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魂兵(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火鸦王的兄弟一现身,观者哗然,湛长风从他们激动的语气中得知,这类是魂兵的最高形态,人兵修为同进同退,武者更是可以借魂兵之力,窥得晋升的秘密。

    她一早就发现此界武者的修炼法门与外面不太相同,随着对魂兵的了解愈多,能肯定,他们的一线道缘,系在了手中兵器上,兵器成了他们领悟自身道的媒介。

    这一人,修的是火系功法。

    这一兵,带的是火焰增幅。

    他们一同出手,方圆十里都成了洪炉,炎炎火焰扭曲了围观者的视线,迫得人睁不开眼。

    火鸦王有意将湛长风引到偏僻地,来场毁尸灭迹,顺带造一个抢走天衣逃跑的名目,湛长风察觉他的意图,很是配合。

    所以他们甩开了别人,越打越远。

    火鸦王与他的兄弟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没有破绽,一度将湛长风压到了防守状态,但等周围无外人,湛长风也开始展现自己真正的战力了,至阴之炁凝作长剑,风雪随身,一剑枉生,斩其魂!

    意外的是,斩魂之力,被人与兵共同分摊了,效果远不如预想,只轻伤了他们。

    火鸦王却大骇,他活了两百多年,从未遇见过能直接伤了魂魄的功法招数!

    他开始相信,此人的先辈进过龙山并平安下来了,亦或她本身就进过龙山,只有龙山,才可能藏有这种奇异的功法!

    火鸦王惊且喜,对她的功法起了觊觎之心,进攻更加猛烈,双手一展,气化三千火鸦,随拳砸出,其势如天外坠陨,所经处尽为火海。

    湛长风不用神通,遮天一剑划开天地,火海两分,剑意成千百影,诛他心神魂。

    火鸦王和他兄弟双双被重创,倒地不起。

    她势未收,背后袭来一掌,掌风特殊,仿佛喷溅的毒液,她顿时警铃大作,移形换影,撤开数步。

    新来的人面目冷漠,姿态高傲,是响云寨门口见过的黑蛇部武者。

    火鸦王敛下震惊,换了副如见亲人的面孔,“黑蛇的朋友,便是她抢走了天衣,而且你要小心呐,她有诡招!”

    他与黑蛇武者的目光一碰,黑蛇武者肯定了他的信口雌黄,冷喝道,“交易衣服.抢夺天衣皆为羞耻事,你如不束手就擒,交出天衣,我便惩处了你这等恶徒!”

    湛长风看穿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思绪略转,想出一计.

    此时黑蛇武者的攻击又近了。

    黑蛇武者使的是拖字诀,因为赤影等强者,就紧跟在他后面,不过几十呼吸就会赶到。

    但胜负往往只需一瞬,她一道众生枯骨将看戏的火鸦王化成了灰烬,旋身递剑,点住了黑蛇武者的喉咙。

    一小股血从剑尖涌出,染红了脖子,黑蛇武者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都悬满了剑,不小心就会被穿成筛子,不敢乱动,“你想干什么,你可以现在就走,我保证他们不会来追你。”

    “那件天衣在你们手里吧,我还有两件,你们要是愿意,你我就做个交易,不愿,你就和他一样的下场,反正我离开了斗族,还能去其他地方。”

    黑蛇武者并不将火鸦王的死放在心上,他对她所说的另两件天衣更感兴趣,“好,我答应你。”

    湛长风反手给他种下了一个禁制,黑蛇武者怒容,“你对我做了什么。”

    “跟毒差不多,等你让我看到了诚意,我自然会解。”

    说话间,赤影和坞祖两道气势若雷霆的身影突临,坞祖扫过黑蛇武者和湛长风,质问,“这里有人买卖天衣?!”

