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以丹换财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姜烟压着心中的一口怒气,点火,给供奉在神龛里的财神上了三炷香,然后拿着符箓离开春江阁,进入一座林子,穿过结界后,来到了修士坊市,摆出地摊卖符。

    修士圈的修炼资源十分匮乏,连货币都跟普通人一样用纸币就能窥见一斑。所以一张符要价几千.几万,一点也不算贵。相反,还算便宜。

    她摊子一摆出,就有几个修士围了上来,“这么金贵的东西咋放地摊了,是不是假的啊。”

    “怎么可能是假的,你看这内蕴的神光,品质好着吧,老板怎么卖啊。”

    “一品三千,二品九千,三品一万二,四品三万。”

    姜烟是压低了价格报的,他们一听,这么便宜,立马就要掏钱!

    “我以为是谁呢,姜大师怎么还摆起摊子来了,又卖假货啊?”来者人神色轻佻戏谑,“你这保命符可一点也不保命,人家七少爷,好不容易有了进入秘境的资格,就因为你这垃圾符没有发挥效果,让他惨死在了凶兽的口中!”

    想买符的修士纷纷远离了摊子,因为他说的话,也因为他这个人,这人是此处坊市的主家儿子!

    姜烟一看他背后的十来个护卫,就知道今天的摊子是摆不下去了,怒而起身,收了符箓便走。

    主家儿子嗤笑着让开了路,“别再卖符了,小心被折了手。”

    不远处一座奇珍斋里,用神识感应这幕情景的佑安愤然拍了下桌子,“仗势欺人,为富不仁,其财必......”

    “佑安。”湛长风打断了她的话,作为从财运中诞生的先天圣灵,佑安的话是具有一定言灵性质的,她要是说出“其财必散”,那家人,可能真会横遭变故。

    佑安委屈地望着她,不说话。

    “你对姜烟好像有点上心啊。”湛长风道,“你只看见那人将姜烟赶走,对她恶言相向,又是否察觉到,他语气中没有恶意,神态里还杂夹着隐忧。”

    “......你是说他在帮姜烟吗?”

    “帮,说不上。他应是碍于钱家的威望,断姜烟生计,但内心又过意不去,你细致琢磨他最后一句,其实是某种提醒,如果姜烟能听明白,就会知道,自己马上要遇袭了。”

    佑安若有所思。

    “你要是不信,可以跟在姜烟后头看看。”

    “我当然信你了。”佑安虎着小脸,“不过姜烟是我们的债主,我们得看着她点,你忙手头的事,我去就行了。”

    湛长风点点头,佑安立马笑得傻甜傻甜,跟她挥了挥小手,消失在原地。

    她漫不经心地敲着桌子,俄尔,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这家店的掌柜弯腰拱手,对着湛长风连说了几声“久等”,随即给她引见他身后的一人,“这位是我斋的炼丹大师,陈老先生。”

    陈老先生忙说,“不敢不敢,只是懂点皮毛罢了。”

    “你好。”湛长风扫过这陈老先生的修为,是脱凡境,此界修士圈里,筑基比较常见,但脱凡.生死一层,算是高阶的了,神通和灵鉴属于传说中的老怪物,已经许久没有踪影了。

    “估好价了吗。”她将两瓶适合生死境服用的五品丹售给奇珍阁,但因五品丹在这地界上是有市无价的宝贝,掌柜也认不得,所以连忙去请了丹师来。

    陈老先生满面红光地点头,“都估好了。”

    “您看,一枚丹药,这个数如何?”掌柜伸出三根手指头,紧张地看着湛长风。

    湛长风勾唇一笑,仿佛是看不上这个价格。

    掌柜咬着牙,伸出五根手指。

    “一些纸币而已,这年头,炼丹材料很难找。”湛长风状似不经意地说出如此一句。

    陈老先生眼睛都直了,敢问,“这丹,是您炼的?”

    “不然还有谁。”

    “两百万!”掌柜忽然激动地叫出声,“一枚丹两百万,请问,您是否有归属,我方家愿高价聘请您为供奉。”

    “本座出山不久,只因这世道变得快,物难易物,非要将没有大用的纸张当筹码,这才来换点钱财,方便出行,至于供奉,本座暂且没有想法,不过你们要是愿意帮我寻找炼丹材料,我可给你们七折价。”

    掌柜和陈老先生俱都看不出她的修为,却莫名肯定她是哪个避世的老怪物,不敢轻易试探,连忙应承下来。

    他方家老祖是生死境,顶尖的强者,可惜老了,后面又没有新的高手替他镇守方家,他要是一死,方家得被其他三大头瓜分光,眼下有五品丹出世,简直如救命稻草。

    出现的还不是一枚,是两瓶十枚,还有一位会炼五品丹的大师!

    真是天佑方家!一定得交好!

    “您要什么材料就跟我们说,方家是有点人脉的,不说大话,方家要是找不来材料,那其他人,就更找不到了。”

    湛长风当场写下一列药草名,交给他们,“费用就从我们的交易金额里扣,到时成丹了,本座再送你们两枚当辛苦费。”

    两人欣喜若狂,点头如捣蒜。

    将湛长风恭送出去,掌柜立刻拉着陈老先生道,“这事儿我们要保密,决计不让其他家知道。”

    “我有数。”这可是一个会炼五品丹的大宝藏,他傻了才会宣扬出去。

    那头姜烟出了坊市,重回城市,琢磨着哪里还能搞到钱,后头却追来数道劲风,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她是名副其实的战五渣,面对这些筑基大汉的围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扔出金木水火土五张符,然后贴了个疾行,捂着受伤的胳膊,跑得飞快。

    “特么扔起来不要钱啊,兄弟们追,把她弄残喽,抢了她的宝贝符箓!”

    姜烟一股脑怼着热闹的大街冲,后头的人虽没再大展修士威能,却也紧追不放,她急得额上冒汗,身处热闹,竟是无处可去。

    执法厅?

    不,他们在表世界也有很大的势力,把她直接弄死在执法厅里都有可能。

    以前的朋友和叔叔伯伯也靠不上,春江阁里更没什么好躲的。

    “站住!拦住她,这女人是小偷!”

    人群哗然,目光随着姜烟移动。

    姜烟内心吐血,什么乱七八糟的骚操作,你们还学起贼喊捉贼了!

    还真别说,效果很大,此界人拜的财神,道上讲义气,生意上讲公道,那么一喊,一大帮路人就来见义勇为了,将姜烟堵了个结实!

    “小姑娘怎么不学好呢,快去自首吧。”

    姜烟不得已动用身法,闪身欲逃,突然被一只手钳住了手腕,顺着往去,是个神色冷峻的男人。

    他面若刀削,修眉俊目,一身笔挺的西装,势如孤狼,声音低沉如夜晚的江河,“有什么话去执法厅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