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扶桑神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光芒落定,地上长起了一株树,它扎根于空间裂缝,把这即将四分五裂的大地合在了一起,它的树干通向云霄,撑起了要塌下来的天,它的树枝填满了开裂的苍穹,从此有一片天空绿叶繁茂。

    此乃姜烟的躯体,扶桑神树。

    敛微看向手中的心,这是姜烟用九万年修成熟的空间之道.福厄之道,她一碰到它,沉寂许久的道干就快速吸取它里面的道理法则,疯狂生长。

    她是财神,是佑安,是姜烟,但姜烟已经不完全是她了,姜烟身上有太多因果,所以姜烟选择带着九万年中的挣扎迷茫,以死践佑安之志,埋葬下所有罪业和功德,将从敛微身上来的道理法则,加倍返还给她。

    与敛微而言,分身,是她留在外的种子,她用了九万年,跨过了自己的死劫,也采到了种子结出的瓜果,可以凭这颗“心”,直接证万劫之境,但她目中尽是苍凉。

    天地一成一毁是一劫,姜烟不是天地,她承受不了这创造和毁灭的压力,也无法扛起推动劫数的后果。

    有一天,她会不会面临姜烟的境地?

    敛微看向横渡而来的湛长风,喃语,“我终于知道准圣们为什么要花成千上万年的时间去布局了,因为他们受不来这寰宇出现一点意料之外的动荡,怕失了成圣路,怕断了道统,怕灭世之劫毁灭一切心血,怕毁灭后没办法再重来。”

    “你可以敬畏未知,但不能怕没发生.没出现的事物,因为你算不过天,难免落入杞人忧天的俗套里。”湛长风道,“你只能站队,然后放手一搏。”

    “十余万前是神朝天庭妖庭之战,九万年前是天庭妖庭之战,今日,是帝君王侯之战,六合圣地当推手,你的选择呢,是独善其身冷眼旁观,还是应六合圣地之意,顺着他们某位看好的共主崛起,亦或与我。”

    敛微撇头隐去一笑,眉间透露出几分无奈,“与你如何?”

    “与我敌君王,压圣地,破九榜,也许当寰宇彻底定基,这些因成圣.因权力而起的战事才会消停。”

    敛微不意外她的话,她愿意待在她身边,就是在赌她能不能成为不世帝才,冲开所有藩篱,破掉天地间的一个个局。

    她要是只想割据一方,才叫人失望。

    “可你起步太晚了,在微末碰上了九天战乱,你如何在诸位王侯帝君的斗争中生存下去,又如何叫圣地降服,或者说,你知道从神通到万劫,需要多少年吗,晋升万劫与时间长短无关,但万劫者,都是用几世.十几世来体验万法,才证得准圣之位的。”

    “你认为你有时间去成长吗,或者,你能保证自己没有阻碍地一路修得准圣吗?”

    她话锋陡转,抛出最现实的一问,“没有人能顺利修成准圣,除非已经有了长久的铺垫,这一世水到渠成,所以,你是谁?”

    湛长风笑了,“看来姜烟的陨落没影响到你,反而让你更犀利了。”

    “我或许有过曾经,也获得了曾经遗留的关系的助益,然从证道层面上说,过去已经与我无关了,此生,确实是我的第一世。”她道,“我们不是说过等灵鉴之后再开诚布公谈一次吗,既然你记忆全部恢复了,我现在讲也无妨。”

    “等等。”敛微感觉自己的道干生长碰到了一点桎梏,需要闭关静心熔炼自己的道,“只要是现在的你就足够了,其他都不重要,我所问的,其实是希望你注意的,不是要你给出解决之法,我先去合道了,可能要几百年才出关,此界就交给你了。”

    她终于也做了次甩手掌柜,舒爽异常,最后朝湛长风投去托孤似的一眼,便潇潇洒洒没入了扶桑神树,将其当做了闭关的府邸,同时扶桑神树上的威压又重了几倍,无人能靠近。

    湛长风:.......

    她是不是飘了。

    聚向这擎天立地的神树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修士扛着兵器.有军队开着战车,试图以攻击手段查它究竟。

    湛长风凌空踏出一步,整个天地仿佛都被她踩在了脚下,众人不能寸动。

    “此株神树维系天地,如不想招来灭世之灾,任何人都不可动它。”湛长风看向严尝青.雷成.董老.钱家老祖等直接或间接促成此事的百多名高阶低阶修士,“它因你们而出现,你们该负起责。”

    严尝青警惕道,“这里有误会,我们尚且不知变故怎么起来的。”

    “说简单也简单,你们逼死的孩子,乃此界财神,也为此界守护者,她死,天地便倾覆,但她不舍苍生消亡,就化了此树,再定天地。”湛长风不与他们废话,一招息魄,将他们的神魂都扯了出来,化出魂链拴在了一起。

    见之俱都惊骇不已,严尝青等人全都是神通大能,怎会抵不住她一招!

    她这招也诡谲,竟可以摆布人的神魂?!

    穿云界的人们感觉见到了神话!

    湛长风还在想怎么利用他们,忽感各家中的财神像上还残留着信仰之力,心血来潮地拿过一个,加入一些材料,以炼制傀儡的手法将它炼化了,给它编了一条守护神树的禁制。

    然后将严尝青的神魂封入傀儡中,扬手将它扔到地上,它见风长八尺,由泥石硬木变成了严尝青的模样。

    严尝青惊惧结心,挥手召不出兵器,只有微薄的信仰力能供驱使,再动神通,虽能由神魂祭出神通,却根本打不到她,意外打到神树,自己反受重伤。

    湛长风:“今令你居此身中受罪,赎毁世之过,往后,你的职责便是守护神树不受侵害,违背,将受身中禁制惩罚,当然,我不会让废物接此责,你会发现,你能用这具身体,吸收信仰力。”

    她冷冷补道,“且只能接收供给神树的信仰。”

    这才是最痛苦的,他被硬安了保护神树的职责,为了自己的自保能力,不得不努力提高神树在人们心中的威望,好跟着享用点信仰力。

    湛长风如法炮制,将剩下的神魂全都封入了傀儡神像。

    做完,严尝青.董老等人已视她如恶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