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暗涌(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夜深,姜烟摸黑起来倒水,被沙发上的一道人影吓得愣了愣,抬手就去摸墙上开关。

    “别动。”

    “.....君前辈?”

    “过来坐。”

    姜烟听话地没去碰开关,绕到沙发另一头坐下,静谧的黑暗中,连呼吸也轻了起来,然后她才发现,偌大的客厅里仿佛只有她一人的呼吸,不由局促地瞄向湛长风。

    但是湛长风说完那句话后,没再开口,如同坐在黑暗里的一尊神像,安然又神秘。

    姜烟受到感染,内心也宁静了下来,侧头望着落地窗外的城市灯光,体味着师父去世以来,前所未有的祥和。

    可是她很快又升起了一种莫名的焦躁,脸庞渐渐紧绷,这是她遇到危险前的警示。

    哒~

    房间门和窗户同时被人从外打开,十来条黑影一起扑了进来,其中还有四个脱凡!

    姜烟被那凛冽的杀意激得寒毛倒竖,跳起来摆出防御之势,还没拿符呢,突降一道威压,十来黑影跟折了翼的飞禽似的,全都摔在了地上。

    湛长风的意念扑下高楼,横扫大街,数辆车子轰然爆炸。

    然后她站起来,回了主卧。

    姜烟跑到阳台上看了看爆炸来源,再回来试了试黑衣人们的鼻息,发现他们的修为都被废了,只吊了一口气。

    这是何等实力,恐怖如斯,她都没察觉到她出手!

    啪,灯光亮了,佑安站在沙发背上揉了揉眼,“这就是姜姑娘的仇家吗,不如问问是怎么找上来的,白日的男人做事也太不干净了。”

    小奶娃奶声奶气地喊她姜姑娘,让人哭笑不得。

    “我会问的。”姜烟倒是没怎么怀疑雷成,钱家耳目众多,找上这里不是难事,再者,就算是雷成出卖了她的消息,也没什么值得震惊的,毕竟圈子里都知道雷成一向是利益至上。

    只是,麻烦君前辈动手帮她了。

    深更半夜,被爆炸声吓醒的人都在各个窗前探出了头,第二天各种新闻满天飞,然到了下午,一切有关爆炸的消息都被抹去了,好像从来没发生过。

    钱家老宅

    满头银丝的钱家老太君一下一下地杵着拐杖,被棉唐装包裹得略显臃肿的身体轻轻颤着,怒火冲天,“钱家几百年来,还没受此辱,到底是谁在帮那小丫头!”

    “老太君,我们派去的人进入套房后就再没出来,恐怕已经折进去了,这套房是姜烟和一人开的,不知怎么,酒店系统里没了那人的身份记录,前台也不记得她的名字和长相了。”

    钱家老大躬着身子,有条不紊地给母亲汇报情况,最后道,“儿子认为,那人是一名高手,我们不明敌情,才吃了这波暗亏。”

    钱老二粗声喊道,“让我们吃暗亏的,可不止那神秘人,我们这几辆被炸的车,九成九是神秘人的挑衅,但您不知道,其中有一辆,不是我们的!是雷家那狼崽子的!”

    “雷家是不是也听到了什么风声,想将那个占为己有?”

    “雷家他敢!”钱老太君握紧了拐杖,“老大,你将那神秘家伙调查清楚,她要是敢碍着我们,我就请祖宗杀灭了她!”

    “哎!”

    “老二,盯着点雷家,这次,说不定是雷家那小子故意将位置透露给了我们的人,让我们做了趟探路石。”

    “母亲放心,我会好好盯着雷家的!”

    雷氏大厦

    “雷总,是老先生的电话。”

    “接进来。”

    雷成拿起话筒,不出意外,迎来一顿严肃的质问。

    “我打进你的总裁座机,而不是打你的私人手机,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不是个糊涂的人,怎么能在插手了钱家的事后,还留下痕迹!你不仅是我儿子,也是雷家基业里的一砖,不要因为你的私自行动,影响到雷家,你知不知道,钱家那神通老祖宗回来了,你触他们霉头干什么!”

    “我知道了。”雷成挂断电话,牵起冷笑。

    一砖?