    黑蛇武者瞥了眼老神在在的湛长风,朝二者一拱拳,“两位有所不知,此人乃避世者,前段时间来信说要将祖传的天衣奉给族长,入我黑蛇部,只可惜缺乏历练,叫这贼寇与店家联手将天衣盗走了,这才发生了她不远万里追击贼寇的事。”

    “更可恨的是,这贼寇借她的身份到我部族里献媚,假意从善,谋到了参加部落大会的资格,若无今日一出,真要叫那群匪寇乱了大会。”

    黑蛇武者一通颠倒黑白,“解释了”黑蛇部打点上下.默认匪寇参会洗白的事,也给湛长风强行安了个身份,将她变作了黑蛇部的从属。

    湛长风无所谓。

    黑蛇部的势力还是挺大的,赤影和坞祖就算有疑惑,也不会追根究底,故而收下了这个“合理”的解释,没有多问。

    回去的途中,坞祖羡艳道,“黑蛇部有福了,又收入了一件天衣。”

    “到你我这种程度,等闲天衣穿着也无用,我倒更在意,被黑蛇部请走的那位工兵大师,有没有研制出属于斗族的天衣。”

    “等大会结束,不妨去黑蛇部坐坐。”

    赤影和坞祖能轻易接受黑蛇武者的解释,还有一个原因——因为黑蛇部近几年来,为了研制出天衣的做法,在暗中用各种条件收购天衣当研究材料,见怪不怪了。

    他们这些站在斗族顶层的强者,与黑蛇部也达成了某些协议,所以是期待新天衣诞生的,为此,对其睁一眼闭一眼亦无不可。

    等他们走远了,黑蛇武者问湛长风,“你如何肯交出另两件天衣?”

    “当然是等价交换,你在我上龙山之前,准备好相应价值的矿物,我便将它交给你,并替你解开下在你身上的东西。”

    “那你得先给我看看你的天衣是什么等级的,我才好估价。”

    湛长风找出了一件能抗神通攻击的法衣,给他感受了两下。

    黑蛇武者脸色郑重地点点头,果然是高品天衣,“你是何人,若无归属,不如加入我们,请你为供奉也使得。”

    她随口应付,“如果我能从龙山回来,再论此事。”

    “那我等着。”黑蛇武者行事不拖泥带水,为了尽快将这件天衣收入手中,即刻回部族里筹备交易筹码了。

    湛长风对那龙山也更好奇了,不难看出,从龙山流传下来的所谓天衣,与她的法衣是相似的。

    为拿到龙山名额和顺带的建部落令,她终于寻起了目标,不过她没有滥杀,与其用数量去堆,不如斩一头绝对能让她脱颖而出的凶兽。

    离狩猎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人心也开始浮躁了起来。

    “这次的头几名,肯定被山水尽.计越.伍时月那些高手收入囊中,我们没戏了。”

    “怎么才三个上龙山的名额,我斗族是最强大的,理应多得些名额,为何要与苍族人.梵族人平分。”

    “听说山水尽刚杀了头五百年的凶兽。”

    一个队伍的临时驻地里乱糟糟的,黄玄怒喝了声“闭嘴”,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队伍大部分都来自黄鱼部落,黄玄又是少族长,没人敢触他霉头,但等他一离开,嘀咕声就又起了。

    “少族长恐怕拿不到名额了,难怪会气。”

    “那也比我们好,我们这些空有实力没地位的,只能帮少族长登顶,永远都没机会上龙山。”

    ......

    直朴扫过这些部落人,心中惴惴,他离开湛长风后,就进了黄玄这个团,身为一弱小的脱凡,他的作用是诱饵,虽到现在都没死,却换了满身伤,已没有多余的力气撑到结束了。

    再这样下去,他定会死在下一次引兽的时候。

    直朴内心一阵挣扎,生的欲望压下了恐惧,一瘸一拐地走向黄玄的营帐。

    黄玄平时看一眼这种弱小的流浪人都嫌眼脏,此刻见他敢进自己的地盘,不由起了分兴趣,“你找我何事?”

    “我,来献计,您如此强大的人物,错失龙山名额,实在是不公啊。”直朴按住胆怯,在黄玄意味难明的目光下,说道,“您是黄鱼少族长,黄鱼迟早是您的,黄鱼部落的武者们,也是属于您的,那他们猎得的兽核,不也是您的吗?”

    黄玄眼睛睁大,惊怒,“你让我将他们的兽核据为己有?荒唐,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事,这是对我实力的侮辱,对大会的侮辱!”

