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谷中练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高知生得勇猛,双手拿斧头,斧头呈扇形,柄长三尺,锋寒利刃,斧头与柄的接连处还有黑迹斑斑,似抹不去的血,

    允鸣神色一沉,“你就是那个斧魔。”

    斧魔?

    有人低声跟同伴解释道,“这个高知是火狮部落的,习惯将人劈两半,杀人多又让人畏惧,所以被称为斧魔。”

    “那叫允鸣的不就危险了。”

    识得允鸣的武者翻了个白眼,“敢站出来的,哪能是籍籍无名的,这允鸣被称为毒人,被她的毒沾上,七窍流血而死算是最美的。”

    看样子这两人都是不好相与的。

    被几十双眼睛注视着的两人同时出手了,斧魔的攻击磅礴而凶狠,劈.剁.抹.推,招招致命,旁观着就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杀机和力量。

    允鸣伸出了袖子里的手,那手似中了毒,青一块紫一块,又或者说她的手就是毒。

    高知攻势凌厉,她却身法灵活,一时间,一个砍她不得,一个近他身不得,似有僵持之势。

    高知久攻不得,被允鸣灵活的躲避弄得火大,怒喝着将双板斧抡成密不透风的圆,往允鸣压过去,不少人看得一窒,这还怎么躲。

    允鸣虚晃一招,身形蓦地消失。

    也不是消失,她只是在一瞬间趁高知不注意,将一根毒针打入了高知体内,高知僵硬着身子,不可置信地撇头看她,“怎么可能!”

    太快了,那一瞬的速度远远超过躲避他斧头的速度,原来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在消磨他的耐心,然后趁机接近!

    允鸣拍了拍手,“只是麻痹药,一刻钟后你就能动了。”

    这二人都是生死境实力,唯一点不好的是,高知没来得及发挥出那把斧子的威力。

    湛长风遗憾时,有一人从那伙劫匪中起身,在火光与夜色下,朝她挑衅又蔑视地一笑,“甭管什么部落人.流浪者,但一只凶兽都没杀过,简直丢了我们斗族的脸,让我来会会你!”

    此人话一出,众人皆附和,颇有种同仇敌忾的味道。

    “我不是没杀过凶兽,只是不会制衣罢了,但你诚邀,我也不推拒。”湛长风整以暇地站了起来,笑意温和疏离,如空中冷月。

    “少找借口。”刃中一想到待他极好的二爷是死在她手里的,提力扬拳攻向她,她推出一掌将他崩飞了。轻松地好像小孩过家家。

    特么刃中爬了半天居然还爬不起来!

    但他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高声道,“不愧是大败黄鱼百里的人,厉害!”

    看戏的围观群中,某个武者面色沉了下来,排开众人往前道,“败了百里?什么时候的事?”

    “哈哈哈就不久前,百里还承认自己箭术不如她了!”别看刃中一个生死境那么招摇,敢孤身找湛长风的麻烦,皆是为了引出这个人,好借刀杀人。

    这个人乃燎部的廖仑,十年前踏进了神通,专擅暗杀,藏匿行踪的能力一等一,然有一次,却被百里识破了,差点被扎个透心凉,之后他便将百里列为头号对手,赤影流域内,少有人不知他俩恩怨的。

    现在竟有人敢称败了百里,他必得出来会会。

    “在下廖仑,你败了百里,一定擅长弓箭,我们来斗一场!”

    湛长风看了眼他的命门,“你确定?”

    廖仑不知道为什么背后寒毛倒竖,皮笑肉不笑地道,“传闻那么厉害,总要见识见识的。”

    观战的立马起哄,“用箭!用箭!”

    “让我们看看打败百里的箭术是怎么样的!”

    不明所以的武者们从他们的三言两语中脑补出一戏,特别想瞧瞧弓箭手的鹰眼,能否识破暗杀者的隐匿,起哄催战。

    湛长风感应到,他身上的兽类魂力比高知的还强,便应下了这一战。

    瞬间两个都动了,台上空无一人。

    弓箭手善远程,所以她为了拉开距离一连凌空飞跃,便是到了暗处的毡帐顶上。

    盘坐着的两方人不得不站起来寻找两人身影,“快看,在那!”

    她站在高远处,一眼就能看到。

    但廖仑却像是蒸发了一般不见踪迹。

    或许是有些踪迹的,比如,有一人的发丝扬起来些,有一人的影子忽然晃了下。

    “诶,廖仑真不见了!”

    “真是见鬼了。”

    “难怪有人筹钱要买他的脑袋了!”

    “看着就难缠,以后碰上就糟了。”

    “在那在那!”

    一些眼尖的武者突然捕捉到一个模糊黑影袭向湛长风,一击不中后,立马又消失不见,像是融入了这重重暗色。

    廖仑潜行在毡帐.林木之间,暗骂了一声,这个湛长风的反应速度真特么快,居然可以躲过他的袭击。

    不过那又怎么样,他学的是刺客功法,隐匿无踪,杀人无形,她找不到他就只能像是待宰的羔羊,等他举刀!

    湛长风真不想告诉他自己最擅勘破,和她玩隐匿,自寻无趣。

    她地站在毡帐上,手上的弓箭已经开始拉满。

    “根本不能比,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

    “连人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射。”

    “这个廖仑藏得好深啊。”

    ...

    廖仑蓦然一悸,却见箭正转向他这个方向,当下爆射蹿入人群,掩饰气机。

    被一条黑影猛然蹿入的人群顿时喧哗起来,像是进了黄鼠狼的鸡笼,各种混乱,纷纷寻找廖仑的身影。

    廖仑就是要这种效果,越乱他就越不容易被发现。

    “特么这小子太狡猾了!”

    “什么弓箭手,碰上刺客就是渣渣。”一个大汉嗤笑了一声,“还是太嫩了呐!”

    转眼嗤笑变成惊恐,瞳孔中倒影出的箭支如同死神指令,心底拔凉沉寂,连躲避都无能为力。

    老子就是骂了两句而已!

    脖子一凉,想象中的死亡没有到来,大汉麻木地转动了脖子,视线向下移,又飘啊飘地飘到身后,身后一人倒在地上,头顶的发髻上可笑又可怕地插着一支乌黑箭!

    “呼”大汉脚一软,坐了下来,他敢肯定,自己的脸色和廖仑的脸色一样苍白得像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

    人群爆发出欢呼,为这惊艳一箭叫好。

    大汉和廖仑却似缓不过来,这一箭不可怕,可怕的是被锁定时的无助悲凉,像是有人一点点碎掉了你的四肢百骨,然后扯出你的灵魂曝光在金乌的焚世烈焰下。

    廖仑穿过人群望过去,正撞上她凉凉的目光。

    “呵。”廖仑抚下心惊,并不认输,“我就跟你来点认真的!”

    他手中出现五柄造型各异的小刀,“去!”

    五口小刀爆射而出,半途,却化作虎.狼.豹.鹰.犬五兽扑向湛长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