    哼。

    雷家的老一辈,果然都腐朽了,苟得不如狗。这次该换他来掌握全局了。

    “喂,恭叔,替我去一趟万窟,请各位隐世大能出山,就说,钱家祖宗找到了地下世界的秘密。”

    “是。”

    暗波涌,风云动,姜烟站在明净的厨房里很为难。

    她使力搬出一大锅米饭,搁到客厅茶几上,却又迷茫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你是打算用饭香将他们唤醒?”

    冰凉中带着一丝慵懒的嗓音,苏得人一激灵,姜烟下意识捏了捏耳垂,转过头去,“君前辈”几个字还没出口就如同被暴击了一下,僵在原地。

    她那如雪白发全被简雅的银环束了起来,繁复的装束褪去,换上了居家的v领毛衫和棉麻长裤,赤足站在亮得反光的大理石地面上,单手拿着马克杯。

    一眼看去,恍如孑立的裂天孤峰,又带着回风流雪的温柔。那样优雅.强大.出尘。

    湛长风绕开地上躺尸的黑衣人们,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落座,见姜烟还傻愣愣站那儿,道,“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这要看您的意思。”姜烟没脸说出,自己忙了半宿也没能将这些重伤的人唤醒,也更没脸说,考虑到君前辈留了他们一命,怕他们饿死,还特地煮了饭......

    天,这一大早就在犯傻的人究竟是谁!

    好在,湛长风没想那么多,“我夜里出去了一趟,倒是忘记他们了,不过我留着他们,只是不想屋里见血。”

    她屈指弹出一道清气,这些黑衣人全都悠悠转醒了,眼神却空洞得很。

    “你有什么事要问他们吗?”

    姜烟脱口问出了自己疑惑很久的问题,“我想知道钱家七少爷到底因何而死。”

    大部分黑衣人茫然不语,唯一名脱凡说道,“七少爷进河鼓秘境闯荡,被凶兽咬死。”

    “因为我那符没起作用?”

    “不是,当时情况危急,少爷没来得及用符。”

    佑安爬上沙发扶手,刚在宽大的扶手上坐稳,便被湛长风顺手捞进了怀里,把马克杯递给了她。

    她抱住杯子,嗅到杯中灵液的清甜味道,回头朝湛长风软萌一笑,又转头喝着灵液,看姜烟脸色变幻。

    姜烟怒火难平,冷声质问,“那为何栽赃到我身上,你老实将你知晓的一切都说出来!”

    这黑衣人被湛长风的魂禁控制,有问必答,老实说道,“七少爷出事那日,我就在现场,凶兽咬死了七少爷,又来攻击我们,幸好被路过秘境的老祖宗击毙。我们回到老宅后,隔了一夜,接到命令,上面让我们咬定,七少爷是因为你的符箓失效而死的。”

    “原因?”

    “我哪能知道机密事,但据我媳妇的表哥的女儿的姐妹说,老祖宗要找什么东西,东西又可能只有你知道,所以想不动声色地将你控制住,哦,那姐妹是钱老大的儿子女友。”

    姜烟扳了扳手指,找东西?

    她有什么东西值得神通老祖如此小心翼翼.费劲曲折地谋求?

    “我问完了,您随意。”姜烟按下疑惑和心焦,朝湛长风说了声。

    湛长风念头一动,这些黑衣人便拉开套间的门,排着队走了。

    她已经把此界当做度假地,等将财神引出来,便可功成身退,任由敛微去处理。

    至于姜烟处境的由来,她晚上刻意去钱家老宅转了圈,从那钱老太君的记忆里找到了答案,但她不想直接干涉这桩事,暂观事态发展吧。

    “君上。”佑安亮晶晶地看着她,“我也要穿这里的衣服。”

    “去买吧。”她这身是由一件能够随意变化样式的法衣变来的,没有多余的了,而且既然是度假,出去体会下普通人的生活也好。

    “姜姑娘,凡事急不得,一起去逛一逛吧,我可还记得,你说过要请吃饭。”

    姜烟想想是这个理,她再焦虑也无济于事,而且,她还想找机会问湛长风一个问题。

    她发现这位前辈抱小娃娃真是随意,通常用的是单手,老是吓得小娃娃揪紧了她的衣服,于是主动道,“我来抱吧,您歇着。”

    佑安对她也很亲近,张着手就往她那边倾去了。

    湛长风乐得轻松,把人交给姜烟,便先开门出去,后头的姜烟忙叫了声“君前辈”,然后犹豫道,“您还没穿鞋呢,且您这身,居家极好,到外面就.......”