    直朴承受着他的威压,两股颤颤,越害怕,嘴巴越利索了,将酝酿已久的说辞一股脑倒出,“您不只是您,还是部落少族长,为了部落荣耀,您应当忍辱负重,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赢下名额!”

    “黄鱼部落的希望在您身上,您怎么能为了一点点受辱的小事,将它给整个部落带来的荣耀推开呢!”

    ......黄玄被问住了,神色不停变幻,一边是身为武者的骄傲,对大会的尊重,一边是这个名额象征的荣誉,以及,接触大机缘的机会。

    不过是从自己的族人那里拿一些兽核,总比说谎这种低劣的行为光明正大吧。

    黄玄想要名额,所以他觉得直朴说的有道理,他族人的东西,就是他的。

    为了部落荣耀,他要忍受拿取族人兽核充数的侮辱,族人也该奉献出自己的兽核!

    黄玄高兴道,“不错,竟被你讲出了一番至理名言,我便令你去宣扬个中意思,替我收来兽核,做得好,我就让你加入黄鱼部落。”

    直朴赌对了,再拜而去。此届大会后,掀起了一股作弊风,此乃后话了。

    在黄玄从自己队伍里扣兽核时,夺魁人选山水尽,带人追着大地魔熊的踪迹深入山脉内围。

    一行人兀然见到瀑布边立着的模糊身影后,心突突,有种悚然之感。

    “我去,咱们是遇到会幻化成人的凶兽了吗?”一个高瘦的汉子打了个颤。

    其他团员心里也是毛毛的,第一时间都想到了有幻化之能的凶兽,毕竟这里是危机重重的巨石山脉深处啊,谁敢一个人进来。

    山水尽明显镇静很多,他极力感应,却像是水滴入了大海,没丁点动静,心下惊疑不定,口中斥道,“瞎说什么。”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山水尽想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大手一挥,“走,那头熊往那边去了。”

    却在此时,山脉震动了起来,瀑布中探出一颗硕大的龙头。

    他们差点失声尖叫,那是五千年赤烛龙!

    别说神通了,坞祖那级别的灵鉴强者也不敢随意来招惹它!

    “那家伙是人是凶兽不知道,但她肯定要死了,竟惹出了赤烛龙。”

    “快走,我们躲远点,别被牵连。”

    山水尽敦促队伍赶紧跑,半路回头,却看见这人的侧颜,竟莫名有点眼熟,想了半天,原是广场上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湛长风早感应到了他们的接近,也不奇怪他们的逃离。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她与赤烛龙之间的气氛并无剑拔弩张。

    “你寿元快尽了。”湛长风跟它谈条件,“我们不如战一场,你赢了,我就将这瓶能够助你修炼的万年钟乳给你,或可让你实力更上层楼,突破寿元限制。”

    “你输了,就将兽核给我。当然,你也可以不应战,我去找其他凶兽。”

    这赤烛龙喷出一口龙息,瀑布的水都滚沸起来了,破裂的泡泡中溢散出热气,草木化灰。

    它的巨目中迸发出光彩,口吐人言,“我为何不应,但条件得改改,我输了,任你作为,你输了,就得成我的食物,我看你,比这什么钟乳强多了。”

    湛长风笑道,“可以,来战吧。”

    赤烛龙从瀑布中飞腾起来,冲进了云层中,俄尔,它巨大的头颅从云层间露出,冷冷地俯视着地上的湛长风,似乎是在思考这个奇怪的人有什么实力。

    而它的灵威将天空搅成了阴沉的灰色,引得众人注目。

    赤影和坞祖掠身上空,戒备地望着它,防着它在人族中掀起腥风血雨。

    “是赤烛龙,它每五百年下山一次,吃人食兽上千,怎么才过三百年,就又出现了?”

    “你看。”坞祖顺着它的视线望下去,见到了瀑布边的人,“又是她,她祖上究竟是何人,拿得出天衣,还敢来招惹赤烛龙!”

    二人惊疑时,赤烛龙身体像是利剑一般刺向地面,血口怒张,要将她吞下去。

    湛长风也冲向它,第一拳,落在了它头顶,神躯蛮力不可估量,一把将它砸翻在地,撞断了大片参天树!

    赤影和坞祖仿佛看见了另一头五千年凶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