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大漠匪寇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五兽气息与廖仑同源,动作灵活,实力强劲,局势一下变成了六打一。

    它们的出现,也让湛长风窥到了一些斗族兵器的究竟。

    兽核是斗族兵器不可或缺的一种材料,在铸造的技艺中,它应该起了为成品实现灵性.力量两大方面增幅的作用。

    兽魂还不好说,类似于将兽魂与兵器合一,化成了兽兵。且他们有特殊的驭兵之法,能把兽兵变成自己的半身。

    可以看出来,兽兵是高阶武者的一种重要战斗方式。

    湛长风收集够了目前能探清的信息,蛮力拉弓,连续出箭,这或跑或扑或隐的兽兵,在别人眼中疾如闪电,摸不到边角,却被她一箭箭射落。

    廖仑连带着受了伤,叫停了比试,他还不想自己的兵器都折损在这里,这可是他花了大半辈子心力培养出来的。

    “此战我认输,不打了不打了!”他心疼地将散去兽形的五口小刀收进丹田,摆摆手,隐到了偏僻处。

    都已经动了手,湛长风不想那么快结束,觑向那伙劫匪,“几日前便是你们的人要劫杀我,今天又用出了借刀杀人,也难为你们了。”

    几个匪徒中的刀疤脸拧了眼神,皮笑肉不笑道,“我想你搞错了,我们可没见过面。”

    “也行,你通知你们那边的最强者,要么将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交还给我,要么我去你们的老窝逛逛,做个了结。”

    “你谁啊,好大的口气,别给了台阶不下,要是对上我们老大,有你哭的!”刚被她崩飞的刃中蹒跚挪到刀疤脸旁边,郁气难平。

    湛长风一招造化道场将他们困住,拿绳子拴了,搜魂搜到他们匪窝的位置,直接找上门去。

    众人被这一发展弄晕了,有好事者跟了她足足一万二里地,琢磨出了不对劲,怎么到了死亡沙漠?!

    死亡沙漠素来凶名显赫,放眼望去,黄沙延绵无穷尽,据说无人能跨越,更有人说,赤影流域最强大的一伙匪寇隐藏在里面。

    刀疤脸愈近死亡沙漠,面孔愈扭曲了,她竟真敢孤身一人打上他们的寨子!

    湛长风落到沙漠中一家不起眼的小破酒馆前,一甩绳子,将这些人丢了进去。

    霎时里面冲出来一群人,执着兵器虎视眈眈。

    “我当是谁!”客栈中爆出如雷响声,一满头脏辫的神通武者大摇大摆地出来,看似随意的脚步每一落下,地面都要震一震,扬起黄沙。

    湛长风自觉不枉此行,这人比百里.廖仑等武者还强上数倍,可堪一战。

    来者是火鸦寨的首领,外号火鸦王。

    火鸦王瞥到那些隐隐约约偷跟上来的修士,恼她曝露了自家寨子的位置,不怀好意道,“那件天衣已经被你卖给了店老板,我从店老板手里拿来了,你凭什么来拿回去!”

    “天衣?”

    “是那个天衣吗,不是说,天衣皆来自龙山,这人难道已经上过龙山了?”

    “往届我斗族里,平安从龙山下来的人物中,可没此人。”

    “许是承了先辈的天衣,呵,好大的胆子,竟敢用它交易,简直侮辱了我斗族人的名头!”

    “快将此事禀告赤影和响云坞祖。”

    火鸦王得意地看着湛长风,却没从她脸上看出惊慌。

    湛长风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你与各部落的首领有勾结?”

    火鸦王目光闪了闪,大声道,“我跟他们能有什么干系。”

    “现在天衣被你拿着,你如此引人注目,不怕过来的强者,先将你杀灭了?”

    “我虽为匪寇,但晓廉耻,不敢私拥它,更不敢交易它,等他们来了,我自然会将天衣双手奉上,但这之前,我会将你拿下,交于他们,我想看在我有功的份上,他们会原谅我之前的小打小闹。”

    斗族人对衣服的执念超乎人想象,竟忘了此寨之前的烧杀抢掠,为他叫好。

    火鸦王对这场面很满意,嘴角翘了起来。

    他手里哪还有天衣,他当时一得到它,就将它赠予了黑蛇部,换黑蛇部帮忙上下打点,让他们这些原本恶名在外的匪徒,也能参加部落大会,争取建部落的令牌。

    说句不客气的,有那件天衣在,就算他们没本事,拿不到建部落令,黑蛇部的比试者也会替他们除掉障碍,让令牌落他们手中。

    火鸦王自认是个有雄才伟略的人,当匪寇有什么意思,要当就当斗族的王。

    由匪寨变部落,就是他将要踏出的第一步。

    这莽人自己撞上来,他正好刷波声望,将自己的形象扭正。

    他能兵行险招爆出天衣,自然也不怕那些人来找他要,因为.....他会“败”给她,让她“带着天衣”逃走!

    介时,恐怕各部落都会追杀她。

    火鸦王想到就做,誓要在那些强者赶到前,弄出预想中的局面。

    他生得威武雄壮,往湛长风跟前一站,整一野兽和小草的既视感,“听说你还杀了本寨的二当家,这仇更不能不报了!看招!”

    话落,斗大的拳头就向她砸去。

    拳风如金戈切过空气,势锋利非常,嗡鸣震耳。

    众人看她不躲不避打算正面截拳,纷纷大叹不要命。

    湛长风面对砸下的拳,沉肩坠肘,踏步侧身,双掌化拳,其拳快如碎影,仿佛将那拳包裹了一样,然后往前一送,竟蹶得他一个踉跄。

    此界没有法道一说,也很少见怪力乱神类的神通,拼的是拳脚和兵器,所以有外人在场时,她没有暴露出那些一看就不同于此界的招式。

    单凭蛮力.威压跟他斗了几百招。

    火鸦王没想到她能跟自己打那么久,眼看那些强者都要赶过来了,动作不由急促。

    湛长风抓着他的一个破绽,优柔之势变作劈天巨斧,大开大合的蛮横之拳,砰然对上锋利金刚。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一棵小草把野兽撞飞了。

    她收势,轻弹袍角,“承让了。”

    “呸,谁跟你比试,我要你命!”火鸦王抽出腰间的一把刀,“出来,我的兄弟!”

    这刀变作了与他实力相当的一人......人?

    湛长风推演因果线,发现此人还真是他的兄弟。

    原来除了用兽魂祭兵器外,还能用人来祭兵器,但献身者必须心甘情愿,才能与兵器与使用者契合,发挥最强战力。

    自然凶兽什么的,不可能心甘情愿献祭自己,所以抽出它们的兽魂后,要将此魂折磨到失去自己的意志,变成奴隶,方可融于兵器中。

    最有意思的是,这种兵器的炼制手法十分高超,不管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心甘情愿,都保留了原本的记忆。

    品阶高点的,还能有自己的意识,就跟活着的时候一样。

    火鸦王的这个兄弟,就是回忆意识都完整的一类。

    “哈哈哈多少年没人打到我们门前了,大哥,我们联手杀了她,让他们看看,曾经叫人闻风丧胆的大漠双寇有什么本事!”

    “正合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