    湛长风体会到了她的未尽之意。

    她不太明白外面露胳膊露腿的都合适,为什么自己就不合适了,想来还是她对此方文明了解得不够多,眸光穿过墙壁,看见对面高楼外的广告屏,恰好是台走秀,就借鉴了一套服饰,只将颜色改了改。

    法衣的变化也不过是瞬间,姜烟才眨了下眼,便见前边的人换了一身考究的白色西装西裤,她好整以暇地理了理露出小截的衬衫袖子,白玉袖扣光泽内敛,唯在某个角度被走廊灯光照到时,爆发出璀璨的华光。

    姜烟觉得自己的眼都快被亮瞎了。

    这前辈......不仅颜值天秀,气质也简直强到难以形容。一身白色,被她穿出了出众的贵气,如同真正的古代贵族。

    只是,穿成这样走在大街上,会不会太轰动了。

    出了酒店门,姜烟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甜。

    儒雅的管家模样人物,打开加长款轿车车门,微笑道,“君总,请。”

    湛长风坐进车厢内,“去买衣服的地方。”

    “好的。”

    姜烟克制着好奇,没有问出口,但正在播放的车载视频引起了她的注意。

    “贺洲累积了十五期的乐彩大奖在最后一刻被人赢走,总值达二十七亿!”

    ......

    “最近股市出现神秘操盘手,短短时日内,将一千万本金翻成一亿,随后重新注入二十七亿,并成功预见周一市场崩溃,大举做空使个人资金再次翻滚,高达九百亿!”

    ......

    “大陆名列前三的悦客酒店被神秘富豪收购,即将改名君临,有消息称,这名神秘富豪很可能与那位神秘操盘手有关.....”

    姜烟看向湛长风的眼神变得惊悚,“哈?”

    湛长风注意到她的视线,像是想起什么,拿出一份合同,交给她,“送你吧。”

    “什么?”姜烟翻开合同,手都抖了,股份转让书?!

    “为什么?”她觉得不是这位前辈疯了,就是她疯了,她竟然要将现在的悦客酒店.将来的君临酒店送给她!

    悦客是连锁酒店,总价值数百亿呢!

    “我说过要加倍还你的。”湛长风淡然道,“况且我要钱也没用,我只是一个过客罢了,我走后,你继续经营它,还是将它挥霍一空,或者赠人,都是你的事。”

    姜烟没有惊喜,唯有头疼,大概是被打击过头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老怪物。

    表里世界的几大头也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修士和凡人看起来互不相干,但当凡人的科技越来越强,对世界的掌握越来越大时,修士为了物资,为了生存,不得不借助有钱人的手段,谋取更多自身难以得到的珍贵东西。

    随着大批修士,用风水师.除邪师的名义进入普通人的世界,成为富豪们的座上宾后,一些修士抓着机缘,自己成为富一代。

    凭着修士的能力,敛财不是难事,以至于发展到如今,此界大多数集团背后,是修士或修士家族在操控。

    要不是普通人的首领们察觉不对劲,以热武器压下了修士圈在凡人界的疯狂扩张,订下了表里世界的守则,迫使修士不得从政.从商,现在的世界恐怕已经成为修士家族的一言堂了。

    但修士们依旧以支持某个普通人或令无法修炼的子孙进入表世界的方式,把控了大部分权力和利益。

    湛长风吞下悦客,触及了不少财团的利益,并激怒了其背后的修士家族。

    其中,雷氏最为气愤,因为雷氏恰好有一个收购悦客的计划。

    雷成感觉自己的肉被人夺走了,满世界寻找神秘富豪的踪迹,湛长风的所作所为都没有掩饰,他很快查到了她身上。

    怒火渐渐被压下,他开始思考,这人的举动背后,是不是意味着有隐世家族或大能也要加入那件东西的争夺了?

    对,肯定是,不然她不会正好在此时出现,还护着姜烟!

    不能等了,他的动作要加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