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醉酒女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人们偷瞄地起劲,就见那年轻女人推开了男人,也是那么一抬头,她的容颜彻底显露在了路灯下,这女人仿佛一块上好的寒玉,温润却又冷冽,眸光轻撇,绻缱潋滟,让人迷醉。

    英俊小生滚了滚喉咙,又去捉她的手,“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年轻女人头疼得厉害,打掉了他的手,“滚。”

    她的声音也是极为动听的,冷柔撩长,清幽安静,让人忽略了她的不雅用词。

    “别闹,这大街上呢,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英俊小生使了个眼色,几个男人围上来,推搡着就想把她带走。

    “瞧瞧人家男朋友多贴心。”

    小青年向冒着粉红泡的女友告诫,“你可不能在外面喝醉,我怕我抱不动你。”

    “你特么谁啊。”

    年轻女人抡起手里的酒瓶将英俊小生砸了个头破血流,咚一声就倒地上了。

    这冷不丁的比秋天的风还让人防不胜防,不论是那几个男人还是路人都呆住了。

    “你个臭女表子,找死!”男人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哄而上。结果不到两分钟,全都步了英俊小生的后尘,抱头捂腿地躺在了地上。

    路人们惊吓之余,连忙拍照留念顺便叫救护车。这个女醉鬼忽然好酷帅狂拽怎么办?!

    年轻女人好像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茫然地站在原地,手里拎着残瓶,血和酒混着从参差锋利的玻璃上滴落下来。

    烈酒在街道上发酵,风一吹,似乎还能闻到它特有的浓郁烟味,带点焦香。

    她伸出手,血混合着酒滴落到她修长白皙的手指上,笑着一点点舔干净,随手将瓶子扔掉,砰一声,炸开玻璃碎花。

    风云突然色变,电闪雷鸣从云间透出来,一丝丝雨点飘到人脸上,紧接着的豆大的雨点就下来了。

    “怎么回事啊,今天不是没雨吗?”

    “这雷声,震得我耳疼,别是有人在渡劫吧。”

    凑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某几个在奔跑躲雨时回头看了一眼,恰见年轻女人跌跌撞撞地穿马路,一个趔趄,摔在了路中央,正好绿灯转红,一辆卡车从侧方疾驰而来!

    路人的尖叫刚出口,那女人毫无自觉地翻了个身,一副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卡车险之又险地从她身上驶过,幸好轮子没压到她。

    路人们早已惊呆,这会儿分分钟就要围上去,年轻女人却是混混沌沌地爬起来,从几辆急刹车的轿车间穿过,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绚烂又迷离的城市灯光里。

    在某个雨幕掩映的角落,多了一道身影。

    湛长风的眉微微压着,街道上奔驰的四方铁盒,让她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来到了向外物延伸扩展的凡世,就如几千年前走向星际文明的神州。

    她打开因果眼,顺着千丝万缕的线,迅速了解此界信息,兀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几乎是在下一瞬,这点异样就被某种存在抹去了。

    但她已经找到异样的来源。

    沉思了几息,湛长风抱出佑安,走进雨中,佑安靠在她肩上,好奇地打量周遭的高楼大厦,童声软萌,“外面就是这样的吗?”

    “这只是千万文明形态中的一支。”湛长风没有告诉过她,她是敛微,是太一的天玑殿主官,是穿云界春江阁的弟子,是曾经妖庭册封的财神。

    她保持着她初生的懵懂和赤诚,重新认识人世和寰宇。

    湛长风要做的,也仅是给她普及常识。

    转了几条街,湛长风找到了异样来源,抬眼就看见了一个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颓然地靠着潮湿的巷子墙,手里拎着瓶烧刀子,不远处还有大排档的老板娘在嚷嚷哪个王八蛋偷喝了酒不给钱。

    湛长风步履从容地走近她,见她醉过去了,便空出一只手将她提了起来,“佑安,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

    佑安对“住”这个字没什么概念,但不妨碍她点头应和,“你在这里有屋子吗?”

    “没有。”

    “哦......”

    湛长风一手抱着佑安,一手提着醉鬼,走进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

    前台小姐许是见多了来住宿的演员,对湛长风和佑安古风十足的打扮没有特别吃惊,热情且礼貌道,“您好,欢迎光临悦客酒店,请问我能为您做什么呢?”

    湛长风扫了眼价单,“一间超豪华套房,三十天。”

    “好的呢,请出示您和您...身边这位女士的证件,办完入住手续后,我会马上归还给您。”

    “稍等。”湛长风顺手将佑安搁服务台上,从醉酒的女人口袋里摸出证件和一张卡,放在台上,然后手伸进宽大的袖袍里,变了张证件出来。

    “一共九万七千,您输一下密码。”

    湛长风用带着魂力的声音道,“密码。”

    醉酒女人轻唔了声,迷蒙地将密码输了进去。

    办完入住,到了房间,佑安坐在沙发上,晃着腿,不是很开心的样子,“钱不是我们的。”

    她是在财运中诞生的,每日都会听到生灵祈求有人能保护他们的生命和财富,对这种相当于窃取别人财物的做法,着实不能接受。

    湛长风将酒鬼随意丢进了一间卧室,正经地对佑安道,“此次是我的错,等我弄到此方世界的货币,会加倍还给她的。”

    佑安一听,小脑袋偏了偏,“你也没来过这里吗?”

    “跟你一样,都是第一次来。”

    佑安顿时觉得情有可原,笑容灿烂了起来,湛长风揉了揉她的脑袋,谨慎起见,在套间中布了几个禁制。

    一夜无话。

    翌日,姜烟顶着一窝乱发从两米八宽的大床上醒来,梦游似地爬下床,迷糊间觉得哪里不对,今儿的床怎么有点大啊,平时一翻身就能下来的。

    她在原地呆愣了几个呼吸,努力睁开眼睛,昏暗中,房里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铁艺落地灯.磨砂浴室门,再转头,一整面厚重的窗帘遮住了阳光。

    “我......凑!”她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穿着,然后被一身酒味刺得捂住了鼻子,“这哪儿啊。”

    外面餐桌上,佑安小声道,“那个姑娘醒了。”

    湛长风翻着让人送上来的报纸,眼中划过一丝暗光,“以后好好报答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