天然阵法的路。

    经过了这个阵法,前面出现一个山洞,地图上的路也只画到了这里。

    “这是要我们进去?”

    “应该是这里了,龙山在那后边吧。”

    九人一阵商量,湛长风被推为了打头的,她也想快点探龙山究竟,就先弯腰进了山洞,洞中阴冷,时有水滴落下,滴滴答答。

    洞中生物嗅到活人气息,蠢蠢欲动,没过多少工夫就一茬茬袭上来了。

    不知是不是近了龙山的缘故,遇到的凶兽愈发强大,神通武者也要左支右绌,九个人,八个挂了彩。

    好不容易闯过山洞,见到亮光,他们朝外望去,发现自己是在某个峭壁上,外头层峦叠嶂,古木生烟,茫茫一片。

    偶有兽声嘶吼,惊天动地。

    湛长风随便一感应,就感应到了许多不得了的凶兽,万年不在少数,简直是进了凶兽老巢。

    梵族三人借着拟态和变色,已经悄无声息离开了,他们的能力,天生适合闯这等险境。

    苍族李昂则道,“我们先一同走一段如何?”

    山水尽和黄玄都应了下来,湛长风借了斗族的身份,决定按赤影的意思,帮这两人几次,等时机到了再单独行动,便没反对。

    下峭壁前,湛长风多看了一眼云烟中的连绵群山,彼时霞光渐盛,云烟薄了些,她观山势,觉它像是一条卧龙。

    而且是“活的”,颇有灵动之象。

    落地入林,灵草仙葩谈不上俯拾皆是,却也时不时会冒出几株,自然,少不得守护在它们身边的凶兽。

    湛长风帮衬着他们摘取一些灵草灵果后,就不想小心翼翼了,告别了他们,开始自己的磨砺之路。

    她什么都不管,看见凶兽就拎着剑上了,通常不会死磕,败了它们,顺了它们守护的灵物就跑。

    龙山的凶兽们都发狂了,围着她堵截,但多半追了一半就找不到她的人影了。

    山水尽.黄玄听着那些愤怒的吼叫声,说不上来,他们没跟着她,是幸运还是不幸。

    湛长风也是有分寸的,她不会去招惹没把握对付的凶兽,虽然这类凶兽本也没几头。

    她跟它们打打闹闹,闲了吃几颗万年灵果,喝几口仙露琼浆,元力凝练了许多,战力缓步地持续增长着。

    一直以来,她不缺心境和悟性,但确实没有踏实修炼的时间,远离了庶务和各家大局,在这原始的争夺中打磨自身,也是件极为有趣的事。

    她甚至还换下了这一身圣宝级的衣袍,只一身布衣体会血与汗。

    然后,莫名成了一座山头的大王,成天对付跑上来抢地盘的凶兽。

    打到后来,凶兽都远离她了,死都不踏进她的山头一步,她便安之若素地修炼,或者观察山头的灵植生长,偶尔出去逛一圈。

    直到,她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名梵族人的尸体。

    伤口上有道理法则的气息,这人已经进过那出密地了?

    湛长风攫取他身上还没溢散的魂气,施展魂踪,追寻他的踪迹,但这条踪迹最后断在了一个寻常的地方。

    密地的位置会自己变换?

    想到赤影提过的这一点,她踏空而起,站在云上俯瞰全景,结果就发现这条卧龙的睡姿,与之前相比,发生了一点细微的变化。

    这山脉还真是“活动”的,会自己变位置,只不过身在山中的人无法察觉而已。

    她锁定了几个变化过的位置,再结合那条踪迹消失的地点,很快就找到了这名梵族人受伤出来的真正地方。

    一落到那个地方,她就被吸入了一个黑暗之处。

    哒哒,靴跟触底的细微响声被放得无限大,异常渗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