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猎杀凶兽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你们有半天时间寻找同伴,计时开始!”

    这规则也有意思,不必上报同伴名字。

    队伍名单,视比试结束时,队中的实际情况而定,也就是说,在比试结束前,你可以离开一个队伍去另一个队伍。

    斗族人,似乎崇尚强者间相互选择,比如他们在以血缘为纽带的大部落小部落外,分出了“部”这个称谓,允许有实力的人单干,建立起新的力量,投入部的高手,可保留原出身的部落身份,就像某籍贯的人,入了某个工会。

    这在部落形态的世界中很少见。

    据说,往届大会上,拿到建部落令的人,常常建“部”,从各个部落里招收人才,而不是建部落,将自家的一支,从原部落里剥离出来。

    所以,这个寻找同伴,也可视为,寻找将来的部属,宽松的规则,则为选者和被选着,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湛长风将象征团长的绿丝带绑手臂上,抬眼看到直朴期待的目光,“你想跟我,就暂时跟我吧。”

    “谢谢您!”直朴高兴地站到她身后,眼神环顾四周,不意外地看见同一个部落里的人抱成了一团,泾渭分明。

    他立了半个时辰,见始终无人来跟湛长风表达入团意向,心中焦灼起来,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我认识几个流浪者,要不要我去跟他们说说?”

    他看着湛长风那一身麻衣,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没杀过凶兽的人,是很遭排斥的,她哪怕是换身十年兽皮的,也比现在好啊。

    难不成她那些百年兽核,都不是自己从凶兽身上挖来的?

    “不用拉人,随缘。”

    湛长风没想手一挥,招大批人跟随,她终究不是斗族人,种族壁障不是能轻易跨越的,她或许可以用现在的形象展示下个人战力,但没必要跟此界人牵扯过深。

    半天时间在结队中过去,响云坞祖.赤影,携各部落来使重登上高台,这回开口的是赤影,此人周身缠绕着红雾,面目不清,声音暗哑,不辨男女,“部落大会不止是诸位英勇族人之间的比试,也是我族磨砺强者的方式,部落之外的整片天地,就是你们的猎场,一月为限,祝你们好运。”

    “开始!”

    众人狂奔而出,朝四面八方散去。

    湛长风问道,“如此随便,不怕比试者的族人暗中帮忙,或者比试者事先在外藏起了打下的凶兽,只等现在去剥个皮.挖个兽核呢?”

    直朴惊得说不出话,“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怎么会......”

    他似乎连说谎这个词都没听说过,纠结了下,用“荒唐”来驳斥湛长风的这种假设。

    湛长风轻咦了下,又多加观察了两天,发现斗族人,当真没有作弊这个概念,没有一个比试者提前备好凶兽兽核或者暗中要求亲友帮忙的。

    全是一个个跑进深山.丛林,专心狩猎凶兽。

    凶兽之于斗族人,是天敌,是阻挡他们迈向这片大好山河的障碍,因此一个个见到凶兽,都红了眼。

    且平时他们只杀杀闯到部落附近的凶兽.猎猎某些外围的凶兽,现在大会的刺激下,不少人都跑进了危险地带。

    直朴再次焦急了起来,只觉自己这团长有病,不去杀凶兽,整日弄弄花花草草,跟玩儿似的。

    当湛长风又因为某株灵植停下来时,直朴耐着躁,道:“您不去杀凶兽吗?”

    “你不是杀了吗,碰到的凶兽,都被你解决了。”她碰下了这株有着锯齿状叶子的草,它竟缩起根系,自己团成一团,滚走了。

    “但都是几只十年.二十年的小兽。”直朴掩不住失望,就连这几只小兽,也是他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拿下的,这人光看不动手。

    ......还以为自己遇见了有实力的良者,越看,却越像是佯装高深的懦夫。

    难怪穿着麻衣,真是连一只兽也不敢杀。

    直朴眼底透出几分复杂,然后指了个方向,“我先去那边查探查探。”

    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索性大会比试向来将“良禽择木而栖”诠释到了极点,脱离一队另找同伴是常事,没值得惊讶的。

    湛长风不是斗族,与此界凶兽没有深刻的纠葛,懒得大肆捕杀它们,但对直朴这个临时同伴,还是照顾的,不然他怎会毫发无损地猎杀了数头比自己实力还高点的凶兽。

    可惜直朴缺乏耐心和眼力劲,急于寻找能让他加入一个部落的头领。

    湛长风从那株草上采集了点样本,继续往这一带的山脉内围走去。

    凶兽喜欢占地盘,越近内围越安静,几乎每一片地上都有强大的凶兽盘踞。

    在内外围的边界,她发现了一处武者临时聚落,隐匿在一个开阔的山谷里。

    她本要路过,然感应到那伙劫匪也在,便侧身从狭窄的石缝里挤了进去,进入幽静的山谷。

    武者们三三两两聚在堆堆篝火旁,或静默,或小声交谈着,看见有人来,也只是瞥一眼。

    这些人中,有绑了蓝丝带的比试者,也有正巧在此歇息的狩猎者。

    隐晦瞪着她的几个匪徒还没动作,先有一位狩猎者拨弄着面前的篝火,调笑道,“呦,你们这比试都开始两天了,怎还有穿麻衣的,这届大会比试者不行啊。”

    “别点火星子,说不定人家不屑杀弱兽呢。”一名模样俏丽的武者边叉着腰驳斥,边走近湛长风,并跟她道,“别放心上,这里刚闹过一场,火气有点大。”

    湛长风点点头,寻了一个空地盘坐下来。

    已经是后半夜了,但无人入梦,那叫允鸣的俏丽武者说完后,好些人发出了哼笑声。

    流浪者和部落人的火星子又迸溅起来了。

    “瞧瞧这话说的,别放在心上,呵,你当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啊。”高知眼神轻蔑,“有本事我们来过几招,看看你们这些流浪散人,究竟哪来的底气跟我们叫嚣。”

    允鸣一扬脑袋,“打便打。”

    “哈哈哈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周遭的武者纷纷给他们让开了位置,甚者还吹起了口哨,催促着他们快点动手。

    然后湛长风就见到了没见过的一幕,只看高知无中生有似的摸出了两斧头。

    她用真知之眼看得仔细,这斧头,是他从丹田处召出来的,且此斧不知怎么蕴养,养成了与他性命相连的半身。

    本命法宝也是性命相连,损坏了,持有者也会重伤。

    这里的半身,却是一同生一同死,那斧即是人,人即为斧。而且她还从斧头上感受到了兽类魂力。

    湛长风来了兴致,认真地看着二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